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孫民芳、王騰樂/宜蘭縣報導】二〇一九年十月二號上午九時,宜蘭縣知名地標南方澳大橋倒塌,這場悲劇釀成了六名外籍漁工死亡,使宜蘭漁工工會向政府強烈呼癲「不要再讓這些漁工們睡在船上了!」希望可以避免南方澳的傷亡事件再次重演。

乘風破浪 漁工姊姊李麗華

在南方澳漁港,總是會看到外籍漁工們對李麗華熱情地打招呼,並且喊他為「姐姐!」,她就是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的秘書長也是其靈魂人物,是外籍漁工們在台灣的姐姐。

漁工的姐姐李麗華小姐。 攝影/孫民芳

六年前,那時的李麗華本是一個勞權運動者,某次工作她接到一個職災個案,是一名漁工在日本附近海域作業時,一隻手不幸被繩索絞斷,事發後該漁工則被雇主要求返回家鄉, 因害怕自己斷了手回到家鄉也沒有收入,不知所措的他聯絡到了李麗華小姐,經過了一番溝通,李麗華幫該漁工爭取到了三十萬的賠償金,而在這之後,李麗華就開始不斷接觸到南方澳的外籍漁工們。開啟了他為外籍漁工發聲這條路。

然而這條路也不是那麼好走,「近期南方澳發生很多不好的事,公會最近引來很多船東的不滿……」李禮華感嘆地說,因南方澳大橋倒塌,近期李麗華不斷接受媒體訪問為外籍漁工發聲,引來船東以及蘇澳漁會的不滿,但李麗華說她並不是針對所有船東,而是台灣的勞工條件,今後,她還是會繼續為外籍漁工爭取勞權。

外籍漁工的避風港 宜蘭漁工職業工會

為了有效地替南方澳的外籍漁工發生,在二〇一三年,李麗華推動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成立,這是一個由外籍漁工所組成的職業工會,其主要會員多來自印尼、菲律賓以及越南,工會分成印尼與菲律賓兩個組別,而每組都有各自的協調員、會計等幹部,工會的成員每人一個月繳交一百元的會費,都由兩組財務人員各自管理。

南方澳的外籍漁工 漁工正在吊床上歇息。 攝影/孫民芳

工會主要的工作有社會倡議、處理漁工個案以及立法修法行動,其中以處理漁工個案最為重要,像是外籍漁工的加班問題或是剝削問題都是依靠工會來處理,工會會協助老公向勞動部申訴與船東洽談。李麗華也提到,有時候還有一些很誇張的個案,像是雇主會要求漁工到自己家裡打掃或是在廟會時幫忙抬神轎甚至幫忙掃墓,這些案例李麗華都接手過。

港口的異鄉人

請先點擊觀看漁船內的導覽圖。

http://www.vtility.net/virtualtour/wJOdVByx0C

這次南方澳跨港大橋倒塌,六名死者全都為外籍勞工,其主要也是因為外籍漁工的生活起居都在漁船內。

「是的,我們每天都住在船上」一位來自越南的外籍漁工回答道。一個月兩萬三千元左右的薪水,儘管工作了好幾年薪水也還是停在兩萬出頭,除了供給自己的食衣,還得扶養在故鄉的家人,靠著這樣微薄的薪水外籍漁工沒有能力在外租房,所以他們的生活與住宿都與漁船密不可分。

船內住艙狹小,主要的房間只有一個,房間裡面包括了四張床位還有一個可以料理的小角落,房間裡掛滿了漁工們的個人衣物,看起來相當地擁擠,地板上幾乎很少有落腳的空間,因為幾乎都被堆滿了雜物,外籍漁工平常的生活空間就是如此。

漁船內狹窄的房間。 攝影/孫民芳

回港後,台籍漁工可以回到他們溫暖的家,但外籍漁工只能長期擠在窄小的船艙。,看到這些狹小的漁船以及漁工的住宅空間,李麗華提到她曾經有上過漁工的訓練船,這些訓練船都是政府為了訓練漁工而配置的訓練船,訓練船上的空間比漁船還要大很多,她質疑到:「為什麼訓練船可以有那樣的空間,而漁船卻不能?」她期望未來能改良船隻的設計,希望外籍漁工的住宿環境可以不再那麼惡劣。

此次南方澳傷亡人員全是外籍漁工,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從早到晚這些外籍漁工都住在船上,李麗華與工會也向政府強烈呼籲,不希望這些漁工再睡在船上了,她認為這次的傷亡事件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工會也替外籍漁工爭取調漲基本薪資,希望外籍漁工也可以在岸上租房子,而不是以狹小的船艙為家。

給漁工們更好的環境與生活

寒冷的冬季即將來臨,十月底宜蘭漁工職業工會都會展會募衣活動,這個募衣活動不侷限於南方澳漁港,工會也會將募來的冬衣寄給新北市政府以及高雄漁業署,將衣物送給金山、萬里、前鎮以及東港一帶的漁工。

工會更在南方澳成立「東南亞文化中心」,希望外籍漁工們休息時,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有個可以聚會的場所,李麗華也提到曾經在南方澳這裏印尼與菲律賓的漁工時常互看不順眼,常常會有衝突事件,而在工會成立之後,透過工會舉辦的文化交流活動,現在南方澳的漁民們幾乎個個都可以稱兄道弟了。

一般民眾除了可以藉由捐助物資,也可以在購買海鮮魚類時,多多注意各個廠牌的漁貨來源,這些魚貨是不是來自剝削漁工的廠商,李麗華將來也期望透過監督供應店,讓消費者可以吃到沒有剝削勞工的漁獲,使民眾可以一同攜手給外籍漁工一個更好的工作環境與生活。

採訪側記

走在南方澳漁港,能很清楚的看到漁船甲板上,有漁工們的衣物,他們的生活確實和船緊密的聯繫著,他們休息時就待船上,有時候會上岸走走。我們試著與幾位漁工交談想知道他們來自哪裡,也因此深感語言不通的困擾,我們和一位親切的漁工互相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最後是他同船的越南籍漁工告訴我們他來自印尼,而他一口不熟練的中文,想必是他在出海之餘努力學起來的,陌生的環境與陌生的語言,對他們而言台灣不是家鄉終究只是異鄉。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