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游育仁/ 生命力報導】「我們只要求勞委會好好監督老闆,把欠我們的還給我們,」在耀元電子工作已十八年的張淑花激動地說。

五月十五日,是勞委會主委詹火生就職滿百日的日子,在這一天,有數個因為資方惡性關廠導致權益受損的工廠員工自救會,陸續到勞委會前抗爭,希望詹火生能協助勞工,提出進一步的解決之道。這些勞工之中,有進行抗爭已五百多天的東菱自救會,也有剛在勞動節前夕被資方惡性關廠的桃園耀元電子自救會,以及月底將要關廠的三重太中電子員工。

東菱自救會在去年此時,便於勞委會門口絕食夜宿,使得當時新上任的勞委會主委許介圭召開公聽會,並於一個月後提出就業獎助與就業貸款兩項因應方案。然而,自救會會長吳菊梅指出,就業獎助需於找到新職業後連續工作六個月,才能領到一年最多六萬元,「連吃飯都不夠」,根本無法幫助勞工。

至於所謂的就業貸款,是指資方欠勞工多少資遣費,勞工便可向勞委會貸多少錢,第一年免還,但自第二年起,勞工需依年息三釐償還本息。自救會指出,這樣反而使勞工「從債權人變成債務人(欠政府錢)」,問題並沒有解決。他們認為,政府應該代位求償,先墊付關廠工人的資遣費,再由公權力向雇主催討。

而最近才遭受關廠失業的耀元電子,則發動了一百六十多位勞工,前來勞委會與資方談判。耀元的員工指出,資方在四月三十日下午才告訴他們歇業關廠,違反應於一個月前公告的規定;此外,資方也積欠員工的勞健保費以及未提撥退休準備金,再加上資方已經脫產,並將土地、廠房等資產向銀行超貸,使得他們求償無門,即使拍賣雇主資產,銀行也排在第一順位,因此他們希望藉由勞委會的協助,能與資方達成協議。

至於太中電子,資方之前已陸續資遣許多員工,目前還剩下四十多位,而資方將於五月底關廠。然而其中有二十多位到七月便可達到辦理退休的二十五年年資,因此他們認為資方明顯是在逃避退休金給付,此外,資方也表示目前沒有現金支付資遣費,需等到土地拍賣掉以後才有辦法,但何時則不能確定。

東菱自救會的會長吳菊梅認為,耀元和東菱的老闆幾乎就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首先,兩方的雇主都先行脫產,藉此逃避支付資遣費;其次,資方也都將土地、廠房等資產向銀行超貸,除了資金流向不明外,法院拍賣這些資產的所得也必須以銀行為第一補償順位,勞工一毛錢也拿不到。而雇主積欠勞健保費用,以及未依法提撥勞工退休準備金,也是惡性關廠案件中經常可見的。吳菊梅和其他許多勞工都質疑,為什麼銀行可以超貸給這些雇主?為什麼政府沒有盡到監督的責任,而放任雇主如此行事?

「我們只要求勞委會好好監督老闆,把欠我們的還給我們,」耀元電子的張淑花激動地說。她在耀元已工作了十八年,家中有兩個各讀國中、小的小孩。「為了維持家庭生計,只好站出來爭取啊,」她說,工廠說關就關,但是現在找工作「人家都不要三十五歲以上的,」張淑花一臉無奈。

同樣的情況,東菱的員工感觸更深。「現在很多電子零件小到要用顯微鏡看呢,我們這些人眼力、手工都沒辦法了,」四十二歲的陳金蘭說。她在東菱做了二十四年,只差一年便可退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如今她在另一家電子廠上班,但因為技術進步,需要很細密的專配,使她覺得再做也做不了幾年,「但是只有五、六年年資,也沒有辦法申請退休金啊!」她認為,東菱的老闆明顯違法,但卻可以躲起來,不受到法律制裁,「政府都要求勞工要依法行事,那當雇主違法呢?政府又做了什麼?」

在勞工們的陳情之下,勞委會先後與耀元及東菱等代表協商,而最後的協商結果,耀元案要等隔天董事長張君寶到勞委會簽下切結書,限期清查積欠勞工的金額與資方的財產,也因此耀元的員工決定夜宿勞委會,確保隔日老闆會簽下切結書。至於東菱的部份,勞委會副主委指出失業保險即將開辦,開辦後將廢止就業貸款,東菱的員工要把握此機會。此外,勞委會也叮嚀太中的勞工要小心資方在關廠前將廠內機器拍賣掉,損失自己的利益。

在確定要夜宿勞委會後,耀元的員工便鋪好布條、煮好晚餐,許多年輕的員工吃完飯便開始玩撲克牌。東菱自救會的會長吳菊梅在離開時,在車上看著車窗外的他們,感慨地說:「希望他們能很快就有圓滿的解決,要不然走上抗爭的路,可是很辛苦的。」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