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黃衿瑩/生命力報導】

SARS疫情持續發燒,台灣目前已有三名外籍監護工因SARS而往生,針對這場風暴,新事社會服務中心的主任韋薇修女表示,要對外勞進行SARS的醫療教育,關鍵在於雇主身上,若要有效的對雇主及外勞進行SARS疾病重要性的宣導,最主要還是要依靠媒體的力量。

台北市外勞諮詢中心陳明鈴主任表示,目前台北市勞工局在各定點有發放SARS防疫的宣傳單,共有中、英、日、泰、越、印六種語言,主要是在外勞的集聚地散發,如:台北車站及附近的餐廳、清真寺、聖多福教堂、各文化中心以及忠孝東路上頂好名店城附近等,網路上也有多國語言的宣傳資料可供民眾下載。 

針對這項措施,韋修女開玩笑地表示,其實現在許多家庭幫傭與看護人員,都長期過著「居家隔離」的生活,平日只有週日可以休假外出透氣。然而在爆發SARS疫情之後,許多雇主擔心外勞外出會染SARS,乾脆取消休假,反而造成外勞獲取資訊更加不易,韋修女說:「在垃圾車來的時候,請志工散發各國母語傳單給外勞,其實也是一個宣導的好方法。」 

韋修女說:「針對不同國家的外勞,應該運用不同的管道來宣導,因為每一個族群,都有其特別的管道。」例如菲籍勞工通常民主素養較高,比較會為自身的權益向雇主爭取休假,相對地其他泰、印、越籍的勞工,休假較少,則可運用廣播節目向他們宣導SARS的醫療知識。 

台北市外勞諮詢中心表示,台北市勞工局在FM93.1的頻道闢有四國不同語言的廣播節目「Hello Taipei」,週六晚間九點至十點是印尼語、十點至十一點是泰語,週日晚間九點至十點是菲律賓語、十點至十一點是越南語。

韋修女表示,三名外籍看護人員染SARS過世,是因公殉職,因為他們要陪伴被照顧者住在醫院,或是經常出入醫院,如此長期暴露在SARS病毒可能出沒的地方,和病人長期的直接接觸,而醫院卻又未具體把外勞納入醫療範圍之中,沒有設置專門的翻譯人員替外勞翻譯,對看護人員來說,是處於高風險的工作環境之中。雖然外勞在法律上被納入台灣的醫療體系中,但並非每一位雇主都願意替外勞辦理健保,因此在外勞在台灣的醫療環境,尚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藍佩嘉教授,曾在中國時報的時論廣場發表一篇文章表示:「外籍看護人員位於醫療體系的最下游,他們缺乏醫護人員的專業設備與訓練來建立適當的隔離保護。更重要的是,在異鄉工作的他們,由於語言的隔閡、或是沒有機會接觸媒體,缺乏足夠的資訊來了解SARS、保護自己。」 

韋修女說:「外勞來台工作之後,如同過河卒子,只能往前,不能後退。」外勞必須盡快將仲介費還給仲介公司,因此對他們來說,賺錢是最重要的事,對醫療問題較不關心,而且外勞去醫院看病,還得透過翻譯人員翻譯才能了解病情,因此許多外勞會覺得,看病是一件麻煩的事。還有許多外勞,因為怕被雇主解雇,故意隱瞞病情,或是直接逃離,這都是SRAS發病的隱憂。 

韋修女表示,由於一般民間團體,無法確切掌握所有外勞的資訊,不可能聚集所有的外勞,因此必須藉由政府的力量,鎖定每一位雇主,讓他們了解外勞與他們彼此之間的利害關係,同時應透過廣播及電視媒體大量的播報,才能對大家做最有效率的SARS醫療知識宣導。 

延伸閱讀: 外勞諮詢中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