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晶茹/生命力報導】

當你興奮地觀賞馬戲團內老虎跳火圈、小熊騎腳踏車時,可曾想過這些違反動物天性的行為是經過許多不人道的訓練而達成的。當你在動物園拿著相機對著動物猛按快門時,可知道其實它們因過度囚禁而出現了一些病態的刻板行為。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理事長釋悟泓表示,早在前年,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就有針對馬戲團的訓練過程進行偷拍,並且發現「動物每天都是在壓力下渡過的」。這種壓力來自於:肢體暴力。例如在泰國表演的大象,馴獸師的棍子都是帶有鉤子的,當他拍右腿,大象就抬右腿,而這種非大象天性的動作必定是經過長期不斷地挨打,讓大象了解到鉤子所代表的意義就是痛,不抬腿,就會被打。而一些下跪的動作訓練也是如此。除此之外,馴獸師還會施行言語暴力,以不斷地辱罵方式使動物屈服。而這種折磨式的訓練,釋悟泓說的確會造成動物的精神崩潰,雖經過長期馴化,如果被逼至忍耐極限,潛伏的凶惡獸性便會發作,釀成意想不到、無法收拾的悲劇。

另外,釋悟泓認為對動物權益影響最鉅的就是空間狹小,馬戲團所能提供動物的活動空間有限,而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牠們約有十六到十九個小時都是被囚禁在擁擠的牢籠中,只有在表演時走動的空間還算大些。目前已有許多國家或地區明令禁止馬戲團利用野生動物做表演活動,包括瑞典、新加坡、紐約等。因此釋悟泓也表示,要廢除這種違反動物權益的最根本解決之道還是在於修法管制。

「動物園」,一向被視為孩童教育的良好場所,但實際上卻不然。釋悟泓說,儘管動物園花上大筆經費大興土木,動物的生活環境還是無法與原棲息地相提並論,而且有些是屬於群居性動物,例如大象,但動物園根本無法供養這麼一大群的動物,使它們無法表現自己的自然行為。此外,有些動物天性為自己出外找食物,而非直接餵食。即使吃得再好,釋悟泓認為「動物的福利還是不好。」

動物園所給予的空間雖不若馬戲團般狹小,但仍是有限。有些動物在過度囚禁下,會產生自殘的行為。而另一種「刻板行為」則是因為想要逃跑,所以動物會不斷地在活動範圍內走來走去。到最後得知終究無法逃出牢籠,就會一動也不動(即使照常進食),這種行為稱之為「學習而來的絕望」。動物的求生欲望也會因此而消失,根據釋悟泓表示,這些動物所繁衍的後代其實是不適合在野外方生的,因為它們已經失去了一些最基本的天性。而不管是馬戲團還是動物園中的動物,其壽命都比在野外自然生長的動物來得短。

釋悟泓認為無論民眾是抱持什麼樣的心態去參觀動物園,以教育為出發點也好或是純粹親子之旅,不要忘記了越多的人潮,會給動物帶來越多的緊迫與干擾。而且孩童也不是在自然的情況下認識動物,與原始的野生動物仍有一段差距,因此要欣賞動物美麗的姿態,到野外觀賞是最自然的。

釋悟泓表示,孩童無法從馬戲團學習對環境和動物的尊重與關懷,動物園也不是動物們的天堂。提昇人道教育,讓兒童從小正確認識野生動物,愛護動物,生態關懷才不會流於口號。

延伸閱讀:

1.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2.關懷動物生命協會

3.zoos

4.zoo check

5.What’s happening at the zoo?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