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海報

【記者馮萱榕、張保羅/新北市報導】田晉瑜國三時,打聽到喜歡的女同學會跳街舞,便萌生出「我若是不會跳,似乎配不上她」的想法,於是他下定決心學習街舞。當時,田晉瑜只能上網看影片自學,在學校的走廊、中正公園的角落或是家裡的地下室練習,即使當時夏季地板熱得發燙、雨季環境潮濕,田晉瑜仍無畏艱辛,用手機將自己跳舞的畫面錄下來,休息時再重複觀看練習過程,逐步調整。雖然田晉瑜最終被對方拒絕,但他卻跳出了興趣,也沒想到一跳成為了R16世界大賽冠軍。

霹靂舞起源於布朗克斯區

霹靂舞是一種以個人特色為主的技巧性街舞,也是第一種嘻哈舞種,起源自一九七〇年代美國紐約市的布魯克林區和布朗克斯區,最標誌性的風格便是在地板上做動作或者以單手支撐、旋轉身體等,因此霹靂舞也被稱為「地板舞」。事實上,霹靂舞借鑒了各式各樣的元素,有踢踏舞、雜技、功夫等,像很常見的舞蹈動作「風車」,需要以頭、背和手等部位為軸旋,將雙腿向上張開,倒轉身體,其中從地面起身的招式就看得見中國武術的影子。

直到一九九〇年代後,霹靂舞才被華語樂壇第一個嘻哈團體「L.A. Boyz」引進台灣,再加上當時綜藝節目《模范棒棒堂》的推波助瀾之下,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認識霹靂舞,並加入學習霹靂舞的行列。然而,築夢者的團長「哈利」田晉瑜卻不一樣,他是為了追女孩子而踏上他的街舞之路,而這一跳就跳了將近十五年。

↑田晉瑜為了追女孩子而學習街舞,沒想到一跳成為了世界冠軍。圖片提供/田晉瑜

站上賽場是為了挑戰自己

田晉瑜表示,在他練習霹靂舞的半年後,他的朋友和前輩們開始鼓勵他去參加一場名為「舞雲林集」的比賽,這場比賽集結了全國的街舞高手。當時的田晉瑜認為自己只練了半年,什麼都還不會,要如何上場與來自各縣市的高手對決,但在聽到前輩們說,「哈利,你應該要學習如何去挑戰自己」之後,便鼓起勇氣報名參加。然而,到了比賽當天,田晉瑜發現前輩們全都不敢比,唯獨自己上場比賽,他只記得自己當時的成績勉強有過海選。田晉瑜表示,這場比賽對他來說是不錯的回憶,因為其實很多時候自己還沒準備好,就得先踏出第一步,而踏出第一步之後就會知道自己還缺什麼、該往哪裡前進。

而田晉瑜認為,二〇一七年是他個人賽的巔峰,在此之前,他已拿下二〇一六年的Red Bull BC One全國冠軍以及R16世界大賽冠軍,「我基本上所有的比賽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當時的他在國際四處巡迴比賽,甚至跟小時候的偶像Hong10成為朋友。田晉瑜表示,跟偶像相處的過程裡,他發現人其實都差不多,唯一的差異就是自己是否朝對的方向努力,或者跳街舞是不是自己的天賦等。當自己擊敗以前崇拜的那些偶像時,就會開始明白評審看比賽的視角、該用什麼戰術影響對手、整個生涯規畫要用什麼戰略走到國際等。田晉瑜回憶起當年身邊的朋友都對他說,「這個比賽你是進不了海選的,你看那些高手都來參加了,一千個進十六個怎麼可能嘛!」田晉瑜當時心裡卻想著,「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覺得不可能,我覺得有可能」,後來田晉瑜一路殺進了八強,又擊敗了來自烏克蘭的世界冠軍,他就知道,不要小看自己的實力,即使他在嘉義市的公園練習,但只要有心也可以走到全世界。

