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李欣縵、陳宜岑/新北市報導】綽號糟老頭的陳興,二十五年前開咖啡廳,最後以失敗收場,二十五年後,再次開咖啡廳,與台中特殊教育學校合作成立實習商店糟老頭咖啡廳,希望藉由這個平台,讓他人受到自己人生故事啟發而有所改變,也提供特教生進入社會前累積經驗的平台,並告訴慢飛天使l Believe l Can Fly,要相信自己可以飛,以及Never Too Late永遠不要嫌太晚的人生理念。

在咖啡廳的門口便可以看見糟老頭打球的英姿以及人生理念。 攝影/李欣縵

真正的糟老頭不是年齡而是人生的態度

招牌上畫著一位老頭在打籃球正準備進攻,這位老頭就是糟老頭咖啡廳的老闆陳興,同時經營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以及富基漁港漁產品銷售中心等其他生意,在二〇二〇年與台中特殊教育學校合作,在台中特殊教育學校的旁邊經營糟老頭咖啡廳,這間咖啡廳同時也是台中特殊教育學校的學生實習商店。

陳興的綽號叫作糟老頭,因此就把店取名為糟老頭Coffee,但在他的身上看不見糟老頭的特徵。招牌上陳興的姿勢正在打籃球準備進攻上籃,這是在二〇一九年拍攝的照片,當時的他已經六十歲,但他報名籃球比賽時想報名參加三十歲組,但因為年齡差距過大,折衷後報名四十歲組,從照片中完全看不出他與對手的年齡相差快要二十歲。

對他而言,真正的糟老頭不是身分證上的數字使一個人變成老頭,而是面對人生的態度,當一個人停止學習及進步,就已經是糟老頭了,所以這家店有個口號「永遠不要說不可能、Never Too Late」,六十歲的他都可以打籃球了,那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陳興感慨市面上的咖啡廳,幾乎沒有一個故事能夠啟發消費者,因此希望藉由咖啡廳,提供一個平台,讓他人聽到自己的故事,受到故事的啟發,他的人生能有所改變。

糟老頭咖啡廳不只是一個陳興訴說自己故事的平台而已,他也希望可以透過這個平台,幫助特教生進入社會,告訴特教生l Believe l Can Fly,讓他們相信自己可以飛。

陳興將自己人生故事撰寫於咖啡廳的牆上,希望客人可以受到一點啟發。攝影/陳宜岑

糟老頭與慢飛天使一樣是社會上的弱勢

咖啡廳會與台中特殊教育學校合作是因為陳興覺得自己以前也是弱勢,從小學到高中,每天被老師打,陳興說:「小時候被打就像吃飯一樣,每天一定要,如果有一天沒被打,我好高興」,國小的時候老師會看家庭背景打人,因為他的爸爸不是大官,所以很常功課沒寫就被打,到了國中,被分發到放牛班,考試的內容與一般班級不同,好像在考智力測驗,相當污辱人,就這樣一路到了高中。最令他生氣的是,幾年前他參加國小同學會時,有同學跑來問他他是誰,國小時對他沒印象,讓他發覺,原來當時同學對他也是看不起的。

陳興認為自己在過去的教育裡算是另類的弱勢,特教生同樣是弱勢,特教生與一般人同時到職場找工作,儘管擁有同樣的能力,一般雇主不太會選擇特教生,只是因為特教生需要多一點的時間適應,以及跟客人之間的互動較直接。因此陳興希望可以藉由咖啡廳特教實習商店,給特教生與社會接軌的一個平台,讓他們在實習商店累積經驗,可以進入社會,並告訴他們相信自己可以飛,建立自信心以及成就感。

OT案投標流程。 製圖/陳宜岑

糟老頭咖啡廳與台中特殊教育學校的合作是一個OT標案,OT案是由政府投資建造完成,委託民間經營,營運到合約到期後,再將營運權移轉給政府。一開始,政府會公告在OT案所有的規定,讓想參與計劃的人投標。標到這個案子後,政府規定糟老頭咖啡廳需要投資三百萬左右,此外需要盡到社會責任,讓特教生到商店實習,學習經驗,幫助他們建立自信心。

