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鈞美報導】為了讓身心障礙人士能有更好的旅遊品質和生活空間,許朝富架設了行無礙生活網,讓每一個對「無障礙」有興趣的人能有個可以交流的平台。同時,他也架設了一個名為「帶著輪椅去旅行」的部落格,除了分享自身的旅遊經驗之外,也希望能更快速的傳遞無障礙的相關訊息,讓社會大眾可以及時接收到。

四、五年前,當許朝富在殘障聯盟工作時,因為工作所需,時常要四處奔波,以調查各地的殘障政策推廣的如何,導致他一年中就會環島三到四次。當他在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常常遭遇到不方便的狀況,像是進入月台的通道,只有樓梯沒有電梯或無障礙坡道、無法輕易的上下火車等等,唯一的克服方式只有「人力搬運」。

但是早期社會的觀念卻總會將責任怪罪在身心障礙者身上,認為身心障礙者既然不方便行動,那就不要出門「麻煩」別人,害得服務人員的工作量加重。這樣的想法限制住了大多數的身心障礙者,讓他們不敢輕易的出門或者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

但許朝富的同事們卻努力的捍衛自己的「權利」,他們認為人生而平等,既然人都有「行的權利」,那為什麼獨獨只有身心障礙者沒有呢?所以他們努力的向火車站的工作人員爭取,希望他們不要吝於伸出援助之手。而這樣的觀念也改變了許朝富的想法,他說:「我可以選擇不搭這些大眾交通工具,但是,下一個身心障礙者還是要搭;我們不是只為了自己的權利,而是為了大多數身心障礙者的權益。」

從此,許朝富就開始了他的「無障礙」生涯,每當他到達一個地方之後,就會開始觀察當地的無障礙設施,評估這些地方是否適合身心障礙者。倘若有所缺失,就立刻記下,並向有關單位反應,希望能夠盡快改善,許朝富說:「不僅僅只是無障礙旅遊而已,我希望能夠做到『無障礙生活』,讓身心障礙者能夠住的更方便。」

「從來沒有一次花錢花的這麼快樂過。」當許朝富前往英國旅遊時,他覺得自己真正像個人,或許該說是,第一次被當成「普通人」來對待。當時的他正前往一座古堡參觀,門外的售票員對許朝富說:「你全票,陪伴者免費。」許朝富以為自己聽錯了,再向售票員詢問一次才知道,原來在英國人的眼中,身心障礙者雖然行動不方便,但仍然是個成人,所以應該要收取全票;而陪伴者是負責陪著身心障礙者的,比較辛苦,所以應該要免費。當下,許朝富開心的掏出錢包,快樂的付了門票錢,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感覺自己是個「真正的人」。

除此之外,許朝富還曾經在英國的車站裡遇到電梯故障,使他無法順利進入月台的狀況。倘若是在台灣,解決的方法有兩種:一是請身心障礙者不要搭乘,一是以人力的方式將身心障礙者扛到搭車的地方。但是在英國,他們認為用人力的方式太危險,怕造成意外,所以就請許朝富改搭計程車前往目的地,至於車錢,則全額由英國政府支付。

原本只需要大約新台幣兩、三百元的車程,換成計程車費後變成兩、三千元,讓許朝富吃了一驚。他向計程車司機詢問,這樣的車費全額由國家支付,那國家豈不是太損失了嗎?沒有想到計程車司機竟回答說:「不會阿,因為你的權利比什麼都重要。」

計程車司機的一句話,讓許朝富陷入了深思,在英國,所有人都知道人的權利的重要性,「那台灣呢?台灣對於身心障礙者的權益,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而當許朝富前往日本旅遊時,更深切的體認到,日本的通報系統做的非常好,在他尚未下車前,日本的服務人員就已經站在月台上等待了,當他下車後便立即上前服務,詢問他的目的地並立即替他安排旅遊行程,再將他送上車,等他到達目的地時,又是另一個相同的服務的開始。

許朝富說,從英國與日本的兩個旅遊經驗中,他發現,英國是「尊重」,而日本是「貼心」。英國重視人權,所以尊重身心障礙者,只要身心障礙者不出聲要求工作人員的幫忙,那他們就會認為這個身心障礙者可以應付所有的事情。日本則是走貼心路線,這或許跟日本已經進入高齡化社會有關,所以當身心障礙者前往日本旅遊時,就會感受到日本人的細心照顧。這或許也可以看成是歐洲與亞洲對待身心障礙者不同的方式。

反觀台灣的「無障礙」,雖然名為無障礙,但對身心障礙者而言,有時還比平常更障礙,所以許朝富致力在打造無障礙空間,不但希望能讓身心障礙者擁有無障礙旅遊,更希望能替身心障礙者打造一個無障礙生活。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