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靜怡/生命力報導】事業一帆風順,感情生活順利,又獲得夢寐以求的出國進修機會,三十二歲那年的馬雨沛,正處於高峰期,人生就像是一條向上攀升的曲線,直達雲端。可是在這最美好的時光裡,命運卻把她從雲端的天堂,推進乳癌的泥沼中。在這種種的考驗下,馬雨沛不但沒有被擊倒,反而讓看清了人生,真正要追求的東西是什麼。 

回想起當年,馬雨沛說,在發現乳房有硬塊時,她正巧申請進入史丹佛大學。在二姊不斷催促的情況下,她勉為其難到醫院檢查,當時醫生判斷是過大的良性腫瘤,她以為兩個鐘頭的切除手術後,她就可以重回美麗人生,不過,卻只是一連串苦痛的開始。

馬雨沛說,第二天回診時,一切情況都變了,醫生表示,手術並沒有切除乾淨,在二點五公分的腫瘤中,發現了零點六公分的癌細胞,所以必須要警急開刀。面對突如其來的打擊,馬雨沛說,她的腦中一片空白,不過,她決定打起精神,和家人、醫生一起去了解、面對癌症,這是她第二次開刀。 

四天後,馬雨沛再度回診。「癌細胞還是沒切除乾淨」醫生的一句話,擊毀了馬雨沛的心。「我可以再相信醫生嗎?」、「我大概沒死於癌就先死於手術台」馬雨沛開始拒絕、排斥醫生,不願接受任何治療。但是,親情、愛情的支持與壓力,馬雨沛不情願地接受第三次開刀和乳房重建手術。手術後,馬雨沛開心地認為災難已過,終於可回到人生的正軌,繼續她的計畫,但一切都事與願違。 

手術後兩週,馬雨沛出現了傷口感染,乳房重建也發生百分之一的排斥現象,所以,她第四度走進手術房,這次的手術讓她的一切真正停滯下來。就算是用最強的抗生素二十四小時不斷施打,一個月後,傷口仍然是像一個小黑洞般沒辦法癒合。和醫生協商之後,馬雨沛決定第五次進開刀房,並進行化學治療。 

馬雨沛說,長達四個月的化療,讓她頭髮脫落、眼睛指甲全變灰色。五官、味覺、嗅覺等一切的改變,讓她真正陷入了低潮。「惡夢什麼時候才能結束」、「我的身體為什麼背叛我」她覺得,人生就像是一節、一節的往下掉,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爬上去。 

化療結束後,醫生對她說,我們能做的都做完了,你可以走了的時候,她真的覺得不知該如何走回自己的人生路,她變的沒自信、沒勇氣走回陽光下。不過親人的支持鼓勵,未婚夫對她的執著,馬雨沛決定要把病養好,她下定決心,再度接受乳房重建手術,找回完整的身體。 

十個月中,經歷了七次手術。「重重的跌倒,才能體認到手足的重要性,原來一隻手,一隻腳都像是一張保護網,是家人朋友保護關心著自己。」馬雨沛表示,她深深的體悟到了愛的療法,並仔細思考生命裡還留有什麼。 

「在人生低潮中細數自己的不幸時,也才發現原來我有多幸運」馬雨沛表示,這次的經歷,讓她重新思考了人生的意義何在,也讓她發覺了以前有多自私。她以前認為,人生就是一條向上的曲線,是一直往上的,所以每天都汲汲於事業。但現在,她發覺事業並不是第一,重要的是能不浪費生命,做自己抱持著熱情的事。 

如今,馬雨沛加入了公益團體,用自身的經歷去幫助受到同樣痛苦的人,也和醫界朋友創立了希望協會,推廣癌症知識。現職八大新聞主播的她說,不管未來職業如何改變,公益事業是她一輩子不會放棄的事業。 

延伸閱讀

HOPE癌症希望協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