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導演龍男‧以撒克‧凡亞思分享自己的創作歷程。攝影/王湘綾

【記者王湘綾/台北市報導】「刺!殺!刺!殺!刺!殺!」兵營裡,阿兵哥們整齊劃一的跟著班長的口令,練習刺槍術,這是紀錄片《我的莒光作文簿》兩位主角劉海嵐和王閔生,在入伍新訓時的共同經歷,導演龍男‧以撒克‧凡亞思,以兩位主角每週寫下的莒光作文簿為主軸,紀錄軍旅生活的歷程和心情。

《我的莒光作文簿》是導演龍男‧以撒克‧凡亞思的第三部作品,龍男說,這部片是他一九九九年當兵期間時拍攝的,二OO二年才剪接、製作完成,並在當年得到台北電影節評審團特別獎。

之所以開始拍攝紀錄片,龍男說,大學時唸台大社會系,畢業前思考自己未來想要做的事,想到自己很喜歡看電影,「覺得如果自己可以創作,會是很棒的經驗」,於是決定報考台南藝術學院的影像紀錄研究所,為了有作品推薦自己,拍下第一部作品《回來就好》記錄自己未婚生子又翹家的妹妹。

為什麼有機會在軍中拍下《我的莒光作文簿》,龍男說,當時《回來就好》的推出,受到好評,雖然得了行政院地方文化紀錄影帶獎,但因為筆試成績不夠好,因此這部片沒幫助他考上研究所,龍男說,研究所落榜,就必須去當兵,自己在憲兵軍樂隊時,隊長知道自己有攝影的能力,提議龍男為隊裡勤務的執行,做影像的紀錄,「我當然立刻答應」,完成任務的同時,也間接的記錄軍中的生活。

這部片之所以使用當兵的人都必須書寫的莒光作文簿做為主軸,龍男說:「是想要從裡面看到一個人當兵時的歷程經驗」,莒光作文簿一部分像日記一樣,反映每天當兵生活的紀錄,但又因為莒光作文簿必須經過輔導長的批改,使得主角內心雖然沒辦法完全接受當兵的生活,卻又要用文字寫得很享受,「藉著這樣的對比,可以看見軍中生活的壓抑」。

主角王閔生分享自己當兵時的心情。攝影/王湘綾

主角王閔生說,當時大學畢業,很想趕快出社會,表現自己的能力,但卻必須入伍浪費時間,「當兵的兩年,對於未來要怎麼走,內心一直很徬徨」,本來抱持著當兵 就當作練體能,卻又因為人事上的錯誤,自己根本不會演奏樂器,卻被調到憲兵的軍樂隊,「心裡很抗拒」,「只能藉著寫莒光作文簿鼓勵自己」。

加上當時憲兵隊學長的不當管教很嚴重,片中有一段說到,劉海嵐因為動手打學長,被長官訓話,當劉海嵐解釋出手的原因,是因為當時學長準備拿書砸他的頭,卻被 學長理直氣壯地反駁,「我有打你嗎?」、「我只是手舉起來而已,你有受傷嗎?」、「大家想跟你玩都不行是不是?」最後劉海嵐受到長官責備和處分。

因為不當管教,常常要應付學長們的刁難,王閔生說,每個禮拜自己最期待的一天,是禮拜四的莒光日,因為那天隊上每個人都要收看軍教節目「莒光園地」,「所有人都不能講話,是我內心最Peace(平靜)的時候」,當兵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責任要面對,「那樣的環境會逼得自己不得不成長」,「因為沒有人會告訴你,你該怎麼做」。

看過《我的莒光作文簿》的觀眾周弘斌說,看完這部片,讓他重新回味軍旅生活,當兵的日子裡,對未來一定有徬徨,「因為那是一個跟外界隔絕的環境」,在加上每個人在求學的過程裡,碰到的人,他們的經歷、類型會跟自己差不多,但進入軍營,碰到的人來自社會不同的階層、背景,「碰到什麼樣的人,要怎麼相處,說怎樣的話,都是需要變通的」。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