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蘇亮穎、陳彥合/新北市報導】利用各種藝術媒介幫助病人探索自己、回顧生命,這正是藝術治療師的職責。身為藝術治療師的呂冠廷以雜誌拼貼、繪圖等方式帶領女性長者面對自己的生命歷程。像是在前期課程中有位奶奶總會將自己刻畫為在男人背後扶持的女人,認為女性就是要煮飯、洗衣、為男人奉獻一切,而經過多次課程她開始為自己著想,在繪畫中展現自己的女性擔當的一面,認為女人要好好對待自己、吃好穿好、約會時可以各自付款,不再以男人為主。在一次次的課程中看見個案的改變,呂冠廷認為藝術治療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

出身醫藥世家 結合興趣成為藝術治療師

呂冠廷的外公是開中藥行的,而家裡大部分人都念自然組的科系,所以即使自己不對自然組有興趣,在家人的指引下他還是選擇就讀長庚大學的職能治療系。但他最有興趣的是藝術與繪畫,所以取得職能治療師證照後,他常常會加入藝術的方式替病人治療,例如利用塗色塊訓練手部功能等等。「但我覺得那時候有太多的治療目標了,藝術好像變得很少,甚至就消失了。」呂冠廷回想起那時候的他,認為自己為了要讓患者恢復手部功能,所以太過目的性的利用藝術,反而失去藝術加入治療的本質。

↑藝術治療師呂冠廷與為特殊需求者所設計的藝術教具。攝影/蘇亮穎

所以當他發現有藝術治療這個工作後,他開始參加相關的工作坊,前往社區長照機構服務高齡長者。而在服務長者的過程中,他發現很多藝術課程都是貼貼紙、著色畫、甚至是卡通人物的圖案,「他們根本不認識這些卡通人物,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畫,我覺得這樣的藝術好可惜。」呂冠廷認為藝術治療是可以讓長者通過創作表達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單純的著色,所以他報考了台北市立大學的視覺藝術學系藝術治療組攻讀碩士,並通過台灣藝術治療學會的認證成為藝術治療師。

↑呂冠廷就讀研究所時期利用鋁線為骨架的的作品。攝影/蘇亮穎

經由藝術治療 幫助個案們去認識自我

和職能治療不同的是,職能治療的核心重點是希望大家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舉受傷的籃球員為例,如果有一天他們不能打籃球了,一定會感到困擾,不只是生理上的難受,或許也會造成心理上的痛苦,經由安排日常的職能活動,例如:工作簡化、工作強化、環境改造等,在維持病患的身心功能下進而提升生活品質,使他們得以早點回歸社會、扮演自己的角色,做想做的事情。

而藝術治療則是運用繪畫等藝術媒介,在過程中帶來樂趣及成就感,甚至能在創作中學習一些新的事物,更重要的是幫助個案們去探索自己、認識自己。以小朋友來說,藝術治療能藉由讓孩子動手創作,增進其想像力,更可以經由藝術這個媒介創造同儕間的共同話題,例如:藉由讓孩子們捏黏土、畫畫,搭起他們與同學間互動的橋樑。但對於高齡者來說,更多的是重整他的生命,或者是回顧他的生命,例如:帶領老爺爺、老奶奶們透過畫畫、在作品中展現自己人生一路走來的經歷、不同年齡時的內心想法。因為高齡者和孩子不同,他們正在人生的最後一個階段,所以可以去整理、盤點他過去有哪些經驗回憶,藝術治療師可以幫助他看到一些以往沒有注意到但很重要的事情,例如:他本身的優點、他生命中的遺憾,在整體運行過程中,如果有想說的話,或想表現的事情,甚至想跟某個人表達情感,都非常適合透過藝術這個多元的管道,例如:作畫、拼接、捏陶土傳遞出來。

↑藝術治療師呂冠廷與他示範給長者看的捕夢網。 攝影/蘇亮穎

接觸各式各樣的人 給了我豐富的回饋

呂冠廷的藝術治療客群包含長者、孩童、監獄的受刑人,他們有著不同的背景、不同的人生經驗,以及不同的故事。

呂冠廷以一位奶奶做舉例,從她的繪畫作品中,可以明顯看到那個性別刻板印象明顯、男主外女主內、男性受教權大於女性的年代,但也在藝術治療的課程前後發生了很大的轉變,例如:在前面幾次的創作中,奶奶很多次作品的主角都不是她,大部分會是一個男生,甚至有一次奶奶選了一個男生的照片,然後呂冠廷問是否要在畫作旁加一點什麼,然後奶奶就畫了一個女生坐在男生後面,用手去扶著他,接著說道:「女人就是要支持著男人,這樣就是要當他的支柱。」可見在那個年代,女性被廣泛認為是背後支持男人的角色。

