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黃名玉/生命力報導】「從小我就在傳統的大家下成長,不論我有什麼樣的興趣及想法,我都只能壓抑」現在身為台北佛教觀音線協會志工的金正元這樣說,他不知道原來事情是可以選擇的,因為從小到大,母親的意見就是他的意見。

台北佛教觀音線協會志工的金正元,從小就在傳統的大家庭下成長,由於父母權威性的教育,導致個性及觀念上有所偏差,在幾次因緣際會下,接觸了觀音線,才漸漸慢慢改變自己封閉的個性,打開胸襟投身於志工行列,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將愛散播在社會的每個角落。 

「從小我就在傳統的大家下成長,不論我有什麼樣的興趣及想法,我都只能壓抑。」金正元說,從小就在非常傳統的大家庭成長,父親與母親的封閉式及強勢觀念的教育導致他對周邊事物沒有正確的觀念,以及在個性方面有所偏差,人際關係不佳。 

「我從來不知道可以替自己爭取什麼。」小時候的金正元對童軍活動很有興趣,可是在當時家庭的壓力下,他不但不敢表達,還強迫自己壓抑下去,直到大學才在一次的機會之下圓了參加童軍團的夢。因為他的生長家庭給他的教育,讓他變的很封閉,在之後的求學及就業路上,都帶給他很大的困擾。一直到九年前,當金正元接觸台北佛教觀音線協會志工訓練班,才開啟他走向人生的另一條道路。

在太太的介紹下,金正元開始來到台北佛教觀音線協會。金正元說,在這裡一開始輔導老師會個別面談及輔導,在不斷的諮詢中,察覺自己的內在深層問題。「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暢所欲言的表達自我的想法,第一次我了解金正元可以代表我自己。」 

在這裡金正元先接受電話協談,由觀音線協會的專業工作人員及受有專業訓練的協談志工,提供真誠關懷的支持,陪他一起面對他所遇到的問題。於是,原先有些排斥的金正元,也因此漸漸的接受了這裡。接著,他接受了個別晤談,也就是由諮商心理與社會工作的專業人員,以嚴謹的專業服務熱忱,稟持絕對尊重與保密的原則,協助他處理他在人生信仰、人際關係及生涯發展和其他個人生活適應等問題。最後,他透過參與小型團體彼此開放、坦誠的互動,經由相互觀摩、協助、探索、練習的過程,認識用更寬的角度去思考、去學習。 

此外,他還加入了這裡每年舉辦志工訓練活動,希望能推廣社會心理衛生教育,發揮自助助人功能。金正元還參與課程作自我進修,課程還有分級,按部就班的上課及接受輔導,再加上這裡每個人都非常親切,像是個大家庭。「我就這樣慢慢的走出成長的痛楚,漸漸的迎接重生的喜悅。」 

在接受輔導和自己的努力及掙扎之後,金正元終於確認自己要走的路,用自己的力量彌補了童年的不足。去年考取鄉土語言執照,目前在國民小學擔任鄉土語言兼任老師。他說:「教書賺不了什麼錢,不過這是我想做的事,也是我的興趣。」 

他也在觀音線協會當志工,將自己奉獻於公益事業。他表示,其實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也是在幫助自己,藉著幫助他人瞭解他人的想法及困難更瞭解自己評估自己,他是用這樣的心態再為社會服務,為大眾奉獻心力。 

延伸閱讀:

台北佛教觀音線協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