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林毓芳 劉思岑/台北市報導】電影《刺客聶隱娘》中華麗精緻的戲服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在金馬獎中獲得最佳造型獎。而背後製作這些戲服的便是玉鳳旗袍的老師傅陳忠信。雖然隨著都市化及快時尚日益興盛,傳統旗袍產業逐漸失去競爭力,但是陳忠信憑著一身好手藝和勤奮的工作態度,獲得了導演侯孝賢的美術設計師黃文英的賞識,從此轉做高級訂製服和戲服。成功守住自己打拼了一輩子的旗袍店,使傳統產業得以以另一種方式展現其藝術美和價值。

裁縫世家 從小接觸旗袍

陳忠信為玉鳳旗袍店的老師傅,出生於一九五二年。他的父親原為大陸福州的西裝師傅,一九四五年遷台後娶了同行業的妻子,一個做西裝一個做女裝,在大稻埕周圍的西寧北路開了一家裁縫店叫「玉鳳服裝號」,也就是如今玉鳳旗袍的由來。為了使裁縫店一整年都有生意,陳忠信的父親於是改做旗袍,母親則負責時裝的製作。

由於早期的延平北路到民生西路到處都是酒家,玉鳳的客源主要都是附近的酒家小姐。為了分擔家計,陳忠信必須時常往酒家跑請小姐們試穿衣服,忙著忙著索性不讀書轉當家裡的學徒,一邊分擔家計一邊學藝,足足當了五年的學徒才出師。談到製作旗袍的要領,陳師傅說:「製作旗袍就是你身上有哪些缺點,我們要把它包起來,就是讓別人看不到他的缺點。」

關於包住缺點,陳忠信表示曾有一位懷孕四個月的女生要結婚,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婚紗於是來找陳師傅幫忙,希望能製作出一件不顯肚子大的旗袍,讓他可以漂漂亮亮的結婚。陳師傅說:「我把它做出來只要手輕輕一遮就看不出肚子了。我就是跟他說你的旗袍肚子這邊的布不要選太薄太亮,就可以稍微有錯覺感。」

陳忠信師傅正在為顧客解說不同布料的特性。在玉鳳旗袍裡,布料是由客人去布行挑選。親自挑選的布料加上師傅為你量身打造,讓每件旗袍都是獨一無二的。攝影/劉思岑

海派與福州派 舒喜巷保存懷念的氛圍

玉鳳旗袍製作的是福州式的旗袍,早期為了服務附近的酒家小姐,製作旗袍的速度必須快速,當時玉鳳甚至給出了一個口號:「今天訂,隔天到!」。相較於西門一帶,上海派旗袍師傅優雅的製作手法,福州派的玉鳳旗袍更注重效率與實穿性,滿足了當時經常需要新衣的酒家小姐。

早期台北的旗袍大致分為西門町一帶的海派旗袍與大稻埕附近的福州派旗袍,其中海派就是所謂的上海派。通常海派旗袍都是做給官太太或是貴婦等社會名媛所穿,衣服內襯收得很乾淨,注重身形的變化,會依照四季或是節日不同選用不同的布料。相較起來福州派的旗袍就比較能夠呼應大眾、平民化一些。不僅耐穿、舒適,內裡留的布料還能夠在未來依照需求做調整。對於福州派旗袍,目前正展出玉鳳旗袍的舒喜巷,創辦人黃飛霖說道:「你要貴也有貴的,便宜的它可以很大眾。所以後來改良式的旗袍在呈現的過程中,比較能有多一點的線索或機會去認識我們爸爸那一代,或是阿公阿嬤那一代懷舊的時光。」

舒喜巷於二O一五年成立,主要希望能夠保存淡水河一帶的老城區,所以與各行各業的老職人合作進行策展像是市集或是展覽,帶領大家透過職人的策展了解老城區的文化脈絡。為什麼展出玉鳳旗袍,黃飛霖說:「這些作品在呈現的過程當中,我們其實是面對大稻埕的,比如說老職人的消逝,或者是老職人在這個老街裡面所呈現出來的一個懷舊氛圍,希望能夠保存這樣子令人眷戀的時光。所以在空間裡面展示玉鳳旗袍將近六十幾年的一個時光,讓大家知道過去做旗袍的工具與故事。」

陳忠信師傅的作品以及早期的工具在舒喜巷展出,希望藉由展覽讓大家知道過去做旗袍的故事。 攝影/林毓芳

見證酒家產業興衰 第一代慈濟制服

在陳忠信準備接手家業時,正巧面臨大稻埕都市重劃,玉鳳旗袍於是搬到了如今霞海城隍廟對面的小巷子內。約莫一九八O到一九九O年代,除了製作酒家小姐的旗袍,陳師傅還接了一個與酒家性質南轅北轍的客人的訂單,那就是慈濟。不僅接受酒家小姐的訂單還接受了慈濟委託製作的第一批制服,生意如日中天。

