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魏筱芸、陳姿妤/台北市報導】三十三年前,蘇炳坤遭指認為銀樓搶案的共犯,因刑求自白、東拼西湊的證物而被判處十無年有期徒刑,直到二OO二年蘇炳坤由總統特赦,但申請冤獄賠償時卻被駁回,因為司法始終沒有還他一個公道,因此律師團再度聚集於冤獄平反協會為重啟再審討論,最終在二O一八年,蘇炳坤終於判決無罪,得到司法欠他已久的清白。

由徐自強案第一次認識冤獄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第一次接觸到冤案是在大學的刑事訴訟法課程,當時提到的案例是關於徐自強案的《司法院釋字第582號解釋》,保障了被告對證人的詰問權,亦即被告能對證人陳述的證詞有所詢問,確認其中是否有漏洞,該解釋讓已經被判決有罪確定的死刑冤案有了重啟審判的機會,但求學期間羅士翔除了課堂上的了解,沒有因此對冤案有更多想法。

直到出了社會,第二次接觸冤案是在擔任實習律師時期,指導律師顧立雄正在受理蘇建和案,一九九一年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遭犯下強盜殺人案的王孝文指認為共犯,因案件審查過程多有瑕疵且有透過刑求取得不實自白,再加上兇案現場並無人任何三人的指紋、毛髮或DNA等痕跡,最終在二〇一二年被認定為冤案,羅士翔因而對冤案有更深度的理解,而二O一三年真正加入冤獄平反協會的契機則是在立委尤美女的辦公室工作時期,因尤美女十分關注人權及司法議題,所以羅士翔工作上接觸到冤獄平反協會並了解協會的理念及作為便加入了冤獄平反協會。

政治民主化、司法獨立讓冤案浮出水面

鄭姓澤贈與冤獄平反協會的畫作。 攝影/魏筱芸

冤獄平反協會自二〇一一年由王兆鵬教授、羅秉成律師、葉建廷律師、高涌誠律師籌備,並於二〇一二年正式成立,是國內第一個專注冤案救援之民間團體,目前僅受理已定讞之冤錯案件,一開始收到案件申請會成立冤錯案救援審議小組,經審議確實為無效科學或嚴重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之冤案後,承接並成立個案救援小組,透過聲請再審、非常上訴、大法官釋憲及向監察院陳情的方式重啟審判,進而使法官改判。

二〇〇二年鄭性澤在KTV與朋友羅武雄喝酒時,羅武雄拿出身上的手槍開槍示威,經服務生報警,警方趕到現場與其發生槍戰,後一名員警蘇憲丕與羅武雄雙雙身亡,而鄭性澤被控殺警,三審死刑定讞,冤獄平反協會在二〇〇九年開始協助此案,經審查發現鄭性澤案確有刑求事實,且原本法院認定羅武雄先遭蘇憲丕擊殺,所以唯一會殺死蘇憲丕的就只有鄭性澤,但羅武雄身上的子彈根本未與槍枝比對,因此無法確定究竟是誰殺死羅武雄,審查程序與科學證據都充滿瑕疵,因此受理此案。

鄭性澤曾聲請二十三次非常上訴、四次再審,監察院在二〇一四年提出調查報告,認為鄭性澤案偵辦過程有重大違法瑕疵,檢察總長顏大和也曾因自白刑求為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但因法院認為鄭性澤表示有刑求的自白與沒有刑求的自白落差太大,偵查過程有刑求應非事實,所以駁回,而鄭性澤在二〇一六年重啟再審,法院傳喚在場證人,沒有人看到他開槍,且鄰近鄭性澤的證人亦證實過程中他因腿部中槍並未移動,因此在二〇一七年判決無罪。

