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二○○七年張瓊文參加世大運花式滑冰短曲項目。中華民國滑冰協會網站/提供

【記者余承翰/台北報導】臉上總是帶著陽光般笑容的張瓊文,四年前還是花式滑冰國手,但在考量自己的身體狀況與未來後,她選擇了退休並考取大學進修自己,但仍藉著自己豐富的經驗培育更多的小選手,如今即將畢業的她未來也將考取國際裁判證照,藉著不同於教練的方式回饋給台灣的滑冰界。

張瓊文會學起滑冰,是因為小時候拿哥哥的溜冰鞋去溜,結果一溜就溜出興趣來,爸媽也看她玩的很開心,就讓她開始練習,練著練著也很自然的去參加了比賽,她笑說:「然後就不小心得了名。」而這一溜也讓她從七歲一直溜到了十八歲。

從七歲開始便一直跟著教練林肇藩練習,為了在比賽中舞出更漂亮的弧線,不斷的跳躍、轉圈練習,也在張瓊文身上留下不少傷痕,但個性開朗的她一點都不怕摔,還曾在比賽摔了一跤後馬上問教練「我剛剛摔的漂不漂亮?」十七歲後更轉而練習滑冰,最高排名曾到世界前二十名。

別看滑冰場上各個選手都盛裝打扮,舞姿漫妙的樣子,一脫下舞衣後就像變了個人一樣,私底下,大部分的選手可是穿著隨便,且搞怪無比,在今年五月時張瓊文接待來台表演的大陸滑冰選手,帶他們去基隆夜市,她笑說:「一群人在廟口前拍照時臉一個比一個還歪,可能是平常壓抑太久。」

但長年練習還是讓她受了不少傷,每一次跳躍下來的重摔都對頸部和背部造成負擔,在一次的練習中更因遭到旁邊的人撞擊,導致她現在左手握力不足,連一杯水都拿不住,於是當她在二零零七年參加完有小奧運之稱的世界大學冬季運動會後,她就說:「我覺得已經滿足了,所以便決定退休。」

當時十八歲的張瓊文選擇唸大學繼續進修自己,她說就算繼續滑冰,也不能再滑幾年,「所以我想多學點東西來充實自己。」於是在就讀輔大心理系期間,她盡可能的選修了許多課程。

在心理系所修的運動心理學相關課程,也讓張瓊文體認到心理素質方面對於一個運動選手的重要性,相較於不斷的練習,選手的飲食、健康和其他方面的學習更來的重要,於是她選擇不當教練,而是幫小朋友安排適合的訓練課程,就拿跳躍旋轉的動作來說,「可以跳一圈的小朋友一定可以跳到兩圈,但可以跳兩圈的卻不一定能跳三圈。」而她就是要幫助他們突破這樣的瓶頸。

張瓊文說比起當教練,藉著輔導選手技術以外的地方更能直接幫助到選手,以她國手資歷的背景,若是當教練她的訓練費至少要時薪一百美元起跳,這樣的價格不是一般的家庭負擔的起,於是她選擇盡量不收費用,義務性的在其他方面給予選手幫助,在小巨蛋冰場上不時就能看到她和小朋友認真討論的畫面。

畢業後張瓊文將選擇繼續幫助更多的小朋友,如今已有國內滑冰裁判執照的她,因為國手的身分,在滿二十四歲的規定後,將可以直接考取國際裁判的執照,之後她將以裁判和輔導小朋友為主,幫助台灣培育更多滑冰選手。

延伸閱讀

中華民國滑冰協會

台灣冰場介紹

滑冰運動介紹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