還有一次課程在進行雜誌的拼貼時,奶奶選的照片都是煮東西給男生吃、幫男生掛衣服這類傳統認知上女性的樣子。但其實奶奶跟他先生已經是非同居關係了,所以呂冠廷認為這部分體現了奶奶的一些缺憾。直到課程上了二十幾次之後,呂冠廷發現奶奶很喜歡寫字因此呂冠廷邀請她每次畫畫完都寫一點字,稍微用文字或寫詩的方式去審視自己的作品,他發現這造成奶奶很大的改變。奶奶後來的幾次創作也是一樣的題材,但內容轉變許多,像有一次奶奶創作的東西全部都是珠寶,她覺得女生就是要出國去玩,就是要穿得很漂亮。

之後的課程也讓呂冠廷覺得很有印象,就是奶奶創作了一幅吃東西的畫,一旁的題詞寫道:「男生跟女生約會,一起去吃東西,各付各的就回家。」當下呂冠廷很驚訝,因為他目睹了一個原先那麼傳統、凡事為男性著想的角色突然變成了一個新時代獨立女性,經由課程看見這樣的轉變,呂冠廷感到相當欣慰。

↑呂冠廷帶領長者們進行藝術治療。照片提供/呂冠廷

療癒受創者內心的治療 使情緒有了出口

關於在監獄工作的經驗,呂冠廷說到,監獄裡頭的人包含有精神疾患的、有毒癮的、有性侵前科的,他會照一些特性去分類,然後以團體的形式去帶,例如去年是帶女性的團體,今年是帶酒駕,監獄裡頭的人展現出來的會和孩童、青少年有些微不一樣的地方,像是他們有時想法很年輕,有著青少年般的單純,有時想法則很成熟,像是長輩一樣在和他論述事情,舉一位女子為例,在她的藝術創作中可以看到黏土作品的題材和孩童、青少年一樣,是很天真易懂的,但背後的故事則是和有著許多人生經驗的長者一樣,意義深遠,這反映出她在監獄中,心態上的轉變,在充滿童趣的作品中參雜了沈穩內斂的元素,這點讓呂冠廷深刻感受到服務不同對象之間的差異。

因為在監獄裡生活的緣故,他們必須把自己某些情緒的開關關起來,例如:不能表現得太過開心、過於憤怒、悲傷,在裡頭的生活瑣碎可能真的就是數饅頭、發呆等,每天都很無聊。你如果要他很積極的去探索自己想要什麼,好像變成了藝術治療師在強致執行自己的想法、反而造成了他的壓力,導致治療師想要達到的成效不符合他們真正的需要。而如果要求他們馬上去探索一路以來的成長經歷,遇到了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則變成了治療師的一廂情願,應該以他們的角度出發,讓他們自己去創作,創作他們想要的,因此在藝術治療師願意往後退一步、不去強求時,他們就會願意透過藝術表達自身想法。

一名女性受刑人在服刑的過程中,得知媽媽過世的消息,並在黏土課時做成藝術品用以整理內心的故事。作品在講述一個小女孩跟她媽媽長大的故事,後來媽媽去世了,而她來不及和母親說聲再見,後來呂冠廷請她幫這個黏土上色,而她很仔細的美化了黏土,就像在把母親的樣貌永遠留在身邊。或許用我們的角度來看,她其實就是在哀悼這個失落,但換個角度想,對於喪母的女受刑人來說,她平常沒有時間、沒有機會好好的去陪伴自己的這個悲傷,這次的藝術治療課程讓她有了宣洩情緒的機會。

拓展和不同族群工作的經驗 累積自身能力

藝術治療其實有一個好處,就是它不會那麼直接的去探討你的隱私,但是卻可以透過藝術的創作表達自己的想法,算是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讓治療處在一個虛和實之間,畢竟有時候要重新面對現實太可怕了,像遇到家暴或性侵的受害者,如果要他們再去講一次這件事,或許不一定有辦法做到,但是用畫,例如:畫一隻狗受傷了、畫一個人淋濕了,這樣的方式其實可以讓人在畫作中看見自己真正的狀態,也許殘破不堪,但有了個宣洩的出口。

而近兩年,呂冠廷有了想要接觸不同族群的想法,因此他除了在監獄、兒童發展中心工作外,今年也開始做青少年的藝術治療,透過藝術治療給予有情緒、人際關係困擾的青少年們一個宣洩情緒的出口,賦予他們面對並改善的力量,例如:青少年這個人生階段,有較強的防衛心理,他們不擅長在不熟的人群面前展露自我,因此時常把事情往心裡吞,因此,呂冠廷帶領青少年進入山林演奏樂器、製作自然裝置物,藉此讓青少年放鬆身心,他想在與不同族群的交流過程中,多多探索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至於接下來的規劃,呂冠廷表示藝術治療師算是一種自由業,每一天都在不同的場所工作,有點到處走跳的感覺,他說也許有一天自己真的沒有力了,會創辦一個屬於自己的工作室,但短時間內還沒有這個規劃,現在的自己就是將藝術治療不同族群的經驗內化成自己的養分,好讓自己能有更多更好的藝術治療方法療癒病人,並帶領大家走出來。

採訪側記

在採訪過程中,透過呂冠廷老師分享的種種案例了解藝術治療對人們的療癒與幫助,我們在訪問的過程中看到長者、兒童在藝術治療後的轉變,即使是無法量化的結果,但依然撫慰人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