為了應付日益忙碌的生意,陳忠信找回了熟識的老師傅們回來店裡,玉鳳旗袍變得十分熱鬧,每天都在趕工。直到一九八O年代政府開始強力掃黃、廢娼,玉鳳旗袍也逐漸接不到酒家的訂單了。同時慈濟也因為將旗袍布料換成了更貴的布料,價格卻沒有調整,使得陳忠信賺不到錢,不僅失去了酒家的生意,也沒了慈濟的訂單。生意陷入困頓之際,除了到工地做工,還得將原本的大店面一分為二,一半繼續做旗袍,另一半承租出去給老父親當退休金。

與黃文英合作 為玉鳳旗袍重獲生機

二O一五年上映,由侯孝賢執導的電影《刺客聶隱娘》一舉奪下了金馬獎的最佳造型獎。背後製作這些戲服的,正是玉鳳旗袍的陳忠信老師傅。為甚麼會接觸到電影產業,是因為導演侯孝賢的御用服裝設計師黃文英在某次經過玉鳳時一眼就看上了裡面的旗袍,便請陳忠信製作一兩件電影《海上花》的戲服。黃文英發現陳忠信作工細緻且價格合理便展開了長期的合作,才有了為《刺客聶隱娘》製作戲服的機會,替生意慘淡的玉鳳旗袍帶來轉機。

陳忠信在遇見黃文英並展開合作之後逐漸轉型,從過往的大宗訂單轉向高級訂製服的脈絡, 例如婚宴服或是戲服。而為了達到客戶的要求,陳忠信花了非常多時間磨練自己的技術,常常做到天亮才休息。陳忠信對自己的技術非常有自信,他說:「好像有一些老師傅,你帶來的布我不做,自己店面裡的布我才做。因為怕出問題,啊我已經磨過了,你布拿出來我一看就知道要怎麼處理。」陳忠信也表示很多店家都以賣衣服出去為主要目的,但是旗袍這種訂製服行業就是必須滿足客人,對於客人的要求陳師傅也完全不害怕,他表示:「你就盡量找毛病,我不怕你找,我的技術就是這樣。」

海派旗袍與福州旗袍之比較圖

樸實無華 默默耕耘出自己的價值

雖然成功轉型成了知名電影的戲服製作人,玉鳳旗袍的店面卻沒有跟著名氣和都市化變得豪華氣派。對於玉鳳旗袍,黃飛霖說:「進去到店裡面,沒有裝修太多,會讓你覺得很實在。隨著都市化蓬勃發展,這種店愈來愈少了,所以在進入到陳師傅的店的時候,會感覺到好像回到小時候的時光。」

而陳忠信依然穿著他的招牌汗衫,在自己的店裡默默地做出一件又一件的旗袍。對陳忠信來說,目前最重要的是把台灣旗袍的美呈現出來,因為他還沒有學徒,能做到甚麼時候他就會做到甚麼時候。他說:「把我們傳統的旗袍再製呈現在台灣給大家看旗袍那麼美麗,要不然大家都忘記了,現在是在拼這個啦。抓住機會呈現旗袍最美的年代。」對於陳忠信,黃飛霖表示:「陳師傅給人家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鄰家的阿伯,買一個便當走在迪化街廟口。可是大家都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台灣做旗袍的國寶,他在這個年紀還是一直在他的崗位上努力。而現在他最希望的就是有人願意來傳承,學習製作旗袍。」

在成衣廠出現以前,衣服的製作只能利用手工製作。如今成衣廠林立,陳師傅依然堅持手工縫製旗袍,從畫草圖到縫製,每一個細節都是由他親手完成,充滿人情味。攝影/劉思岑

採訪側記

原本以為玉鳳旗袍這麼厲害的旗袍店一定會很氣派,沒想到竟然是一個這麼普通的店面。隱身在小巷子裡,如果不仔細找其實很難發覺。在訪問的過程中老師傅一直都相當隨興。我們這個年代已經很少在訂做衣服了,大多是去Zara這種快時尚的店購買衣服。穿過一季就可以丟了,但老師傅製作的這種旗袍卻是可以穿好幾十年。玉鳳旗袍把我們帶進了一股歷史洪流之中,感覺透過旗袍可以看到早期的大稻埕的美麗風光,是一次很難得的回憶。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