冤獄兩大推手 無效科學及違反法律程序

羅士翔剛加入冤獄平反協會第一個受理的就是陳龍綺案,陳龍綺被控與另外兩名男子酒後對一名酒醉意識不清的女子乘機性交,唯一之證據,僅有被害女子衣物上一處混合型精斑之檢體,且報告僅稱不排除混有陳龍綺及另外兩名男子之DNA,便因此被獲判四年有期徒刑,陳龍綺不願認這莫須有的罪名開始逃亡,且尋求了冤獄平反協會的幫助,經過了八個月的逃亡,刑事警察局恰好引進新的DNA鑑定技術,經鑑定確認可排除陳龍綺,此案例歷經五年訴訟終獲平反。

而另一個案例中,在一場發生於高雄的鬥毆事件中,一名包姓少年被毆打致死,一開始參與鬥毆的青少年都說因現場過於混亂,沒有看到是誰動手,但八個月後他們卻突然在一張僅有劉正富一人的指認單上指認他是兇手,然而按照規定,指認應由證人先行陳述嫌犯特徵,且被指認人數應在六人以上,然而劉正富案指認程序完全沒有符合上述流程。

除此之外,一張能證明劉正富不在案發現場的發票竟遭警方遺失,雖然警方被記兩支申誡,但劉正富能自證清白的證物卻又更少了,最終被判九年有期徒刑,冤獄平反協會透過當時指證程序上的問題說服檢查總長提出非常上訴,然而檢查總長提出兩次非常上訴都遭到駁回,後來在二O一八年冤獄平反協會提出再審經法官受理後,終在隔年六月判決無罪,然而檢查官不服判決結果,再度上訴,因此本案正由最高法院審理中。

新證據取得不易 臉書遇貴人

推動案件開啟再審有兩個要點,要出現新的證據,且這個證據會直接動搖原本的判決,但因為沒有公權力,冤獄平反協會在取得證據的過程其實困難重重,且再審要通過法院審查標準也非常困難,如后豐大橋墜橋案,法院認定的事實是死者遭男友王淇政及其朋友洪世緯丟下橋因而身亡,然而好不容易在研究警察畫的現場圖時,發現死者陳屍處與橋距離兩公尺,而根據法醫提供的數字,他殺或意外墜橋的水平位移平均是零〇點三公尺,而自殺是一點二公尺,因此找到了新證據。

再審聲請卻被台中高分院一再駁回,因水平位移並非唯一絕對客觀的證據,且人會跳多遠是個力學問題,法醫沒有力學背景,因此不足以動搖判決,而羅士翔因此在私人臉書提及此事,卻意外有個人留言,並分析得頭頭是道,認識後才發現那是台大工程科學及海洋科學系的教授,而且還是麻省理工的力學博士,說到這,羅士翔拿下櫃子上的模型,是那名教授所做的后豐大橋案的立體模型,經過研究及計算,發現由於法院認定王淇政、洪世緯在車尾將死者丟下,可是離死者陳屍處達二點五至三公尺,經過教授的計算,要七至八級風才有可能造成這樣的結果,而查詢當天的風力僅有一級風,確定沒有這樣的自然條件,因此終於成功進入再審程序。

后豐大橋墜橋案的模型模擬。 攝影/魏筱芸

「系統內的錯誤要由系統外的專業來發現。」羅士翔說,經過這幾年對冤案的觀察,法院的判決也往往受過一再的檢視及思考,然而這個判決是合法的,卻未必代表法院認定的即為事實,冤案往往都是缺乏直接證據證明加害者究竟是誰,因此需要透過有限的科學證據盡量還原現場,因此需要結合各方資源及專業,才能離事實更進一步。

冤獄平反協會的執行祕書林晏竹也表示,案件審查的過程中,雖然他不是法律專業,但冤案很多時候面臨的不只是法律問題,因此不同的生活經驗其實都能看到案件的不同細節,而有越多角度及討論對冤案救援過程是一件好事。

冤獄就在你我身邊

許哲偉案可說是由一連串的誤會生成,由於車牌被人拔走,且偷走車牌的人四處以借手機之名趁路人不備,拿了手機就跑,在台北、新北及士林總計有十起案件向司法單位通報,其中新北地檢的案件檢察官最終決定不起訴,士林地院的案件則經法官判決無罪,然而因許哲偉對一件件莫須有的罪名感到厭煩而又畏懼,在法庭上態度逃避,被台北地院認定他是犯案後心虛,因此判決搶奪罪成立,處十個月有期徒刑。

