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吳碧芳報導】「當時內在微妙的聲音告訴自己,不能被疾病擊倒,不能被社會的壓力、歧視擊倒,所以我站起來。」來自「希望工作坊」,從事愛滋防治工作八年,同時也是愛滋感染者的韓森堅定的說。

今年三十歲的韓森,在十七歲那年,被一份針對同性戀族群所作的文宣的牽引下,進行了血液檢驗,並得知自己感染了愛滋病。回憶起少不更事的自己,韓森表示,年輕人好奇,當時他與三位同志發生關係,沒想到就感染了這個病。有些人還說是他倒楣呢,後來年紀大些,才體悟到其實只要一次危險的性行為,沒有保護的性行為,都有感染的可能。

當時知道自己得了愛滋病,韓森把結果告訴了最親的小姊姊,姊姊知道他生病,很難過也覺得不可能,可是姊姊一樣關心他,又跟上帝祈禱,希望他好起來。韓森說,剛開始還瞞著家人說是得了肺炎,後來母親知道了,全家也都知道了;全家就為他進行「禁食禱告」,韓森解釋說,就是基督徒不吃飯,以表示誠心向上帝禱告。 

可是韓森並沒有因此變得樂觀,因著剛開始對愛滋病的不瞭解,他表示,「自己會害怕,還有對感染原因不瞭解也令人困擾,又聽說只能活兩三年,因此覺得自己生命這麼快就要結束,只要身體有一點變化,自己都會不高興,情緒受影響。」十七歲的他因此得了憂鬱症,心裡不平靜,沒辦法安心念書,又不願學校和同學知道,只好休學。他在夜裡無法入眠時,開始吃起安眠藥;「當時一天吃六顆,自己後來也覺得不可以依賴藥物入眠,於是慢慢把藥劑減少,過了半年之後,才慢慢擺脫無法入眠的困擾。」他接著說。 

休學期間,韓森覺得在家裡父母照料一切,反而會讓自己意志薄弱,因此他決定隻身離家;當時母親生病,父親塞了五千塊錢給韓森,還跟他說:「如果你待不下,家裡的門永遠是為你開的。」那年韓森十九歲。第一次離家到台中工作,因為不適應,半個月後就回家了;第二次又決定要北上時,「姐姐笑我不出半個月又會跑回家,當時我因為愛面子,不甘示弱,沒想到這一北上就待到現在。」 

在二十歲那年韓森有機會重返校園,當他誠實告知學校裡的牧師時,他在校內得到了正面的回應,同學從來沒有排斥他。之後他還結交了一位男朋友,韓森說:「他對我很好,可是我一直不敢告訴他,心裡有壓力所以最後就決定離開他。」直到五、六年前,韓森的思想比較成熟,才主動告訴對方他生病的事,最後也獲得對方諒解,「在這件事之後,我才覺得誠實是最好的,不管今天我們的關係怎樣,都應該坦白告訴對方。後來,我還請他去驗血,確定他沒有被感染。」 

在台北從事服務業的日子,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因著愉悅的情緒,韓森的健康狀況一直很好。可是在大約四年多前,身體狀況開始走下坡,好幾次住院,常常感冒,發燒又不退。直到三年多前的聖誕節,韓森第一次嘗試「雞尾酒療法」,效果不錯,他覺得那是上帝給他最好的聖誕禮物。 

韓森回想起十七歲那年姊姊向上帝禱告時,曾經告訴他說:「放心吧,你不會那麼快離開我們的,因為上帝還有事要你來完成。」他謹記在心,並努力參與愛滋防治工作。韓森表示,「自己比較幸運,得到較多正面的回應,可是社會上還有許多愛滋感染者無法得到認同。」多一分社會資源會對他們更有幫助,感染者也要了解自己的權益,在受保護的情況下,就應該站出來,向社會大眾澄清他們對愛滋病的疑慮、對感染者的誤解;因為這是一個覺醒的過程,不只是感染者對自身權益的覺醒,同時也是社會大眾對愛滋病、對感染者的覺醒。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