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高華謙、陳盈双/台北市報導】一走進「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牆上溫馨的繪畫和溫暖的橘黃燈光營造了舒適的氛圍。這裡是結合了性別友善與愛滋服務的健康中心,保護著在社會中相對弱勢的族群。「我覺得愛滋跟同志,其實有點像是一個櫃子,又多了一個櫃子,就是雙重的衣櫃。」 心理輔導員Eri說道。

「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 位在捷運古亭站附近,步行一至兩分鐘即可抵達。攝影/高華謙
牆上可愛的插畫讓人目不轉睛,相當溫馨。 攝影/高華謙

除了性別友善 也重健康文化

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由「台灣預防醫學學會」創立,但這並不是學會最早成立的愛滋醫療防治機構,一九八七年成立的希望工作坊,以關懷並服務全台的愛滋感染者為理念,一直到近年性別平權議題受到高度關注,於是在二〇一四年設立了對性別友善的健康文化中心,服務內容也與愛滋議題相關,包括性病篩檢、愛滋感染者心理輔導、愛滋門診等等,為身為同志的愛滋感染者提供身體和心靈的照護。

健康文化中心裡的篩檢室,明亮又溫馨的環境可以消弭篩檢者的不安。攝影/高華謙

畢業於東吳心理系和哲學系的發言人Loho,平時就關注愛滋議題,這裡提供的愛滋服務和他志趣相投,於是在去年來到健康文化中心實習,他說:「他們會在這個地方形成自己的文化,所以我們會把這個『文化』加進去,意思是空間不是只有空間,空間是需要氣氛和人的存在去詮釋的,人跟空間結合的時候就是一種文化。」

和一般的健康中心不同,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多了「文化」兩字,也多了性別還有愛滋議題的友善空間,每兩周舉辦的電影日,以及不定期的餅乾日、節慶活動,也鼓勵感染愛滋的同志走出衣櫃,透過彼此交流認識,更能接受、認同自己的身分。

發言人Loho講述自身經歷,對愛滋議題相當投入。 攝影/高華謙

愛滋照護面面俱到 篩檢諮詢攏底加

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的經費主要來自和疾病管制署申請的「研究計畫」,舉例而言,「友善門診的設計對感染者是否有正向助益」、「社群網絡中具有最高疾病風險潛力的區塊」都是他們的計畫內容。透過這筆經費,他們得以發展各式各樣的服務,例如篩檢車、愛滋伴侶諮詢服務、志工訓練和藝文活動,以及舉辦愛滋燭光日等大型活動。

健康中心內的藝文長廊,展示許多和同志相關的作品。 攝影/高華謙

「愛滋相關的門診在台東幾乎是沒有,他們可能要跑到花蓮或是高雄去看醫生,對當地的感染者來說非常辛苦。」發言人Loho說。疾病管制署注意到花東的愛滋醫療資源嚴重不足的問題,於是和他們合作,經過實地考察當地的愛滋感染族群分布之後,他們在今年出動篩檢車,將愛滋醫療資源帶到花東。

篩檢車採網路匿名預約制,並且在篩檢前後都會提供心理輔導,包括關懷篩檢者的篩檢動機,或是幫他們做風險評估,以及有無需要再做篩檢的需求。Loho舉例,有些人因為高焦慮而一直重複篩檢,這時候的心理輔導就可以幫助他們釐清自己行為的理由和原因。「讓篩檢者知道其實要解決的並不是自己沒有HIV,而是要解決自我認同的問題。」

愛滋伴侶諮詢是另一個特別的服務項目,Loho說,他們除了會協助、模擬愛滋感染者如何告知伴侶的情境,另一方面,伴侶也會一起前來諮詢,讓雙方一起了解愛滋的知識和預防措施,「因為經常有一方感染了HIV就被提分手,但事實上感染者也有談戀愛的權利。」他說,恐懼不應該凌駕於知識之上,諮詢的目的是希望讓雙方了解正確的防護措施能夠避免感染愛滋的風險。