田晉瑜也提及霹靂舞一對一對決的最高殿堂⸺二〇一九年的印度紅牛世界決賽,當時作為教練的他帶領團員猴王,受邀去當種子,在看到男女混雙會外賽的名單時,他覺得自己能贏個一兩場就是極限了,沒想到最後自己一路過關斬將,先後打敗了義大利、日本、法國的冠軍,摘下了紅牛獎牌,田晉瑜也向眾人證明了「切勿妄自菲薄」的道理。

↑田晉瑜站上賽場是為了挑戰自己。攝影/馮萱榕

成立築夢者

基於對街舞的熱愛以及夢想把街舞推廣成全民運動,田晉瑜與從高中就認識至今的習舞夥伴於二〇一〇年共同創立「築夢者 Dream Runnerz」。田晉瑜表示,團名「Dream Runnerz」代表他們都是堅持築夢的跑者,雖然創團過程中經歷過許多波折,像是團員因為升學因素而離開家鄉嘉義,到中北部發展,使得「築夢者」只剩兩位成員,一度面臨瓦解,但幸好離鄉背井的團員們最終都因為對街舞的熱愛而回到嘉義,甚至近年新加入的北部成員也願意到嘉義發展。

田晉瑜說,「築夢者」除了持續參加世界各大街舞賽事外,也努力培養新生代B-Boys(霹靂男孩)和B-Girls(霹靂女孩),他們極力把霹靂舞文化推廣到各年齡層都能接受並支持的高度,也期望將街舞的正向能量帶給人們。

↑「築夢者」二〇一〇年在嘉義創團。攝影/馮萱榕

將眼光放遠,帶領團隊前進

田晉瑜說,當他以前還小的時候,比一個地方型的比賽,他的目標可能就只是贏過海選或者是贏過自己眼前的對手,但當自己站上國際賽場的時候,要考慮的面向就很多了,比如該如何去克服評審的眼光,像是歐美的舞者比較容易被青睞,「他們整天跟那些評審混在一起,在互相認識的情況下,當然難免會對彼此產生好感,所以該怎麼克服這個問題?」田晉瑜表示,要超越歐美舞者的話,有相等的實力只能說是「標準配備」,要在一片紅海的街舞市場裡殺出一條符合自己天賦且特別的路,需要了解整個街舞界的世界觀,像是日本比較關注在動作的創意度或是細節度;美國則不太注重舞者的動作長什麼樣子,只要執行出態度就好;歐洲要求動作要比較有流線性、優美性;韓國則希望動作的難度要很高。 

田晉瑜表示,以前的他會認為自己只要有臺灣冠軍的水準就滿足了,後來成為了臺灣冠軍就覺得自己應該要走向全世界,當走向世界後又覺得自己不能輸,一定要贏,贏了以後又想到街舞圈的市場容量沒有那麼大,要如何養活同樣有街舞夢的弟弟與團員們,於是田晉瑜又將目標放遠,他決定帶著「築夢者」團隊一同前進,起初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大家能吃飽,後來大家能吃飽後,田晉瑜又覺得大家要富足,他坦言自己從未自滿過,他一次一次到達以前認為的夢想跟目標,但每當到達這些境界的時候,自己卻又會不甘心,嚴格來說,他從來沒有滿意過自己的狀態。

↑築夢者曾在二〇一九年獲得Block Party世界決賽亞軍。圖片提供/築夢者。製圖/馮萱榕。

田晉瑜認為,大家在青春年華的時期都應該為自己喜愛的事情而奉獻,他覺得每一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天命及天賦,而這也是他作為「築夢者」團長的使命,他應該要帶著團員們爭取到他們理想中的生活,即使當時很多人會說「築夢者」是資源回收或破銅爛鐵,但田晉瑜依舊相信每一位團員都是千里馬,而他的目標是讓「築夢者」成為台灣最厲害的舞團。

