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黃詩惠、安乃玉/新竹市報導】【記者黃詩惠、安乃玉/新竹市報導】位於新竹市的恆星學坊是個日間身心障者的照顧中心,從課程設計中讓慢飛兒增進生活自理能力,舉凡最基礎的日常習慣;刷牙、洗臉等等,進而提升生活品質,並且透過多元的課程規劃以及在教室中與同學的互動提昇人際關係。林滿足在恆星學坊裡擔任藝術創作老師,多年前在短短兩個月內就幫助這群孩子們獨立舉辦屬於自己的畫展,讓身心障礙者走入人群、建立自信心。

以「小小米」自我期許 開啟藝術之門

繪畫對於林滿足來說是一件很直覺的事情,從小就對藝術有著高度的興趣,大學就讀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提起毛筆可以寫隸書、魏碑、行書、楷書、寫詩也可以流暢的勾勒出一幅幅意義悠遠的水墨畫,或許是天性使然,林滿足很自然的就將文學與繪畫結合。

大學畢業後當過國小老師、高職及國中國文老師,輾轉些年才在交通大學落腳從事行政助理一職,一待就待了二十年。繪畫是自小就熱衷的摯愛,一九九八年,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些喜歡繪畫的同好,便開始精進自己的繪畫能力,終於開始追隨心之所望,在七年前離開交大後全心投入繪畫,但長時間接觸山高水長的水墨畫,林滿足總覺得自己對於色彩的豐富度與敏銳度有所欠佳,於是她將畫布倒上顏料,開始以油彩創作,有時候感覺來了,可以連續好幾天都沈浸在創作裡頭。

恆星學坊藝術創作老師 林滿足(小小米)。 攝影/安乃玉

林滿足說:「許多人總把繪畫設成了一個太高的門檻,但藝術是個自我療癒的過程」,林滿足自取「小小米」,意即芝麻Sesame,雖然芝麻小,但能量高,而且努力發著光;又猶如對著阿拉丁神燈大喊「芝麻開門」,林滿足就會帶領著大家進入繪畫的樂園,同時也希望能透過藝術創作涉及公眾作出貢獻與努力。

全心投入繪畫後,卻又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再次回到教育現場,到了新竹市科學城社區大學教課,透過校長得知恆星學坊需要師資支援,林滿足也沒有多想就一口答應了。恆星學坊是由新竹智障福利協進會在二O一四年成立的身心障礙者日間式社區照顧中心,大多數的身心障礙者從高中畢業後,因為生理障礙的狀況特殊,而無法進入庇護性就業的職場,心智障礙是不可逆的障礙,障礙者一直待在家中也會對家庭照顧者產生壓力,協會透過成立學坊,希望能提供一個環境讓身心障礙者參與團體生活,同時也讓家庭照顧者有個喘息空間。

藝術療癒慢飛童 學會好好過生活

林滿足一進入特殊教育課堂現場並不如預期順利,或該以「失控」來形容,學員們時而突然地起立到處走動、時而呆坐而恍然入定,早已不曉得神遊至何處,林滿足還笑稱自己是在「抓地鼠」,當哪個學員一掉進窟窿裡,就要趕緊把他抓上地面來。後來林滿足退去自身包袱,你要笑我也一起笑,要唱歌就一起唱歌,經過一番努力,終於讓「小小米」老師走進孩子們的內心。

身心障礙者通常都會有難以改變的「固著」行為,所謂固著行為通常發現於心智障礙的孩子身上,它被定義為「反覆、不具明顯適應性效果(adaptive effects)的身體動作,而且其常以搖動身體或更複雜之手部、手指動作的方式出現」,林滿足分享道,課堂中有名學生總是在畫全黑的機器戰警,畫紙中猶如陰鬱籠罩,為了改變這個狀況,她把學員的黑色粉彩筆藏了起來,在一旁的教保員提醒她,藏起畫筆可能會引起學員的情緒甚至可能會做出傷害人的行為。

到了後來林滿足設計了跟生活相關的繪畫主題,她發現這名學生居然開始使用其他顏色的筆作畫,讓林滿足內心感到欣喜無比,甚至有一次學員在座位上突然掉著眼淚,絲毫無法動筆繪畫,她緊張地上前關心,學員:「小小米老師,我不會畫啊!」,原來是學員思考著該如何作畫,但是手中拿著筆卻無法表現出來,碰壁無奈的情緒,眼淚先是掉了出來,學員學會思考如何建構繪畫架構,此一進步讓林滿足深感欣慰,後來經過她的細心引導,學員又重新拿起畫筆創作。

恆星學坊學員翁偉智(左)、陳子申(右)。 攝影/安乃玉

教學起初雖然並不那麼順利,但看著學員圖畫紙中的火柴人,從一開始簡單的線條,到了近期,圖畫中的火柴人開始長出了肌肉,草地上開始多了美麗的花朵,天上高高掛著溫暖的太陽,透過繪畫看見每位學員心中的美好花園。在潛移默化中,這群身心障者一點一滴的進步著,從一開始鬧騰的課堂,直到現在能夠專心待在位置上作畫,甚至動腦思考作畫架構,這樣的突破已讓林滿足感到欣慰無比。