慢飛天使劉俊祥正在替客人泡咖啡及拉花。 攝影/陳宜岑

慢飛天使與咖啡廳的相互學習與幫助

特教生要進到咖啡廳實習前,學校會依照店家的性質選擇合適的學生,到咖啡廳實習需要通過烘焙丙級執照的考試,接著就到咖啡廳實習適應兩個禮拜,過程中學校老師會來觀察以及教導店家如何與特教生進行溝通。

咖啡廳主理人何俞泯在與特教生的互動過程中,發現教導他們不能用一般的方式,需要循序漸進,初期教特教生洗碗,需要跟他們說明哪個時間要做洗碗這件事,教學如何洗碗時,不可以中斷他們正在執行的動作,不然會擾亂他們的思緒,等到特教生熟練之後,才可以教第二個工作。在實習的初期,需要花一些時間與他們溝通建立關係,實習生童童剛到咖啡廳時,相當的害羞,只要有人跟他打招呼,就會整個臉紅跑到後面去,因此需要在旁邊協助他,幫助她建立安全感,但現在他已經可以大方的跟客人交談。

與特教生的關係建立上,何俞泯覺得雙方是互相的,感覺就像是一家人,互相幫忙互相學習。實習生劉俊祥剛到咖啡廳時,因為機器與學校的不同,不太會操作,但透過店內的師傅協助教學,幫助他適應。另外同事之間可能會有一點小摩擦,但他們會拿小餅乾或糖果,去找同事和好,讓同事之間的感覺就像是家人一樣。

讓何俞泯印象深刻的是,在中秋檔期期間,店內師傅忙著做糕點,特教生下班時間到了,準備要下班,但看見其他師傅還在忙,就會想說要留下來,一起把工作完成。此外,中午時間會讓員工休息一個小時,實習生看到其他人還在忙,就會吃到一半跑去幫忙。這些舉動何俞泯認為很難在一般員工身上看見,也讓她開始反思:「我有時候也會想是不是我們活的步調太快了,失去了這份感覺,他們會常常讓我自省一下生活。」在特教生身上看見很純粹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互相幫忙,互相讓彼此更好。

客人用餐後,慢飛天使茵茵快速地去擦拭消毒桌椅。 攝影/李欣縵

安排慢飛天使適當的位置 給予成就感

「我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不需要靠同情去吸引消費者。」何俞泯充滿自信的說,他們從不把特教生當作「不正常的」,而是社會上各個差異性的人,把他們看作一般的同事,當他們做錯了會糾正提醒,沒有特別袒護他們,當特教生把事情做好也會有獎勵,當然不會比一般的店家差,因此何俞泯對自家咖啡廳產品很有信心。而咖啡廳的角色就是了解每一位特教生的狀況,安排在適當的位置,給他們成就感。

目前在店內實習的特教生有三位,分別是劉俊祥、茵茵以及童童,談到他們在咖啡廳工作的心得,都相當有自信的分享,劉俊祥在實習中學會了拉花,還有客人幫他拍下拉花時的照片上傳網路分享,他最有自信的拉花圖案是天鵝。實習生茵茵則喜歡烘焙,最拿手的是做可頌。童童在咖啡廳愛上澆花以及掃地,進到咖啡廳之前不會澆花,到咖啡廳實習後,老闆教她如何澆花,她也不斷的練習,現在最喜歡的工作是澆花和掃地。

慢飛天使童童正在幫客人拿取櫥窗的蛋糕 。 攝影/李欣縵

採訪側記

一到咖啡廳門口,便看見一位慢飛天使在外面澆花玩水,不小心被老闆看見後,被唸了一下,就進到店內做自己的工作。進到店內後,吧台有一位慢飛天使正在泡咖啡,一位正在夾麵包,另外一位正在擦桌子,每個都專心地正在工作,若沒仔細去看他們的胸牌,很難發現原來他們是慢飛天使。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