李小龍的功夫哲學與街舞文化的推廣

田晉瑜表示,自己除了會去演講外,「築夢者」也會定期舉辦學院盃比賽、冬令營等,主要是為了推廣街舞以觸及更多的受眾。他認為真正的推廣是讓不同領域的人進到街舞圈的世界裡,所以「築夢者」常常邀請各式各樣的觀眾來一同參與街舞的相關活動。田晉瑜也坦言,自己很崇拜李小龍,看遍了他的自傳與影視書籍。其中,最吸引他的就是李小龍的功夫哲學,比如李小龍曾說過:「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當自己跟他人打鬥的時候,沒有辦法也是你的辦法,沒有極限可能就是你的極限。田晉瑜說,自己以前聽不懂這句話,直到慢慢累積實戰經驗後,他才終於瞭解到其中的意涵,也明白若是以固有思想看待一件事情,就沒辦法吸收新的養分。

田晉瑜也提到,李小龍一直想把中國武術傳播出去,打造出東方界007的彪悍形象,他想要改變西方人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因此他透過電影將他的功夫哲學傳輸出去。李小龍的精神讓田晉瑜感到相當欽佩,他表示,中國武術跟街舞其實很像,那就是不允許各門各派學習交流,在這種閉門的狀態下,只會導致彼此固步自封,像是霹靂舞主要分為布魯克林區、布朗克斯區、皇后區三個派別,這三種派別彼此不認同彼此的風格,布魯克林區比較有節奏感,布朗克斯區爆發力較強,皇后區動作則是較有流線性,他們會歧視彼此的風格,甚至舞感好的人會說練招的人跳舞像是馬戲團,練招的人則反過來嘲弄舞感好的人沒有技巧可言。當田晉瑜真正去研究李小龍的思想後,他發現李小龍的意思是,世界上本來就沒有門派的分別,人們應該要學習如何融會貫通,而街舞圈也同樣要拋開既有成見,嘗試包容各式各樣的東西,這樣才能不斷的進步。

↑田晉瑜深受李小龍功夫哲學的影響。攝影/馮萱榕

系統化的訓練

田晉瑜認為因為街舞是新興文化,所以在這個文化裡的很多商業形態並不成熟,許多業者只想著殺雞取卵。為了改變商家們暴力奪取資源的情形,田晉瑜以建立良好的街舞生態圈為目標,在二〇一六年拿下R16世界總決賽冠軍後,決定回「嘉」創業,並開設了「築夢者」街舞休閒館、舉辦相關比賽、帶領團隊表演以及持續征戰全世界等,也持續培養新生代B-Boys(霹靂男孩)和B-Girls(霹靂女孩)。

田晉瑜也深知社會對於街舞的負面刻板印象,一是學街舞容易變壞孩子,二是學街舞容易受傷,三是跳街舞沒有未來,田晉瑜認為既然改變不了別人的想法,那麼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改變自己,因此「築夢者」所有的老師都被要求戒菸、禁菸,身上也幾乎看不到刺青,為的就是避免家長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田晉瑜也強調,教室裡有軟墊跟護具以確保學生的安全,並且有明確的訓練表,讓學生及家長了解課程安排,讓學生們能夠循序漸進地學習。對於「跳街舞沒有未來」,田晉瑜則表示,街舞培養的是抗挫的能力,若是具備這項能力,將可以完成很多的事情,「未來人們所重視的不再是你的工作是什麼,而是你的特質是什麼」。

↑老師會請每一位學員做出指定動作,再給予建議。攝影/馮萱榕

今年二十六歲的「築夢者」學員呂詩凱在高三的時候開始接觸到霹靂舞,他坦言,自己最初是透過YouTube認識「築夢者」的,後來他才發現這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街舞團隊,因此四年前從加拿大返台後,他便報名參加「築夢者」Sky老師的課程。呂詩凱表示,由於高中時期的街舞社團缺乏系統化的練習,因此舞蹈的技術成長相當緩慢,而且很容易受傷,但在經由「築夢者」系統化的訓練以及老師正確的指導下,他才開始知道該如何正確熱身,以及專業的專項訓練該如何練習等。呂詩凱認為霹靂舞教會他,當遇到挫折跟瓶頸時,要嘗試去突破,不要放棄,「築夢者的各位一直是我崇拜的對象,他們在場上battle(對決)、不放棄的樣子,是我能夠堅持到現在的原因,我要學習他們的精神」。

