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陳力蓉報導】黃媽媽(見圖),大家習慣這樣稱呼她。從一個平凡且傳統的家庭主婦,成為捍衛軍中人權的守護者,一路走來,所感受的辛酸與悲傷,沒有人能瞭解,也沒有人能體會。

民國八十四年,黃媽媽收到在軍艦服役兒子黃國章的來信,信中沒有話家常,沒有道平安,有的,只是一連串的求救。黃媽媽向軍艦長官求證,副艦長證實,確有學長恐嚇一事,並允諾關切處理。然而,軍艦出海沒多久,黃媽媽即接到軍中來電。當時海軍總司令顧崇廉表示,黃國章因為上艦服役時間短,壓力大,受不了苦,所以跳海自殺。

這樣的說法,黃媽媽無法接受,因為,黃國章沒有留下書信,也沒有任何預警,黃媽媽不知道,性情開朗的兒子,為何會自殺?就這樣,黃媽媽陷入有生以來,最極度的悲傷。 

數月後,大陸漁民在福建沿海打撈到黃國章的屍體,身著整齊軍服,無任何外傷。待黃媽媽趕至大陸,要求開棺驗屍,這才發現,黃國章顱內有一根粗長的鋼釘。黃媽媽赫然發現,兒子死因並不單純。 

「在多年的奔走下,黃國章的案子,至今仍無下文,軍法單位與海軍總部互踢皮球,沒有人敢碰,沒有人敢接,就這樣,黃國章成了軍法中的孤兒。」黃媽媽眼中閃著淚水,沒有流下,因為她說,她要堅強,她有切身之痛,所以她要幫助同樣遭受迫害的軍人及家屬。 

黃國章出事後,黃媽媽決定成立「軍中人權促進會」。一個非正式的組織,沒有辦公室,因為沒有錢;沒有工作人員,因為請不起。就這樣,靠著些許的經援以及朋友的幫忙,黃媽媽奮鬥了六年,她不斷地奔走,不斷地陳情,除了幫助人權受迫害的軍人及家屬外,亦為軍人的權利與保障請命。 

這樣漫長的六年,除了家人的不諒解,也遭到不少人的責罵。黃媽媽說,當初有位新黨籍的電台主持人,公然於節目中說「全台灣死千死萬,死那麼多人都沒有人在叫,就只有黃媽媽一個人在『哭夭』」,也有軍中高階人士說她是「瘋女人」。這一切,黃媽媽都忍下來了,她不在乎,因為她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問心無愧,都是在幫所有的孩子。 

印象最深刻的,黃媽媽說,民國八十八年桃園空軍基地彈藥遭竊案,五個無辜的孩子因受不了刑求之苦,而為整件事情背起黑鍋。為了這些遭誣陷的軍人,黃媽媽到處陳情,也曾到立法院前靜坐一個禮拜,雖然過程屢遭軍方以及某些民意代表干預及阻撓,但值得欣慰的是,法律及證據還給這五個孩子清白,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由民間團體發起而偵破的軍中冤案。 

每年,因軍中人權侵害案件而死亡的役男達四百餘人,而申訴軍中人權侵害案件總數亦高達兩萬件。黃媽媽說,為什麼在這樣的體制教育訓練下,會有這麼多的冤案,這麼多令人無法置信的迫害。難道,維護人民安全的軍隊,竟如此無知? 

在一些軍中死亡案例中,存在著許多矛盾,而這樣的矛盾,軍方卻不去追查。試問,軍方將如何取信於民?而父母又如何能安心讓自己的孩子身處在如此般的險境? 

在昔日政治環境保守的情況下,一般民眾及民意代表對於軍方是不敢惹,也不想惹。而民代也因自身利益,對軍方存有忌憚之心。「人民應有自主性,要自立自強,這樣,真相才能找出;也只有真相,才能徹底要求軍方改進。」黃媽媽語重心長地說道。 

「曾經,在陳情抗議的時候,有數十名軍人拿槍指著我們;曾經,在陳情抗議的時候,受到民代及政府的阻撓。但是,現在的黃媽媽已不是以前的黃媽媽,可以讓他們用吼的、用唬的,因為,我已有相當的準備。」勇敢的黃媽媽,六年來,用「心」守護軍中人權,現在如此,以後,也是如此。 

「我喜歡這些年輕人,這麼青春的生命,保衛我們的國土,守護著人民,他們不應受到傷害,我們應該照顧他們。」言即此,眼淚滑落黃媽媽的臉頰。堅強的黃媽媽,因為黃國章,所以她勇敢站出來;因為黃國章,所以她積極幫助別人。談起黃國章,她仍有不捨,仍有心疼,對於她心中這個乖巧又俊俏的兒子。 

黃媽媽,她是「軍中人權促進會」會長,也是軍中人權受害者家屬,她是陳碧娥 — 但大家仍習慣稱她「黃媽媽」。 軍中人權促進會 申訴電話:(02)2877–6993 

申訴傳真:(02)2827–7026 

申訴信箱:台北市北投郵政2–166號 

E-mail:huangmam@pchome.com.tw

延伸閱讀: 

軍中人權促進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