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吳衍姍/北市報導】初次見到現任心肝寶貝俱樂部會長鄭汝璜,很難想像這位看似身體硬朗的伯伯,在五年前曾經與死神搏鬥過。「當時去更換腎臟,看到的景象都是一片黑暗;因為我的主治醫生跟我說,你已經沒什麼希望了。可是當我換了新的腎臟回來,感覺又不一樣了,天空也亮了起來。」鄭汝璜說。現在的他,在台北榮總擔任移植小組的志工,除了關懷病友外,每年一度的大會也是由他和其他志工一起統籌規劃。「受到這麼多人的幫助,當然要做一點對社會的回饋。」鄭汝璜笑說。

台北榮總移植小組-「心肝寶貝俱樂部」是由一群曾經接受過器官移植的病友自願組成的志工團體,成立至今已有十多年的歷史。當初成立的目的,就是希望能給分散各地的病友一個生理和心理上的支持,使他們能夠早日恢復健康,重回正常的家庭生活,並且回歸社會。目前俱樂部在北中南都有地區輔導組長,若是病友有任何疑問,都可以向當地負責人諮詢,而不會感到孤立無援。

平時,俱樂部的成員會到各個移植器官病友的房間去探訪,給予適當的慰問以及關懷。由於同樣都是過來人,因此俱樂部的志工對於他們內心的不安都能感同身受。「很多剛換器官的人都會問我:『我現在的器官到底能用幾年?』而這時候我們都會告訴他有人已經換了二十八年了,也有人移植兩年就撒手人寰。所以器官的使用年限都是要靠平常的自我管理,不能一昧依賴醫生。」鄭汝璜提到。

但要是病友出國,突然身體感到不適,或是忘記攜帶藥品,該怎麼處理?俱樂部會計組的李淑玲表示,每位病友間隔幾個小時就必須服用抗器官排斥藥物,不然可能會影響器官的運作。因此,台北榮總醫師研發出一本病友的個人專屬手冊,裡面詳細記載對哪些藥物會過敏,以及該服用何種藥物等等。此外,還會記錄每一次病友的健康檢查情況。「如此一來,他們即使單獨一人也可以找到協助。」李淑玲說。

而每年所舉辦的年度大會,是邀集所有成員「回娘家」的聚會。主要內容為討論、表決一些關於俱樂部走向的重要議題,例如今年就通過組織個人不得以俱樂部名義從事商業行為以及介入政治議題中。李淑玲補充說到,每次的年度大會也是志工們彼此加油打氣的時光,互相慰問,給予他人意見,都會讓大家的心更加團結一致。

現在許多年輕人長期作息不正常,導致「爆肝」而需移植器官的情況,並非罕例。對鄭汝璜而言,看到這些年紀輕輕就要換腎、換肝臟的病友,讓他十分擔憂。他也看過許多二十多歲就酗酒,或者長期熬夜打電腦的年輕人,就算移植新的器官,回家休養之後照樣熬夜、酗酒。鄭汝璜說:「看到這些人這麼年輕,又不珍惜生命,都讓我既生氣又無奈。」

等一個肝、腎是很不容易的事。有許多在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往往都是抱著遺憾離開人世。而那些受到眷顧,獲得重生機會的幸運兒,更應該珍惜生命。想想那些移植器官的病友,早點關起電腦,放下酒瓶,人生也會過得很精采。

延伸閱讀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