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武冠華、楊敦皓/新北市報導】從家庭暴力中的女性角色觀點,到相對的男性角色觀點,再至家暴家庭中孩童的角度,紀錄片導演郭笑芸,以三個不同的角度,切入家庭暴力的議題中拍攝紀錄片,以五年時間完成了婚暴三部曲,就是希望能讓家暴問題相關的社工們更看到,用更理解家暴家庭的心態去輔導受暴家庭。

與對象溝通 進入她的家庭中

導演郭笑芸,資深紀錄片工作者,早期與草創全景映像工作室的一群伙伴共同摸索紀錄片創作的道路,製作、編導多部非主流人物與議題的作品;深信紀錄片不僅是影像創作的一種類型,也是改變世界觀念的利器,往往以參與觀察式的拍攝為主要創作形式。現為獨立影像製作人與編導。二○○七年起,拍攝焦點置於台灣社會事件發生率始終居高不下的家庭暴力問題,二○○八年女性受害者觀點『最遙遠的愛』、二○一○年男性視角的『與愛無關』之後,最終以二○一二年家暴目睹兒之『愛的黑海』,完成歷經多年對於家內衝突的探索紀錄。

在當初準備拍攝家暴三部曲中第一部《最遙遠的愛》時,原本想說對象是女性,同為女性的自己要進入對方的心理很簡單,「結果不是,到現場發現,那種長期在家庭暴力陰影下的被害人,其實是很難信任人的」。結果郭笑芸在拍這部片時,就花了三個半月的時間才進入家庭中,而且這期間每天至少花三小時與對象聊天交談。

而因對象是女性,當要進入到家庭中時,不是女性同意就可,還可能遭到男方加害人的反對,認為為何要讓一個外人來我家拍攝東西。為此,郭笑芸在這部《最遙遠的愛》拍攝期間,是跟拍攝對象家庭中的男性,說是研究生拍攝作業而已,以減輕其敵意。

而《最遙遠的愛》的女主角,曾經在被老公毆打後,直接騎車衝回花蓮老家,邊騎邊流淚,甚至難過的表示,好像婚姻最後只有三個選擇:自己瘋掉、殺掉對方跟離婚。

不同角度出發 紀錄其他觀點

郭笑芸在之前拍攝別的紀錄片時,有一次的拍攝對象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青少年,後來才知道,這些青少年都是家暴環境下的小朋友,後來都一起住在同個地方。也就是那次經驗,讓郭笑芸想用紀錄片展現家暴的議題。

在拍攝《最遙遠的愛》後,導演郭笑芸發現說:「我現在一直站在女性(被害人)的角度來看,但我在拍的過程中其實聽到非常多男性的聲音」。他們也告訴郭笑芸說:「其實在他們動手以前的生活,另一半在言語上是有很多的衝突的」,就像第二部《與愛無關》紀錄片中的其中一位男主角,他說:「老婆這樣幫我生小孩,我會打她,自己也是很後悔的。」因此郭笑芸發現家暴好像不是那麼的單純,也應該回頭看看被害人對立的那一面,或許不是所有的家暴都像報章雜誌寫的那樣,永遠都是男方的錯。而郭笑芸也因此決定拍攝從加害人角度出發的故事,也就是第二部《與愛無關》例如其中有位先生,每當吵架完後,便要求要性交,思考完全遵從床頭吵,床尾和的邏輯,認為這麼一來,其實什麼事都可以解決了,。

而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愛的黑海》,則是以郭笑芸最初最想做的角度,家暴中的小孩,也就是最無辜的旁觀者的角度做紀錄片的切入點。「明明就有事,明明就不開心,卻還是硬要說這是一個和樂的家庭。」故事中的小海,會在睡夢中被一陣吵雜的聲音吵醒,爸爸又在摔桌子,砸東西,他只能窩在床裡發抖,想著:「媽媽呢?媽媽的聲音怎麼不見了?」

不以利潤為主 盼專業人士注意

而郭笑芸拍出的婚暴三部曲,只有在女性影展等一些場合播放,郭笑芸說:「其實當初自己的設定,就是希望給一些家暴相關的社工人士看到,讓實際要去家暴現場的第一線工作人員,透過影片後知道實際要面對的是什麼情況。我覺得這樣比給一般大眾去知道還要更重要」。她認為,如果專業人士能透過影片了解情況後,形成政策改變的機會就更大,而這樣的成效,對她來講意義是比給一般民眾去觀看還要大的。

而影片不出版的做法,也讓受訪者及受訪家庭在接受拍攝時,不會怕自己的故事或樣貌在一般大眾間流傳,使得被拍攝者更信賴導演郭笑芸,更能將最自然的一面表現出來。而郭笑芸為了這個要求向委託單位花蓮法律扶助基金會做了非常大的爭取,「因為沒有一個委託單位希望拍了成果出來但不讓大眾看到」。而經過長時間的溝通後,委託單位也決定信任郭笑芸,使她得以完成這三部影片。而花蓮法律扶助基金會也表示,在與郭笑芸溝通後,也認可她以成效及對社會幫助較大的方式拍攝這些紀錄片。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