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柯芳辰、陳彥文/南投縣報導】「保齡球就像是人生過程,不可能每次全倒,但不努力的話連全倒的機會都沒有」視障保齡球選手黃郁曉從外表看起來與常人無異,但他其實患有先天性視網膜病變,眼睛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這項視覺障礙帶給他生活中許多不便,然而他卻沒有自暴自棄,反而在保齡球上打出一片天。

患有先天性視網膜病變的黃郁曉,每週都會到球館練習,維持球感。

興趣變成專業 無畏缺陷

黃郁曉說,當初會接觸保齡球,是因為國中時全台灣盛行,父母也喜歡這項運動,在耳濡目染之下產生興趣,從大學畢業之後才真正開始專注於練習,一開始是打直球,並不太在乎分數,後來認識了教練,經過教練的提拔,才開始參加身心障礙比賽。

對於自己的先天性視網膜病變,黃郁曉說,主要是心態問題,看東西只看到模糊形狀和顏色,甚至他人向自己打招呼也無法察覺,但「正常人能夠做到什麼,我就會努力去做。」

付出汗水與時間 克服困難

保齡球相較其他運動,對身障者來說是友善的,因為不劇烈,且球是從自己出發,不用接球,危險性較低。但保齡球是以視覺為主,身為視障者的黃郁曉該如何克服這項障礙呢?

打出一次又一次的全倒,看起來輕鬆,但其實背後付出很多的努力與汗水,黃郁曉表示,一般人是靠視覺在打球,但身為視障者,球感就變得十分重要。「只能看到白白的、亮亮的東西在球道的遠方」,視力模糊,僅能夠看到球瓶大概的形狀和位置,無法靠著眼睛瞄準球瓶,唯一能依賴的就是感覺,他說,「如果沒有全倒,就要憑經驗和感覺來修正球路,應該要再往哪裡移動,或是修正出手的位置。」

而黃郁曉平常除了到球館精進打球技術和維持球感外,也會觀摩國內外的比賽來增加知識和觀念、上健身房做核心訓練,這些努力,為的就是彌補先天視覺上的缺陷。

球友楊曉銘說,黃郁曉對保齡球有十足的熱情,也很認真學習,剛認識的時候,對保齡球的基本觀念還不太正確,因此楊曉銘從頭教黃郁曉正確的基礎,慢慢地重新架構好觀念,「因為他的眼睛不好,所以要更認真練球,抓住球感,能有今天的成就並不容易。」

身穿國家代表隊的制服,黃郁曉奮力擲出每一球

參加國內外比賽 奪得佳績

黃郁曉在二○一二年在亞洲盃錦標賽中奪得四金一銀,也在去年奪得全國身心障礙會長盃保齡球錦標賽視障男子組TPB 3級冠軍及台北市體育總會殘障運動協會青年盃保齡球錦標賽視障男子組TPB 3級亞軍,他說,「一方面是運氣,一方面是實力」,雖然身為身障者,但努力仍然不可缺少,遇到機會才能緊緊抓牢,目前他也正為全國身心障礙運動會及仁川亞運積極準備。

「人生就像是保齡球,是一種累積」黃郁曉的視力在矯正過後仍只有 ○點一以下,但他克服自身缺陷,用樂觀和對保齡球的熱情,打出人生中的滿分。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