此案因料想不到的原因開始,也在十分意外的地方反轉,高涌誠監委從新聞中看到士林地院審理許哲偉過程中指認程序有誘導證人的嫌疑,因而開始調查,卻在過程中發現許哲偉竟在監獄中,且還在不斷的喊冤,因此認為此案另有隱情,查了當時類似的案件才發現大台北另有一名陳先生犯下多起的手機搶奪案正在服刑,對照兩人遭指認的照片發現非常相似,因此拿了證人指認許哲偉的照片到獄中詢問陳先生,陳先生自覺陷人於不義,決定自首,許哲偉案終能開啟再審。

冤案形成核心在於司法制度

除了受理各項冤錯案件,冤獄平反協會同樣重視司法制度的研究及改善,如先前冤獄平反協會推動的定讞後DNA鑑定制度,內涵及為案件三審定讞後,若被判決有罪之人主張有冤,應可以要求以最新的DNA鑑定技術重新鑑定,陳龍綺案及便是透過新型DNA檢定技術技術才證明犯罪現場的檢體與自己不符合。

此外,冤獄平反協會同樣重視證物管理問題,無論是三審定讞前的證物監管或三審定讞後的證物保存規範上其實都不盡完善,在案件定讞前的證物監管上常出現一些證物污染的問題,如美國的辛普森案,著名橄欖球星辛普森因涉嫌謀殺前妻及前妻好友遭起訴,不過最終宣判無罪其中一項重要原因就是證物監管的問題,雖有在案發現場採集到辛普森德的血跡,但卻發現裡面有高濃度的防腐劑,因此被懷疑這些血跡根本就是從辛普森身上採集了,才滴在案發現場的偽證。

透過辛普森案也讓冤獄平反協會開始思考證物監管規範不夠完善的問題,究竟我們看到的所有證據是不是真的都是源自案發現場其實也無從得知,因此每一項證物應該都在詳盡的紀錄,並讓每個經手的單位貼標、簽名,最終呈上法庭的證據才更有可信度,而監管的標準及程序也是協會現正研究的制度改革目標。

而在定讞後的證物規範上,相關法規僅有一句「迅予處理」,亦即快速處理,若是有價的便發還被害人,若是犯罪工具則銷毀、沒收等等,然而證物上其實還能發現新事實,如陳龍綺案便是在定讞後才用新技術重驗DNA,因而證明他的清白,但那不過是運氣好,採集檢體的棉棒沒有丟掉。

羅士翔談論證物保管應有更完善的規範。 攝影/魏筱芸

除了案件調查過程,冤案平反協會還關注另外一個議題即是刑事補償法的修訂,現況的形式補償法是以入獄的天數計算賠償金額,不過如陳龍綺逃亡未到案執行,即便訴訟過程加上逃亡這五年多受盡折磨,也不會因此受到補償,因此協會也在推動補償法中加入精神賠償,不以冤獄天數作為補償唯一判斷標準。

冤獄平反協會的種種作為,皆是在為司法有所缺漏的地方進行彌補、改善,可說是盡力完善台灣司法體系,並且保障無辜人民的權益,使冤獄受害者還願對社會有所信任,因此過程中也會努力向檢察官、法官溝通,「以合作取代對立。」便是他們對未來司法體系的想像。

採訪側記

寫這篇報導的時候看了很多冤案資料,才慢慢理解為什麼在有些人心中,司法是如此不可信任,縱然不能以偏概全,但還是對現況的司法產生一種無力感,尤其每次點進冤獄平反協會網站,就會看到右上角還為平反之冤案的冤獄天數累積,以往媒體都是用金錢來衡量這些天數,但聽完這些冤獄受害者的故事才會深刻感受到這些數字背後都是生命中的一切點點滴滴的錯過及流逝。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