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榮晉、蕭令婕/新北市報導】許多民眾去劇場欣賞劇場表演時,通常都會先拿本戲劇簡介,看看今天的表演內容,好讓自己有個底,但如果有一種劇碼,在表演的時候,完全都是即興發揮,沒有所謂的「劇本」,那又會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https://www.youtube.com/embed/puR_ciQ_8vw

「勇氣即興劇場」便是以這種即興劇作為表演的團體,當初在美國讀書的吳效賢團長,在那裏第一次接觸了即興劇,回到台灣之後,覺得台灣沒有相關劇團非常可惜,於是在二OO四年成立了「勇氣即興劇場」,為台灣的即興劇開啟了第一步。

二O一一年初,為了給團員刺激,提供他們機會練習,吳效賢在洗澡的時候想出一個了公益計畫,隨後便成立了勇氣即興劇場的子劇團「YesMan劇團」,為了和原本的劇團作區隔,YesMan劇團的目標並不是以售票演出做為出發點,而是要將目標放在平常沒有機會或是沒有能力去看演出的觀眾,特別將整個舞台、演員搬到這些人面前,義務為他們做表演。成立一年多來,YesMan劇團已經在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肯納自閉症基金會、大安庇護農場等五個地方做過演出,將歡笑以及樂趣帶給這些身心障礙者或是平常沒機會欣賞即興劇的民眾。

即興劇的本質就是沒有劇本的戲劇,和一般劇團不同的是,演員在舞台上的表演完全沒有經過事先排練,所有的演出都是靠現場的反應,從現場觀眾的建議中選擇一個,並以此為靈感演出一段即興故事,而YesMan劇團除了臨場的發揮外,在公益演出的時候,面對和平常不一樣的觀眾時,對演員來說也是個很大的挑戰。

除了從觀眾的建議為靈感即興演出外,即興劇也有其他不同的方式來進行演出,有時候會請觀眾將想到的台詞寫在紙條上,演員們從舞台上抽出第一張紙條做為第一句話,在表演的過程中繼續抽剩下的紙條完成一齣戲劇;甚至是請觀眾上台和演員互動,指導演員的動作,讓演員透過這些動作來發展一段故事,這就是即興劇,永遠也猜測不到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公益表演期間,大部分的演員對於第一次在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的表演都印象深刻,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是由一群長年於家庭中照顧臥病中家人的照顧者所組成,多為中年婦女。團員彭子涵說:「一開始在表演的時候台下非常安靜,直到中後段演員們開始了互動的遊戲,請觀眾和我們一同表演,最後,這些媽媽們終於露出開心的笑容融入戲劇中。」一直到結束之後,甚至有許多媽媽跑來和團員說她們已經好久沒有笑了,感謝YesMan劇團讓他們笑。「笑原本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但對於這些媽媽們來說卻是很奢侈的,這些媽媽的回饋是真情流露的。」而透過第一次的表演,團員賴謙德也說:「一開始上台非常緊張,但是一想到是為了這些民眾做公益,也讓自己有了使命感,想起了一開始做戲劇的初衷。」

在YesMan劇團運作的時候,很多習慣也和平常不同,以往在勇氣即興劇場演出時,演員並不會對觀眾做了解,而在YesMan劇團裡,每到一個地方做公益演出的時候,都會事先了解觀眾的資料背景,會去理解這些觀眾們的想法,有了這些基本了解,對於公益演出也會更有信心,在表演時,也把握比以往更放慢、更放大的原則,來讓這些觀眾可以更抓到台上演員所要表達的事物,並從觀眾身上得到更多的回饋。

YesMan劇團去年最後一場表演是在大安庇護農場,那裡的員工大部分是由一群身心障礙人士所組成,劇團經理王思為說:「YesMan劇團演出的時候,並不只是單方面將歡笑與喜悅帶給這些人,像這次在庇護農場,我們表演結束的時候,這些身心障礙人士也帶了我們這些團員參觀農場,其中讓我們了解這些人在農場中是怎麼工作的,又是怎麼生存的,這中間的過程是互惠的,也讓我們去看到社會真實的存在。」

YesMan劇團當初只是一個在洗澡時的小想法,原本的初衷是為了讓團員們有更多的練習機會,但在經歷這五場的公益演出之後,體會到這是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而且學到的經驗遠比當初想的還要多,如今變成必須且一定要繼續做下去的事情,而正是有了這些使命感和寶貴的經驗,才成為這些團員前進的動力。

團長吳效賢說:「今年預計在年底的時候開始公益表演,順利的話,也會在明年申請補助,並且將演出範圍延伸到大台北以外的地區,期許YesMan劇團能夠將更多的歡笑和樂趣帶給不同地方的小孩和社會弱勢的族群。」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