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迪笙/台東縣報導】位於台東縣卑南鄉利嘉林道旁的磐道鹿場,是全台灣唯一一處不是以窄小柵欄飼養水鹿的鹿場,創辦鹿場的陳文鴻及陳文雄兄弟與馴鹿師陳海青花了十二年的時間學習如何與鹿相處,以人道天然的方式大空地放養水鹿。從原先買進的兩隻水鹿,自然的繁衍至現今近兩百隻的水鹿盛況。而三人每日早晚悉心照料水鹿群,從每餐食用的天然牧草到身體狀況監測,將水鹿視為家人,與鹿共存。

馴鹿師陳海青正在整理清晨收割的新鮮牧草,等不及享用大餐的水鹿衝到卡車前大口吃草。這樣的畫面每天都在磐道野放鹿場上演,人跟水鹿和諧相處的景象。攝影/劉迪笙

人從零摸索馴鹿之道 鹿從零學習擁抱自然

五十五歲的鹿場主人陳文鴻是一名經脈推拿的師傅,因為鹿茸在傳統中藥裡是具有十分療效的藥材,明代《本草綱目》上寫到:「鹿茸生精補髓,養血益陽,強健筋骨。治一切虛損,耳聾,目暗,眩暈,虛痢。」陳文鴻在西元二〇〇七年因為近距離接觸到傳統欄舍飼養的鹿,發現當時的鹿因為被限制在極度狹小的空間,缺乏了活動力,無論是鹿本身的健康或是鹿茸的品質都十分不好,身為經脈推拿師傅同時也對中藥有興趣的他,下定決心與小他兩歲的弟弟陳文雄一起投入養鹿產業,想自行養出健康的水鹿以及品質良好的鹿茸,在台東利嘉林道附近找了一塊三公頃的地,一頭栽進鹿的世界。

弟弟陳文雄看著自在奔走的水鹿感嘆說到:「十二年前剛開始養的水鹿根本不知道怎麼生存,因為被關久了,不知道要去喝水也不懂得怎麼躲避風雨。」面對十二年前剛起步的鹿場,兄弟倆並不知道該怎麼讓從台南買來的第一代水鹿重回自然,因為台灣當時並無野放圈養的鹿場,全台灣各地都是以欄舍飼養,因此剛開始第一代的水鹿抵抗力差容易生病甚至死亡,更時常有外界的人說這些鹿以大空地飼養的方式絕對養不活。

「要很有耐心的陪著水鹿啊,小孩子也不是一天就學會走路,但我們能做的就是給鹿最天然的草還有空間。」馴鹿師陳海清表示,不需要像其他鹿場注射生長激素或是打奇奇怪怪的藥,需要的是時間讓水鹿能夠習慣自然,讓水鹿飲用山上的乾淨泉水以及天然無毒的草。而也因為讓水鹿自由的奔走,沒有使用化學的藥劑,磐道鹿場的水鹿鹿茸長得比外界小了三分之二,陳文雄說:「這才是自然的證明,因為沒有打藥啊!」

水鹿悠哉的泡在大片的水塘中消暑解熱,水鹿一天有大半時間會在水的附近,陳文雄表示這也是為什麼牠們叫水鹿的原因。攝影/劉迪笙

純天然山水及牧草 人鹿合一的野放方式

每天早上六點馴鹿師陳海清都會開著小貨車前往初鹿附近的溪谷砍草,光是砍草放到車上,一趟就必須花上四個小時,時不時還會被牧草割傷手,而親手砍的牧草陳海青都親自挑選過不能隨便砍,陳海清提到,若是牧草被噴過殺蟲劑或是農藥,水鹿一吃下肚就會對健康造成影響。「他們食量很大啊!每天都要去溪谷砍好幾車的牧草給鹿吃,不是當天的不新鮮啊,會壞掉。」馴鹿師陳海青也說到,常常所有的鹿一天就要吃掉三四車的牧草,來回奔走於砍草放草之間,對於體力是十分消耗的粗活。

除了牧草之外,哥哥陳文鴻也從山上引了天然的山泉水至鹿場,並流入一片讓水鹿遊憩飲水的大池塘,「水鹿之所以叫水鹿是因為跟著水在生活,牠們很喜歡水,一天到晚都在玩水喝水。」陳海清指著大池塘裡正在泡澡的水鹿說到。弟弟陳文雄從高處指著鹿場山下的台東市區說:「這麼多年了,因為這些鹿就像家人一樣有感情,白天鹿會找你玩耍,晚上還會一起跟鹿看夜景啊。」因為將鹿視為人一樣,兄弟倆以及馴鹿師陳海青選擇讓鹿吃最乾淨的牧草,喝最天然的山泉水。

水鹿跟人一樣是有脾氣的,每年的三到六月是發茸期,而七八月是水鹿的發情期,陳海清嚴肅提到,一般飼養在窄小柵欄的鹿群在發情期時會十分兇狠,時常發生讓飼主受傷的事情,這時候幾乎不能靠近。弟弟陳文雄也說:「發情的鹿甚至會連主人都不認了,但人也一樣不是嗎,你被關在籠子裡面會開心嗎?」陳海清談到,發情的鹿若是以大空地的方式飼養,並不會像過往養鹿人家的經驗一樣飼主完全無法接近鹿,因為只要給鹿許多空間,甚至連前來造訪的遊客都能近距離接觸。

面對鏡頭的水鹿群完全不怕生,還能與人有近距離的接觸。這個鹿場中的水鹿跟人是很好的朋友,甚至可以拿草餵他們並撫摸。攝影/劉迪笙

生態與生意的天秤 觀光鹿場的願景

「生態」是磐道野放鹿場的堅持,陳文鴻在鹿場種了許多的俗稱鹿仔樹的構樹以及桑樹,因為這些樹的樹皮富有纖維質,對於水鹿來說是十分營養的食物。而水鹿的糞便是綠色的,就是因為吃牧草及枝葉的關係,陳海清會收集水鹿的糞便不收任何一毛錢交給許多在地的台東農民,做為種釋迦以及其他作物的堆肥。陳海清說:「這是讓自然回歸自然,大家都是生在這片土地上,健康快樂才是最重要的啊。」

對於磐道野放鹿場而言,取鹿茸並不是每一隻鹿都可以取,陳海清皺著眉頭說:「新生的小鹿會在第二年開始長出鹿茸,外面很多人會這時候取鹿茸,可是這時候如果取,小鹿會不健康啊!」根據鹿的健康跟生長程度衡量是否可以收取鹿茸是磐道鹿場的堅持。除了鹿茸之外,鹿場主人陳文鴻正計畫有天能開放成觀光性質的牧場,希望能將天然的大空地飼養水鹿文化以及生態知識傳遞給更多人了解。陳文雄說:「希望可以有更多養鹿的人以這樣的方式飼養,這樣鹿才會活得人道又健康,不要被關在小小的空間。」

磐道鹿場的三大要素

採訪側記

被許多水鹿圍繞的經驗我想很難用文字形容,豢養的鹿群健康的在我身邊奔跑,彷彿在牠們眼中我看起來超級不自在。離開了都市前往台東採訪,是一趟無法忘記的旅程,拿著牧草被水鹿投以飢餓的眼光也是人生難得的機會,跟馴鹿師一起看著水鹿一個下午好像所有的煩悶都被一掃而空了,想到了許許多多被人類飼養的動物並不像這裡的水鹿自在,心裡的感觸就十分難以消退。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