志工訓練也在服務項目之列,志工千翔因為身邊朋友是愛滋感染者,為了更了解愛滋,於是投身健康文化中心擔任志工,他說在成為志工前需要參加為期兩天的愛滋工作坊,會邀請感染科的醫師分享HIV在台灣的現況,還有精神科醫師也會提及如何陪伴感染者。進入健康文化中心服務後,也會在篩檢者同意的情況下讓志工觀摩、學習篩檢的流程,讓在這裡服務的同仁都能具備愛滋知識以及專業技能。

至於每年五月的第三個星期六,是健康文化中心年度的大活動「愛滋燭光日」,這天會廣邀政治人物或是藝人,運用他們的公共影響力來宣導愛滋的知識,也期望透過這個活動來矯正社會汙名化愛滋的觀念,使大眾更認識愛滋,喚起社會一同關注愛滋議題,減少歧視和汙名。

二〇一八年的愛滋燭光日宣傳海報,主題是省思與展望。照片提供/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

感染者玩躲貓貓 他們主動出擊

「這個社會污名化愛滋,使得真正需要篩檢或是及早治療的人不敢面對,最後真的被檢查出來的時候,會有很嚴重的延遲就醫情形,這讓我們的工作非常辛苦。」Loho說,社會很容易將愛滋和毒品及同志綁在一起,污名化的風氣使感染者得不到環境支持而陷入自我否認,心理和身體都要承擔極大的壓力。篩檢的資源因為感染者不敢面對自我和社會,而無法推廣到更多的人群,是他們遇到最大的困難。

心理輔導員Eri畢業於師大教育系和心理所。他提到,許多愛滋篩檢者在被告知篩檢結果為陽性後便消失了,除了因為社會對HIV的歧視和標籤之外,感染者對於愛滋的認識也非常薄弱,因為不了解而有的錯誤觀念也讓他們心生恐懼,「感染者會覺得自己完蛋了,感染了HIV會不會被抓走啊,會不會馬上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感染HIV,就會選擇躲起來。」

心理輔導員Eri,陪伴許多感染者走出低潮。 攝影/高華謙

Loho透過社群網絡的經營,先找到感染愛滋群體的其中一人,透過這個人來研究在地需要的資源和感染風險後,便會將保險套、針頭等物品放在該處,讓他們方便取用,上頭也會有健康文化中心的聯絡資訊,讓有需要的人可以聯絡或是尋求協助;他們也有用臉書的廣告來增加觸及率,希望藉此讓更多人知道他們提供的友善環境和服務。

舉辦愛滋燭光日也是希望讓社會更了解愛滋,扭轉愛滋感染者在社會被汙名的處境,「整個台灣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Loho舉例,有一些篩檢的匿名制度仍然會使資料曝光,而且篩點的環境太過冷漠,例如冷冰冰的診療室就容易造成篩檢者龐大的焦慮和壓力。

同理感染者處境 「他們用愛滋潤我們」

「也許很多人都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但社會上沒有看到的是,他們(愛滋感染者)的背後也許有其他的遭遇和故事。」心理輔導員Eri說,曾有一個吸毒的感染者反覆入獄,最後在家人與健康文化中心的幫忙下才慢慢回到正軌,目前擁有美滿的家庭,甚至會到監獄演講,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傳遞正向能量給社會。

「我很喜歡之前這邊的督導說的話,很多時候感染者用愛滋潤了我們。」Eri說道。陪伴感染者走出低潮的時間是漫長的,但是看見他們從一開始的驚慌,到後來慢慢地勇敢面對並走出來,讓Eri相信自己的陪伴是有價值的。

採訪側記

了解愛滋同志在「兩層衣櫃」裡需要跨出來的勇氣後,更能用同理心去看待他們的處境,也對彩虹酷兒健康文化中心設想周到的服務感到敬佩,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愛滋伴侶諮詢服務,不管是協助感染者告訴伴侶,或是為了修復感染者和伴侶的關係,都讓我覺得很貼心,兩個人的感情該不該因為愛滋的介入而放棄,又需要多大的努力才能繼續相愛,對於感染者而言想必是非常大的困境。最後,「很多時候感染者用愛滋潤了我們。」佩服每個感染者面對自我和接納愛滋、繼續生活的過程。

延伸閱讀

71恩典藥局 不只是調劑愛滋處方

愛滋權益促進會 關懷愛滋人權

勇敢面對自己 變性者尋找新人生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