恆星學坊學員翁偉智畫作。 圖片提供/林滿足

在課堂間與辦公室,總會看到兩個人前前後後忙碌的來回穿梭,他們是教保員,其中一位是教保督導徐婕菱,可以說是學坊的總務姊姊,每天要審閱學員相關資料,擬定不同的服務計畫,也要設計課程,在特殊教育環境裡已經有了多年經驗,站在第一現場覺得最無力的首要問題就是經費來源,學員每人須繳三千元的學費,但支出通常多是入不敷出,基本的日常花費、基本開銷與師資費用等等,導致每年協會需要自籌的金額都非常的多,即便政府有補助,但金錢壓力還是造成不小的負擔。

另外一位是教保員陳柏仲,在課程內容上,主要是提升學員們的生活品質,日常的刷牙洗臉對我們來說是最簡單的基本動作,但是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說就無法做得太完整。每位學員都有不同的狀況,有的人行為固著性強,有的人則有衝動行為,而該如何讓他們能在團體中生活,教保員一直都是從旁引導的角色,經過一年的時間,學員們開始會主動互相幫忙,在課堂中會互相打招呼聊天,對我們來說是稀鬆平常,但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說卻是一大進步。

恆星裡開出「璀璨之花」

林滿足在二O一六年四月加入恆星學坊,卻做到在八月初短短四個月的時間,就替這群孩子們辦一場專屬於他們的畫展,學員的每一幅作品都精心裝框展出,設計出可愛的邀請卡,甚至還出版作品集。在課堂中,林滿足看到了學員的繪畫潛力,於是將原本屬於自己畫展的檔期,與場地租借方的交大圖書館展覽廳討論協調後,交大也欣然的邀請身心障礙孩子們辦一場畫展,然而在一開始林滿足為了要促成這次畫展卻受到了極大的阻力。

「你要讓我的孩子丟臉嗎?」學員家長憤怒中帶著無法理解的回應,讓林滿足感到些許挫折,身心障礙者在社會中時常處在十分弱勢的處境,以至於有些父母會將自己的孩子藏起來,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曝光。有名六十多歲的老父親講著:「我至今,還是無法接受我有個四十多歲像這樣的孩子」,家庭照顧者的無奈與難以跨過的心理認同,嚴重拉開了身心障礙者與社會連接的機會。

終於在多方的協調與努力下,展覽順利的開幕了,林滿足原本將展覽取名為「無用之花」,無用不是一種判斷,而是訴說一個狀態,希望觀展的所有人都能以平等、開闊的胸襟接納生命的多樣性,存在就是價值,不是「有用」才有價值,但在後來在學坊與家長的商議下,展覽名稱改以「璀璨之花」。

一名學員的爸爸鮮少向他人提及家中有個身心障礙小孩,展覽當天還是強被媽媽帶到展覽場地,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活動的過程中,學員的爸爸將自己孩子的作品細心地一一拍了下來,甚至自豪地放上臉書與所有的朋友分享,不再將孩子放在陰暗的角落,這場展覽替身心障礙者與社會搭建了橋樑,林滿足引導著孩子們拿起畫筆作畫,將他們一步一步的帶進人群。

走入人群開發自我 接納生命的多樣性

在此後的每年,恆星學坊都在新竹市文化局的「美的隧道」舉辦成果展,2019年則申請到文化局最大的展廳「梅苑」展出學員們的粉彩及水墨創作,陣容盛大,佳評如潮,這個里程碑大大振奮人心。

在二O一九年六月,恆星學坊有四名學員的繪畫作品入選了由日本滋賀縣舉辦的國際心智障礙者才藝徵件展覽:「信樂吹來的風展」(日本、台灣、越南交流展),展出地點在「滋賀縣立陶藝之森信樂產業展示館」,在滋賀縣有很完善的機構輔導身心障礙者做陶器,盡力的陪伴身心障礙者走向獨立自主的生活,讓他們感受到真正的愛與尊重,藉由創作帶出感動。

此外,同年10月林滿足指導的恆星學坊日照中心學員26位中,有22位入選參展第十六屆「國際身心障礙者藝術顛峰創作聯展」;12月有 2位學員入選參展「國際身心障礙日多元藝術化展」。

恆星學坊學員陳子申畫作。 圖片提供/林滿足

林滿足強調,每個人的潛力都是難以想像的,無法丈量也無法限制,她相信滴水總會穿石,在教學過程中,全然包容學員的現況,也期待著學員每次的進步,用溫柔地敲打、持之以恆地敲打硬殼,希望將能量帶給身心障礙者。從原本拘謹、正經八百的個性,林滿足至今已經練就說學逗唱,與學員打成一片,上課時總是充滿笑聲的開懷歡樂,精通十八般武藝只為讓學員們能對藝術提起興致,看著學員們的進步,性情變得穩定,建立起他們的自信心,也讓林滿足看到生命的多樣性,對於人的潛力也有更多深刻的認知與體會,也見證了藝術創作的療癒作用果真不可思議。

採訪側記

林滿足老師利用自己的繪畫專業教導身心障礙兒童,從採訪中暸解到身心障礙兒童的天賦,因為他們的想法都很純真,所以畫出來的畫作也是會很乾淨自然,老師也分享了與身障兒童的相處過程,從不知道怎麼與他們相處到了解到身障兒童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只要耐心的教導,他們也是會一點一點進步,每次進步就是一種成長,採訪過程中,也讓我看到老師對身障兒童的關心與真心付出。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