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朱慶文/生命力報導】進入阿忠的牛排館,窗明几淨中帶著輕柔的音樂。在廚房阿忠則揮汗煎著牛排,此時已是晚餐時分,外面一桌桌的客人正等著鮮味的美食。阿忠年方三十,是這家牛排館的老闆,但一年多前他卻還是身陷囹圄的煙毒犯。

看到阿忠親切的與客人打招呼,和俐落的牛排手藝,他和其他牛排館老板沒有兩樣。他笑笑說:「標籤是別人貼的,要怎麼做則完全看自己,你不想再做壞事,誰也不能強迫你」。阿忠說,想和以前的生活劃下句點,不再重蹈覆轍。他坦承的確有以前的朋友在他出獄後找他,但是他覺得唯有和毒品圈劃清界線,才有可能遠離毒品。而且,他也不再想過以前提心吊膽的日子了。 

阿忠掙扎的說出誤入歧途的過往,這對他而言是段不願揭開的回憶。他說,在當兵前和其他學生一般,是張單純的白紙,白天開計程車,晚上則在高職夜間部唸書,直到入伍服役徹底改變他的一生。在當兵時受到同儕的影響,他學會吸食毒品、賭博,到後來退伍後,開始變成批發毒品的中盤商,一直到入監服刑。 

出監後,阿忠經由朋友介紹很幸運的進入一家牛排館工作,由於先前他毫無餐飲業的經驗,因此,從外場最簡單的接待客人開始做起,慢慢的進入廚房學習烹煮牛排的經驗,直到現在的牛排館要頂讓,他才靠著自己的積蓄、父母的資助、和更生保護會的小額貸款,將這家牛排館頂下來。他笑著說:「現在牛排館的生意還不是很好,不過我還要努力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把業績拼起來」。 

阿忠和大部分的更生人一般,不願意將自己服刑的過往告訴他人。他說,他出獄後,所結識的朋友與同事沒有人知道他曾服刑的過去。因為誰也不敢擔保,旁人是否能以正常的標準來看待他們,不帶著異樣眼光,這也是更生人回到社會後最大的掙扎。 

阿忠曾經不斷反問協助他創業的更生保護會幹事陳美霞,我真的算更生人成功的例子嗎?陳美霞說,或許以阿忠事業的規模而言,還是剛開始草創的階段,談不上成功;但是,以他努力掙脫黑暗的犯罪,努力向上的精神,卻是值得社會給他掌聲。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