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陳思錡、王傳豪/台北市報導】如果說台灣有一塊大約五百坪,市值卻超過二十億的農地,你相信嗎?台北市松山區的復建里,不同於其他城市綠美化社區,這裡選擇設置一塊農圃,提供休閒娛樂空間,居民則變身為城市農夫,復建里希望帶給社區裡的每一個人歡笑,而將這塊土地命名為「幸福農場」。

眷村搬遷 整頓成為新面貌

早晨七八點,居民們不約而同聚集在幸福農場,捲起衣袖,在自己的農圃中悉心照料著蔬果,時間一到,他們又匆匆離去。二〇一二年開始,這樣的景象出現在台北市精華地段──松山區。由前任里長林際泓為首,整頓舊眷村,並提供當地居民一塊農園在此種植蔬果。

幸福農場原先是國防部的眷村用地,但因為周遭環境髒亂,社區內充滿違章建築,導致居住品質不佳,在眷村搬遷後,復建里前任里長林際泓認為這塊閒置空間,應該拿來好好利用。在林際泓與居民向國防部共同爭取後,將這塊土地開闢為社區菜園,提供居民來此種植蔬菜,林際泓希望居民在此都能因為種菜的樂趣感受到幸福,於是將這塊農圃命名為「幸福農場」。

復建里里長林坤信(右)希望幸福農場能帶給居民快樂。 攝影/王傳豪

城市綠美化 要公園還是要農地?

台北市地狹人稠,要在都市叢林中找尋綠色植物的蹤跡,不大容易,許多社區會選擇建造公園提供里民休閒、娛樂空間,但復建里有別於一般的公共空間,選擇結合農圃與公園,以花園包圍菜園,復建里希望透過菜園,讓居民們能在這多多停留,增加彼此的互動。復建里也設置了環狀步道、花園、水果園區等等,使居民在種菜之餘,還能在此運動、聊天、學習等等。

原先幸福農場設置了四十八塊農地,但開放認領後,在民眾熱情參與下供不應求,因此增設到一百六十八塊農地,每年都會重新抽籤,復建里里長林坤信笑著說:「這就象徵我們幸福農場,一路發!所以每件事都很順利。」。

「我從一個完全不會種菜的都市小孩,學會種菜,還可以在外面教人家。」復建里居民劉啟明說,復建里居民大多都是上班族、退休人士,並沒有農業底子,但自從有了幸福農場,居民從做中學,也參與社區所開辦的教學課程,學習蔬果知識、種植技巧等等,甚至於社區內的居民也會相互建議。復建里居民吳雪英說:「你肯做的話一定ok,這邊一定會有人教你。」里民們彼此分享經驗,每位居民在種植過後,都種植出屬於自己的心得。

幸福農場內也有一塊菜園讓社區內的幼稚園小朋友認養,從挖土、播種、照料、收成,都由小朋友一手包辦,讓孩童能直接親近自然,也認識平時所吃的蔬果。特別的是,幸福農場的作物皆使用有機耕種農法,用有機肥料和廚餘發酵,代替化學肥料,一方面是維護土壤、環境,另一方面也讓居民吃得健康。

吳雪英表示,小時候就對園藝有極高興趣,但礙於沒有自己的花園,更別說是農地,因此一直都無法學習種植,但自從社區開闢幸福農場後,上班前、後都能來菜園逛逛,就像是擁有了一塊小花園一般,吳雪英說:「幸福農場已經佔了我生活的大部份。」

珍惜資源 共創幸福

幸福農場因為有著獨特的城市景觀,吸引不少國內外人士到此參訪,鄰近區域的孩童們會來到這認識蔬果,也逛逛菜園;大學生、研究生則來此探討城市農圃和都市經營,甚至國外學者也來幸福農場觀摩、交流。

居民們學習種植方法,在自己的農圃裡種植蔬菜。 攝影/王傳豪
吳雪英開心地拿著剛採收的空心菜與大家分享。 攝影/王傳豪

幸福農場對於復建里來說,不僅僅是一個社區菜園,更是緊繫著社區情感的場域,相較於一般對於都會區的印象,居民進門後鮮少往來,林坤信認為幸福農場可以讓居民在此有更多互動,好感情從菜園延伸至鄰里之間,復建里居民陳進隆說:「鄰居大家互相聊天,聯繫感情,多少都有幫助社區凝聚力。」。

林坤信說:「我們復建里里民非常珍惜幸福農場,希望可以長久保留。」幸福農場不僅是為城市添加了綠美化,也讓居民在繁忙的生活裡,有一塊小菜園,種植自己的蔬果,培養興趣也與他人共享、同樂,將幸福傳遞給社區內的每一個人。

採訪側記

這次來到松山區的復建里,印象中松山區是高樓林立,很難想像在寸土寸金的都會區,會有一塊菜園,打破了對城市的想像,認識到原來綠美化不一定是公園,也能透過農地讓居民跟土地和社區產生互動。

採訪當日早晨八點多,一到幸福農場就看到已經有許多居民在這澆水、種植等等,也有居民一邊種菜,一邊和別人聊天,一問之下她告訴我們:「剛剛就有人跟我說,我的空心菜再不採收,就太老了!」原來,在都市中有一塊菜園,真的能改變這麼多城市的景象。

延伸閱讀

城市中的生態樂園 與蝴蝶和螢火蟲同樂

城市小農 把有機農產賣到國際

堅持有機農 保有城市中一片綠地

都市綠地 讓城市深呼吸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