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張智凱、徐玉淳/台中市報導】Abby曾經是一隻流浪狗,曾在台中市的東勢林場中流浪,被捕獸夾夾斷了雙手 。一位路過的遊客發現了Abby,並通報給了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接到通報後,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大隊長兼創辦人倪兆成與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等人在清晨七點從高雄出發到東勢林場,並耗費五個多小時 搜救,將Abby帶到醫院進行檢查。在經過治療後Abby的傷口癒合,在中途家庭的照料下也適應了與人類的生活。最終Abby透過海外認養計劃被送到了美國洛杉磯,與牠的新主人展開新的生活。

從保護一隻狗到成立組織救治流浪動物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創辦人倪兆成是一位退休的數學老師,他曾收養一隻叫貝蒂的小狗。當時貝蒂被牠原本的主人虐待並且趕出家門,倪兆成看到後心生憐憫,於是便收養了貝蒂。在收養貝蒂後倪兆成開始不自覺的留意身邊的流浪貓狗。為了可以幫助到更多的流浪貓狗,倪兆成與妻子在1995年創辦了臺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現在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約有100名志工,二十多年來拯救了超過5000隻傷病流浪貓狗。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祕書長何品萱表示,舉辦海外送養計劃是想讓更多的動物有被認養的機會。在台灣國內,有一些身體有殘缺的狗隻比較不容易被領養,例如有截肢的、年紀較大的狗隻;又或者是因爲文化的關係,不願意認養黑貓黑狗。為了讓這些貓狗也能有被認養的機會,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與美國和加拿大的動物保護組織合作,將動物的故事與照片送到國外的動物保護組織,待國外組織確認可以接受該隻動物後就會徵求志工,把動物以附加行李的方式一同帶往國外,到達當地機場後就會與當地的動物保護組織接洽,由當地的動保組織協助尋找認養人。當地的動保組織會審核認養人的職業與薪資,並視察認養人的居住環境是否有足夠空間讓動物活動等條件,挑選合適的認養人作爲動物的新主人。目前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與數個分佈在美國和加拿大的動保組織合作。

↑Dimple曾經一度面臨生命危險,透過海外送養計劃現在在西雅圖與新主人展開新生。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官網

從收容救治到重獲新生

長期在外流浪的動物很多在身體上都會有缺陷,比方說肢體殘障、皮膚病、外傷等,部分動物也會變得非常害怕人類,無法融入人類的生活。因此動物從收容到送養都需要經過悉心照顧。收容的動物會根據情況進行不同的治療,例如被捕獸夾夾傷的動物可能需要進行截肢處理。在進行治療後,動物會被送往中途家庭適應與人類的生活,最後由護犬大使送往外國的動物保護組織,與認養家庭展開新的生活。

↑Milky在兩個月大的時候被收養,一開始的時候非常怕生人,在救援志工的幫助下適應了與人類的生活,現在在加拿大與主人生活在一起。圖片來源 /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組織官網

志工在海外送養的行動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是中途家庭,他們需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陪伴動物進行遊戲、散步,增加動物接觸人類的機會,讓長期流浪的動物可以適應與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加親人,提高動物被領養的機會。一旦動物有任何不適,中途家庭也要肩負起帶動物去看醫生的責任。而護犬大使的職位則是仰賴來往加拿大和美國的志工旅客,讓他們在出國時把動物以隨行動物的方式一同帶往國外。成為中途家庭或是動物志工都是需要時間與心血的,現時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每月仍需要20個中途家庭及至少一位的護犬大使志工。何品萱透露,受疫情影響出國的民眾大大減少,讓護犬大使的職位出現空缺。

講述動物受傷的主要原因 

在2016年時,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收容了一隻叫Fico的流浪狗。Fico被發現時腹部上有着大面積的傷口,並且左後腿有骨折。在將Fico送往獸醫院後獸醫判斷Fico腹部的傷口是車禍所致,在進行骨板骨釘固定手術與自體骨髓移植手術後順利康復,送往加拿大的動物保護組織,之後被一對退休夫妻所收養。除了像Fico一樣被車撞傷的動物外,也有動物因為被橡皮筋纏繞導致受傷,何品萱推測可能流浪動物在找食物時把頭伸進便當盒,導致橡皮筋纏在脖子上,長時間無法取下導致傷口發炎潰爛。

↑ Fico在被發現時後左腿骨折,推測是車禍所致,在經過治療後得到痊癒並送往加拿大的動物保護組織,被一對退休的老夫妻所領養。圖片來源 /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組織官網

另外,也有很多動物被捕獸夾所夾傷,導致肢體斷裂,需要進行截肢治療。何品萱表示,動物被捕獸夾夾傷在台灣算是常見的情況。在南部或是山區的地方依然存在著很多私人設置的捕獸夾。她說雖然台灣的法律上已經禁止了捕獸夾的使用,但仍然後有人在設置捕獸夾。她推測可能是有人想要驅趕動物,並呼籲民眾看到捕獸夾,可以用雨傘或其他手邊的物品觸發捕獸夾的陷阱使捕獸夾失效,防止流浪動物或是原生動物被夾傷。

黑貓黑狗等於不詳?台灣與海外的認養文化差異

為何在台灣無人認養的動物在國外會有人願意認養?何品萱認爲是文化差異的原因,她說外國人對認養肢體殘障或是年紀較大的動物的接受程度普遍較台灣人高。除此以外,她認為台灣傳統文化對動物的外貌有迷思,比如會覺得黑貓黑狗代表不詳,或者是覺得穿白襪的狗不吉利,而外國人在相對台灣人比較少這些方面的迷思。對此何品萱表示,「現在資訊越來越發達,這些的迷思會越來越少,希望無論是什麼樣外表的動物都可以得到尊重和友善的對待。」

採訪側記

我們在提報這篇新聞的時侯救一直聯想到幾個月前新竹縣有五百多個民眾爭搶數隻純種貓領養機會的新聞,其實從新竹的那篇新聞可以看出台灣有能力和意願領養動物的人很多,只是大家都追捧動物的血統純正。可能是養純種動物從符號上來說可以象徵着社會地位,又或是一種中產階級對富人階級的模仿?如果連米克思台灣人都不願意領養,那殘障的動物領養狀況只會更糟糕。為什麼台灣本土的流浪動物需要大費周章的送到國外去被領養,我覺得這是值得台灣人反思的一件事情。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1. 寫得太好了!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