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依純、賴琬臻/台北市報導】范弘昊出生時右手被臍帶纏住,導致發育不全,天生缺少右手臂,因此只能用左手打籃球,但無論是快速運球上籃,或是中距離投射卻都難不倒他。用一隻手打球當然比較辛苦,范弘昊在投籃的時候,只能用有殘缺的右手扶著球,所以穩定度較差。儘管如此,右手的殘缺並沒有讓他卻步,他反而是苦練速度來彌補不足,以敏捷的身手打出「獨臂神射手」的稱號。

https://www.youtube.com/embed/V3zXD0GUUIw

山不轉路轉 勤練速度彌補缺陷

范弘昊國小時曾經加入田徑校隊,後來受到漫畫《灌籃高手》的影響,轉而開始練習籃球。後來得知學校在籌組籃球隊,他便向隊長表明想要參加校隊的意願,但卻被隊長拒絕了。他說:「雖然他沒有明講原因,但我知道大概是因為我身體上的缺陷的關係,其實當時非常沮喪。」

上了國中以後,范弘昊雖然順利地加入籃球校隊,但當時的他仍舊會因在意他人異樣的眼光而怯場,所以國中三年幾乎都是坐冷板凳,出去比賽時也沒什麼機會能夠上場打球,就算上場了,也會因為緊張而表現不佳。直到上了高中以後,范弘昊試著轉變自己的心態,下定決心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開始樂觀面對自己身體上的殘缺,並更努力練球,最後甚至當上籃球隊隊長,帶領球隊打出好成績。

范弘昊神情專注,準備投籃。

然而,只能用一隻手打球的范弘昊,在練球上最大的困難就是沒辦法從右邊進攻,或是做出跨下運球等華麗的動作,也比較難變換進攻方向,所以他花更多的時間練球,以速度來彌補身體上的殘缺,用小學時田徑校隊所練出的基礎跟天生的爆發力去克服身體上的缺陷。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總認為一隻手打球不可能打得多好。范弘昊笑說,「第一次跟我打球的人其實不太守我,可能都要我進了一、兩球之後,他們才會開始認真防守。」范弘昊顛覆了刻板印象,他的身體雖然有殘缺,但他的實力卻與四肢健全的一般人不相上下,甚至高人一等。球友黃柏維、陳杰便異口同聲地說,「第一次跟他打球時,看到他的右手沒有很完整,但打了以後才發現他速度飛快,身手靈活矯健,甚至比我們還要強。」

樂觀面對殘缺 少隻手不丟臉

范弘昊(右)卯足全力與球友對戰。

然而,樂觀的范弘昊,也曾經對自己的殘缺感到迷惘。在他五、六歲時,有次感冒去看醫生,在診所間突然向他的母親說,「我覺得我沒有右手好丟臉。」母親著急地向醫生詢問該怎麼辦,而當時電視新聞正好播著殺人犯戴著安全帽被警察抓起來的畫面,醫生便順勢說,「你這樣子,一點都不丟臉,那些作奸犯科的人才是丟臉。」這一席話感動了幼時的范弘昊,他也不再為自己的缺陷感到丟臉。

而他也不吝於將自己的生命故事分享給他人,從高中開始,范弘昊便受邀到各地方的小學演講,鼓勵同樣熱愛籃球的孩童,也幫助其他在生活上失志的孩童。他說,「如果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可以激勵更多人,那我就會繼續打籃球,因為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范弘昊視籃球為一生的興趣,並樂在其中。

不忘籃球夢 繼續打出名堂

就讀於銘傳大學商品設計學系的范弘昊,在畢業以前,他希望自己能夠在籃球方面留下回憶,因而報名由知名運動廠商NIKE舉辦的「打出名堂」活動。而他也從上萬人中脫穎而出,幸運獲選為該品牌拍攝勵志廣告,甚至在出席上海的記者會時遇見NBA超級球星柯比·布萊恩(Kobe Bryant),還獲得柯比的親自指導。范弘昊說,我當時問柯比,像我這樣身體有缺陷的人,要怎麼樣用技術來彌補不足,但柯比並沒有回答我技術層面的問題,而是跟我說,「你不要把自己框在『我和別人不一樣』的思維裡,其實大家都不覺得你跟一般人有什麼不同。 」

大學畢業後,范弘昊選擇繼續升學,轉而就讀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一方面是給自己更多的時間考慮未來的方向,另一方面是因為,只有當學生才能隨心所欲地打籃球。因此,在就讀研究所後,范弘昊也不忘繼續追逐他的籃球夢,努力地在學業和籃球間取得平衡,把籃球當作是唸書的一個動力。他說,「籃球永遠是我的興趣。」

延伸閱讀

【DV籃球誌 第10期】 My Jersey My Story - 范弘昊 篇

獨臂籃球員 擁NBA獎盃圓夢

打出名堂:你的時刻到了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