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游皓雲/生命力報導】「赤子心教育基金會」是大台北地區唯一針對過動兒提供服務的團體,基金會董事長韋玲玲表示,基金會提供過動兒家庭相關諮詢、舉辦營隊活動、推動法令修訂,進入校園推廣、舉辦座談、發行相關之文宣品、並同時致力於過動兒相關研究及發展。

韋玲玲表示,台灣目前有百分之九十五的過動兒,在學校都就讀普通班,智力正常的過動學生因為外表與一般人相似,老師們很難了解其學習或生活上的困難,在一般社會大眾對於過動兒大多沒有很深入了解的情況下,不管是老師、同學,大多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也因為如此,過動兒的求學之路,總是跌跌撞撞,走得特別艱辛。

基金會成立之後,來自不同家庭的過動兒家長,得以聚集在一起,交換彼此教養過動兒的心得,並且同時也集合多人的力量,一起尋求過動兒相關的資源,在互相討論的過程中,參加基金會的家長大量吸收到各方相關資訊,在台灣對於過動兒的醫療、教育等資源還不完備的情況下,家長們把孩子一點一滴帶大的同時,個個也都身經百戰。 

台灣在民國八十六年五月正式頒佈實施特殊教育法,然而事實仍然與法規中的相關規定有極大的落差。前基金會執行長蔡太太,目前就讀國中的孩子也是過動兒。從孩子開始求學時,她就實際體會到了台灣在過動兒教育方面的層層問題,她說,大部分的老師在整個師範教育養成過程中,對特殊教育這個領域了解有限,在遇到過動兒的學生時,就不知道要如何處理,也不知道如何教導班上同學要怎麼和過動兒的同學相處,甚至如何和學生解釋過動兒的小朋友到底有哪些地方和一般人不同。 

針對這方面的教育問題,蔡太太說,雖然目前相關單位有提供老師們關於過動兒的教育研習課程,但這樣的教育研習,大多僅止於課堂講授,缺乏實務經驗的累積,大部分老師,真正遇到過動兒學生時,還是會手足無措。比較實際的方法,應該是考慮讓參與研習的老師,在研習過程中實際去教導一班過動兒的孩子,然後再針對所遇到的問題做討論,這樣的效果就會比只是單向的聽課要大的多。 

蔡太太表示,在內部問題方面,過動兒孩子身上可能出現的情況有低自尊、低成就、自我放棄、內心感到孤單、不喜歡自己、無希望感;而外部問題方面,則是統整和溝通能力的問題,例如同樣是讀完一課課文,一般的孩子可能就有能力自己說出來課文的大綱,掌握住重點,但是這個看似容易的動作,對於過動兒的孩子來說,卻是相當的吃力,至於要把內心的想法、感覺,從嘴巴裡完整的說出來,對過動兒來說,更是困難。 

蔡太太說,過動兒需要的,應該是一個完整的個別化教育計劃,一套專為過動兒設計的合適教學策略。在求學階段,針對過動兒的人際互動、自我洞察、社交技巧、情緒管理…等方面,做個別的輔導。在升學階段,應對過動兒設計一套適合他們的評分標準,甚至是在大型升學考試中,能有針對過動兒考生的考場服務。在兵役階段,能給予過動兒適當的照顧。除了教育之外,就業問題,也是許多過動兒家長所擔心的,目前社會大眾對於過動兒的認識仍嫌不足,過動兒在求職上也就困難重重,加上過動兒並不能領殘障手冊,在法律上又少了一層保障。 

蔡太太並且指出,台灣目前對於過動兒相關資源的整合,仍然有很多可以改善的空間,像是專業的教育網路、完整的醫療系統、健全的社工、個案管理、諮詢機構、對於過動兒家長的教育等。過動兒的家長,常常就是為了這取得這些資源而疲於奔命,同時也分散了能夠專心教養過動兒孩子的心力。蔡太太說,過動兒的家長,為了孩子已經是夠心力交瘁的了,這些統整的工作,希望能由政府來做,也希望有意願幫助過動兒學習、成長的各界人士,能主動與過動兒相關團體聯繫,讓家長能夠心有餘力,好好的陪著孩子長大,做孩子成長過程中的最佳陪伴者。 

延伸閱讀

過動兒缺乏完整教養網絡─李寶梅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