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記者許思晨/台北報導】「每個樂手多多少少都有因為練習受傷過,只是受傷的輕重程度不同罷了。」從小學習打擊樂的陳同學因鼓手常見的職業傷害之一─椎間盤突出(HIVD)臥病在床。受傷後的陳同學並沒有放棄成為職業鼓手的志向,雖然椎間盤突出是無法完全痊癒的疾病,他仍期望耐心復健的結果可以讓他再度邁向職業樂手的道路。

陳同學高二就獲得了全國熱音大賽的最佳鼓手、大學順利考上音樂系,在海洋音樂季、春天吶喊、金旋獎等搖滾盛宴都有他發光發熱的回憶。兩年前的夏天剛考上音樂系打擊組的陳同學只覺得腰部不太舒服,好像骨頭有點移位的感覺,兩年間,這種不舒適的感覺漸漸成為疼痛,從腰的部分開始一路往下痛。腰痛幾乎是每個鼓手都有的困擾,但陳同學在開始受傷時並沒有警覺傷到了脊椎,仍然照常組搖滾樂團、參加打擊樂團,沒有停掉任何一樣,使情況越來越糟。

在他還可以上學的後期,打鼓不能用盡全身的力量在曲子上,他總是邊打邊想自己是不是不能打太久,練到最後都會因為疼痛而直接躺在地上。二○○八年的春天吶喊,他是穿著護腰忍痛上台演奏。新的一年,陳同學並沒有跟著班上其他人一起升上大三,雖然陸續有接受治療,他也一直以為馬上就會痊癒,到了真的無法從床上爬起來的那一天,他才猶如驚醒一般的嚇了一大跳,想到未來也許無法成為職業鼓手了。

在大三開學沒幾週,陳同學每天都痛到冒冷汗,痛到止痛藥都壓不住,維持著捲曲的姿勢凌晨五點睡著,六點又痛起來。現在雖然可以下床移動,但繞個五分鐘又要躺回床上。 突然失去人生方向陳同學說「天氣很好尤其是下午四五點的時候,我就會想 ,為什麼自己現在只能躺在這裡,甚至未來有可能無法成為職業樂手了,然後就開始不停的掉眼淚 。」

回想起過去可能造成他脊椎傷害的原因,他說,樂器動不動就是金屬、木頭等質量很高的重物,像是木琴一台都十幾、二十幾公斤 ,要搬運、拆卸還有組裝這些樂器,像這種必須反覆彎腰抬重物的姿勢其實很傷脊椎 。裝好之後要調整細部時,都是要用很奇怪的角度跟姿勢去施力調整樂器也經常造成拉傷。長年長時間坐著練習,加上打鼓時身體會隨著節奏有律動,為脊椎增加了不少負擔。

其他常見的鼓手職業傷害還有手腕傷害,鼓手會因為施力方式不對,又一直重複同個錯誤的動作造成手腕傷害,或是鼓棒握太緊,力量回傳到手腕,也會造成傷害。這些傷害常常是永久性的,陳同學的老師就因為初期基本姿勢錯誤造成日後不能打太重的歌曲。所有樂手普遍共有的職業傷害非聽力傷害莫屬,樂手練習或表演的空間大多狹小且密閉,搖滾樂表演的音量又普遍較大,雖然能以塞耳塞的方式來預防,然而真正做到的人其實很少。

陳同學原本期望可以開刀一了百了,醫生卻說還要再做觀察。現在陳同學嘗試各種不同的復健,有美式整脊、傳統整脊、吃中藥、針灸還有游泳復健。雖然復健同時雖然無法練鼓,彈彈電子琴也能讓陳同學打起精神面對未來漫長的復健。自從受傷後,陳同學反過來檢討以前是怎麼過的,他認為自己以前沒受過這種打擊,太驕傲了。現在回到比較人文本位的想法,不再執著於做技術高超的歌曲。受傷後陳同學才看見原來世界上還有很多貧窮、生病與缺陷,音樂除了技巧還有許多可以感動人心的內容。

延伸閱讀

鼓手的職業傷害

 4成音樂家 飽受耳疾苦

 椎間盤突出症及其相關手術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