YouTube 海報

【記者陳星妤、張芷馨/新北市林口區報導】鳳姐,一位於林口銀光復能咖啡館工作的咖啡師,在日本居住多年,起初回台因語言溝通不流暢而感到自卑、足不出戶,在家人的鼓勵下,鼓起勇氣至銀光咖啡館應徵實習咖啡師後,她不僅變得充滿成就感,也逐漸敞開心房與他人交流。

↑ 咖啡師黃金鳳(鳳姐)製作手沖咖啡。攝影/張芷馨

打破既定印象 長照與咖啡館合一

林口銀光復能咖啡館於二〇一九年開幕,執行長鍾孟修身兼多職,不只曾擔任醫院的職能治療師,也身兼桌遊活動教師、團體體適能教練,同時更是愛迪樂治療所的創辦人。因察覺高齡化社會來臨,他開始思考是否能在長者退化前就提早預防,以減少後續可能對長者帶來的心理壓力及長照的繁雜步驟。基於這樣的構想,同時也想改變世人印象中長照機構的生硬氛圍,他成立了林口銀光復能咖啡館,愛迪樂治療所的職能、物理治療師也在此進駐。

與其他的咖啡館不同,這裡以結合生活復能、長期照護為特色,除了定期舉辦活動如書法、復健課程供長者參加,也會帶著長者勞作、鼓勵他們相互交流,進而達到預防退化、復健功能。在長者因為失能而需要居家照護時,職能及物理治療師也會進駐家中,替長者復能、規劃課程。

↑ 長者藉由剪紙做復健的作品。攝影/張芷馨

提供二次就業機會 找到人生新目標

這裡的咖啡師年紀都較為年長,多是退休後二次就業,因鍾孟修觀察到現今長者二次就業大多從事勞力類工作如清潔工和照護服務,他認為提供給長者多元、彈性的工作機會比起一成不變的勞力工作,更能夠讓長者感受到成就感,也能透過每一次的工作,增加與人交流的機會。

鳳姐便是咖啡廳的一員,在日本居住多年的她因緣際會回到家鄉。剛回到台灣的她,比起剛踏上這塊土地的悸動,更多的是不知要如何用中文與他人交流的恐懼,她害怕說錯話或中文不流暢會造成他人不悅、傷到自己,只好將自己關在家中,不願出門。

在家人的鼓勵下,努力跨出第一步的鳳姐選擇成為咖啡師。剛開始的她認為咖啡師只需要泡咖啡,不需跟他人溝通。但隨著時間過去,鳳姐逐漸融入店內的節奏,現在能夠與顧客聊天、在咖啡廳結合的復健課程中擔任小助手。

與復健長照做結合 提供長者休閒空間

長者衰老後身體機能退化,不只生理方面,心理層面也因自卑憂鬱不願出門,因此咖啡館不只提供長者二次就業機會,也時常舉辦復能運動、勞作等活動來幫助長者預防退化,並從中與他人交流、減少孤獨感。加上配合復能器材搭配螢幕顯示活動範圍與強度,讓長者觀察自己在活動的幫助下所產生的變化,比起感受,實際數據更能確切的表現出改變。

「長照不是一直被照顧,而是有機會不被照顧」 比起社會認為長照就是要將長者照顧的無微不至,執行長鍾孟修認為提供長者機會及訓練,讓長者能有獨立自主的能力才最為重要。除了提供長者食衣住行,長者的心理健康、能力都需被重視。

與咖啡廳結合的愛迪樂治療所擁有許多專業人員一同規劃長者的整體需要,也在長者失能時提供居家照護服務,協助不便出門的長者在家復健。透過職能治療師專門設計活動、教導長者使用器材及輔具,物理治療師為長者提供姿勢矯正、功能訓練。在不同角色的努力下,能夠使長者迅速的復能、回歸生活及職場,而不只單純專注於照顧護理。

↑ 林口銀光復能咖啡館所提供的多元服務。製圖/張芷馨

對高齡社會 長者照護未來展望

高齡社會來襲,執行長鍾孟修認為長者照護最需要的便是改善長者的心態。長者在逐漸退化下容易產生不自信感,認為自己已不如從前,進而抗拒出門、從事活動,甚至拒絕求助。他希望在未來,大家能夠翻轉健康一定是好手好腳、無病無痛的迷思。就算與他人不同,透過資源、輔具、無障礙設施,都能夠正常生活,即便受到協助也不代表弱者。希望透過不斷的鼓勵之下,長者能夠走出家門敞開心胸,逐漸理解衰老只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並不代表自己已失去對於生活的控制權。

↑ 長者與老師一同復健運動。照片提供/林口銀光復能咖啡館

採訪側記

至林口復能銀光咖啡廳採訪的過程中,恰巧遇上了長者進行課程,在當下,我們感受到了長者的活力,也感受到他們雖然逐漸老去,卻仍然有顆開放的心,比起將自己關在家中,更願意參加許多活動來預防退化。而咖啡師及執行長的訪談過程中,我們能夠發現咖啡師從自卑逐漸開朗的過程,也能逐漸理解執行長及團隊為何會如此用心的規劃每一項活動,或許,長者的笑容就是一直支撐著他們前行的力量。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1. 長照能與咖啡館結合,還能二次就業,真的是最美的治療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