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欣怡報導】「走過心碎的憂鬱症之路, 看到天邊的彩虹在對我微笑,我知道我曾很認真地走過,我要努力留下生命的痕跡。」曾經罹患重鬱症患者的阿毛(化名)這麼說。阿毛從三年前開始發病,在歷經過人生中的低潮期後,目前已重新學會了融入人群、學習如何與人相處,不再抗拒這個世界與自己的互動。

重鬱症使阿毛十九歲時心頭萌上一層陰影,進入與自己理想中有段差距的大學後,每天逃避與沉溺於網路世界當中,生活的重心與人際互動建立於虛擬的空間,與家庭與朋友的關係十分冷淡與陌生;久而久之,很難從網路世界中轉移融入人群,感到挫折並開始對事情感到失去興趣,缺乏自信心,整天心情不好。

阿毛說,那時他很自暴自棄,容易因為別人的眼神舉止去多想自己是個沒有用的人,常常想與其這樣痛苦,那自殺會不會比較好?他曾經嘗試割腕吞安眠藥物等方法,一次次的折磨自己身體。當母親發現他的行為後,就開始接受醫生治療,一開始服藥的效果並沒有很好,而且有些副作用;後來參加醫院安排的心理諮商治療,以及日間照料病房後,睡眠開始慢慢正常,也比較想講話,另外在團體治療中,認識了其他相同的病友,可以互相鼓勵彼此。

重新面對現實世界的這段時間中,他開始重新學習和人相處的技巧,重新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態,不再過度敏感於別人對他的眼神、言語;過了半年之後,回到學校開始上比較簡易的課程,回到校園生活。

在罹患重鬱症期間,阿毛除了求助身心科的醫生外,也經由心理輔導志工和董氏基金會的心理衛生組、憂鬱症防治協會的人員連絡;在他們的鼓勵之下,參加他們所舉辦的聚會、活動,從原本的被動到後來變成固定的成員,逐漸認識了很多朋友。

「當我正處在無助的光陰裡,憂鬱症就像是一種黑色的氣體,任意變化它的形體充滿再我的每一個角落,覆蓋我的所有色彩時,我最感謝的是我的媽媽。」阿毛述說自己從小就是單親家庭,在這段期間他的媽媽包容著他的情緒、不斷的給他支持;而醫院裡的醫護人員和志工們也是一路陪他走來,不斷鼓勵他爬出人生中這一個大坑洞。

「我很感謝這些人在我生命中的意義,以前曾過度在意別人的眼光,曾為那些人的對待而輕看自己;如今我才知道自己是很特別的,我的價值不在他們的眼中,而是在自己心裡。」阿毛很認真的這樣說著,到現在,他很高興自己能發現原來生命可以如此簡單如此美好!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