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怡/生命力報導】各式海報、傳單、刊物佔滿了整個希望工作坊,只剩下一條小走道及玄關處的空位,社工員詹純蓉正在忙碌的工作。問起詹純蓉為什麼會加入這個工作,她回答這得從學生時代談起。原本詹純蓉五專時唸的是商科,在高年級時,便很想從事社會福利工作,但是那時只是一種莫名的憧憬。畢業後,依著家人的希望到私人公司上班,工作一段時間後,每當思及自己的前程規劃時,仍無法忘情於社工員的工作。所以她便毅然放下已然熟悉的工作,插班考上文大社工系夜間部。

大三時要開始實習,因為本身很喜歡小孩子,所以她便到台北家庭扶助中心,及恩加貧困家庭協會擔任義工。在擔任義工的過程中,她曾經帶過性教育教學活動,因而對愛滋病有了基本的認識。畢業後,剛好看到希望工作坊社工員出缺,由於自己對愛滋病已有粗淺的了解,所以並不害怕,在經過面試的程序後,便開始社工員的生涯。 

剛開始家人並不太贊成她做這份工作,認為這個工作危險性高又繁重,後來在她不斷開導下,家人才由反對轉而支持她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她說剛開始從事社工員的工作時,有感於自己對愛滋病認識的貧乏,所以每天回家都會研讀許多書籍資料,常常讀到深夜,隔天一大早又來上班。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半年多,直到工作比較進入狀況為止。 

由於希望工作坊固定要訪視監獄、醫院、性病防治所,及愛滋病感染者的家庭訪問,所以每天的時間經常都是排得滿滿的,一天要跑好幾個地方。這也使她常常覺得時間不夠用,事情要分輕重緩急,無法面面俱到。此外,愛滋病是一個較新的疾病,防治及輔導的工作都還未建全,經常是邊做邊學,在自身了解不足的情況下,有時她也會擔心這樣是不是會傷害到患者的權益。 

由於國人對愛滋病的認識不是很正確,為了破除感染者家屬對感染者的排斥,她曾在家庭訪視時,與患者一起用餐,竟使感染者的家屬誤以為她也是感染者,所以才能表現得那麼自然。有時他們到性病防治所宣導時,也會有病友誤以為他們是感染者,而問他們使用什麼療法,達到良好的復原狀況。總之,出人意料的情形,一直不斷的發生。 

在問及未來的生涯規劃時,詹純蓉笑笑說,喜歡的工作,應該是會一輩子做下去吧。面臨工作上的諸多挑戰,詹純蓉表示,現在每天回家還是會儘量多看資料,有新的研討會或治療團體時,也會把握機會學習。「總是要自己學會了,才能以專業知識服務別人。」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