↑呂詩凱認為「築夢者」系統化的訓練讓他成長許多。攝影/馮萱榕

培養抗壓性與膽量

田晉瑜表示,很多街舞人的通病就是走馬看花,正如李小龍所說:「我不害怕曾經練過一萬種踢法的人,但我害怕一種踢法練過一萬次的人。」田晉瑜認為,現在的街舞人很多是一萬種踢法各練一次,他想讓大家覺得自己看起來好新鮮、什麼都會,但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李小龍常說要誠實面對自己,你想要表演很多動作,還是你想要打出去的這一拳真的有力,這才是真的」,田晉瑜說,如果想有一技之長,那就必須認准一件事,堅持到底,而街舞人真正要做的是把基本功練到紮實,再慢慢延伸出一萬種不同的變化,不然都只不過是花拳繡腿罷了。

田晉瑜也提到,運動會經歷不斷的失敗,跳舞也一樣,比如「風車」不可能一天就練成功,有些人要練兩、三個月,甚至練一年,「當你成功的那一刻你會覺得,天哪,我做到了,這個過程中可以學習到為一件事情付出、得到成果後的那種紮實感」,田晉瑜說道,街舞是門動態藝術,它像運動一樣要訓練抗挫能力,又如藝術般要去理解音樂,懂得表達自己。

而「築夢者」的課程非常強調自信跟安全,在臺灣教育之下,很多人往往缺乏自信,所以「築夢者」希望通過街舞的肢體語言,讓學生來表達自己,老師甚至會在課程中強迫學生講話,比如給學生很多名言佳句,讓學生能夠順口的念出來,這是他們對學生最基本的要求,「你連自信都沒有,你連相信自己都沒辦法,你還想成什麼事情?」田晉瑜認為,光是會跳舞是不夠的,有了自信才能讓人生是彩色的。若是選手的話,田晉瑜的要求會更嚴苛,比如對方的創作能力要極強,而且還要有流利的表達能力,因為作為一個舞者要懂得會表達自己的理念,才會讓個人形象更立體,讓觀眾記住自己。這些都是「築夢者」真正想要傳達給學生的教育理念。

↑「築夢者」希望每一位街舞者能舞出自己的應許之地。圖片提供/築夢者

築夢精神:每個人都應該要有夢想

田晉瑜表示,當他為國小一年級的學生演講的時候,他問學生們有沒有夢想,每個人都很敢講,有些人想成為總統,有些人則想要成為科學家,可是當他到六年級的場合演講時,沒有一個人敢舉手說出自己真正的夢想,這群小六生在田晉瑜眼中看來,就像是機器人,他們的夢想在教育體系之下被摧殘,被某些無形的東西框住了自己的腦袋,因此田晉瑜希望「築夢者」能透過街舞改變更多年輕人,將「築夢精神」渲染到更多地方,而每個人應該都要有夢想,勇敢去挑戰、追尋自己的夢,成為自己心中想成為的那個自己。

採訪側記

這次我們來到了位在板橋的築夢者街舞休閒館,並且有幸採訪到以往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團長「哈利」田晉瑜。透過訪談,我們除了認識到築夢者是目前國際成績最好的台灣街舞團隊之外,也感受到了每一位學員對於街舞熱忱的「築/逐夢」精神,他們經由導師的協助,從舞步中建立自信、魅力與膽量,培養良好品格和正面形象,翻轉社會對於「學街舞是壞孩子」、「跳街舞很危險」的刻板印象。我們所看到的,是一群熱愛breaking的人勇敢舞出熱血沸騰的青春。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