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謝鈺清/台北報導】自一九九七年財團法人台灣露德協會創立以來,為愛滋感染者提供了個案協助訪視、中途之家、入監訪視感染愛滋的收容人等服務。社工在進行服務的時候,看見了一般人所看不見的另一個世界。

露德協會集合了社工、志工,定期到各縣市的監所探訪感染愛滋的受刑人,提供急難救助、舉辦衛生講座、維持其藥物不中斷等各種服務。在去監所服務的過程中,也看到了感染愛滋的收容人所遭受到了許多的不平等待遇。

露德協會的副主任兼社工督導陳玟如表示,在她去監所訪視感染者的經驗裡,有些監所真的很好,但在一些監所裡,因為監所管理者因為對愛滋疾病的不了解,在管理方式顯現出了對感染者的歧視。一般人和感染者一起生活,是不會被傳染的,但在監所裡,愛滋感染者卻被收容在隔離的舍房,以及有著特殊的編號,有如被貼上了標籤一般。另外,一般的收容人只要表現良好,是可以到監所內的廠房工作的,但感染愛滋的收容人卻不被允許去工作。

社工們到監所除了要和收容人接觸,對他們進行心理的輔導、提供醫療資訊的諮詢外,經常要和管理者反應,這些感染者在監所裡所遇到的問題,如因為被隔離收容所帶來的異樣眼光、工作權的問題,以及感染者在監所裡的醫療資源不足的情形,這都是要由社工要去和監所管理階層溝通的,甚至曾有社工因此和監所鬧翻。

露德協會的公關專員楊家琪說,這是因為社會對愛滋病的認識不足,才會有這樣的現象,其實愛滋真的並沒有這麼可怕。她也談到,感染者在監所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在女性方面更是嚴重,因為女性收容人較少,有些監所只有一兩個感染者被隔離收容,有些收容人一個人住在一間房,根本無法接觸到任何人,甚至曾有個案向露德的同仁表示,有時連在舍房裡看到一隻蜘蛛,都會因為難得看到其他的生命而感到開心。

陳玟如表示,常常有個案跟她說:「社會總是叫我們更生,但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更生,因為我從來沒有過過一般的生活。」她也說到,我們常常以主流社會的價值標準,去評判他們,但卻往往忘了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另外,社會要他們給自己機會,但社會卻不一定會給他們機會,他們出獄後找工作四處碰壁,便是很好的例子。

陳玟如說:「每一個個案都是我的老師,我看到了生命的韌性,陪他們走過很多歷程,我也好像過了好幾輩子。」陳玟如表示,在她輔導的經驗裡,她看到了社會的不同面相,開始以更包容的角度去看待世界。在和每個個案的相處中,其實彼此是互相陪伴的,有挫折,但也有正面的影響,而且見識到了很多不同的文化,如藥癮文化、同志文化等,豐富了她人生的視野。

https://www.youtube.com/embed/4dE2uUe4KvM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