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者手把手教你如何「皂」亮幸福

【記者古采柔、黃晴/台北市報導】走進台北市民權西路上的「愛幸福庇護工場」,熟成架上一塊又一塊的手工皂映入眼簾,濃濃的草本香中還聞得到一絲絲薑黃氣味。與市面上的肥皂廠間不同,「愛幸福庇護工場」是由台灣視障協會所設立,專為多重障礙與視多障者提供一個安心的就業環境,並且給予他們協助與支持。

熟成架上的手工皂,是庇護性員工堆起的心血結晶。 攝影/古采柔

一切從「打皂」開始

一顆手工皂的產製前後共有十一道工序,一開始的備料與量油鹼會經由就業服務員測量比例,之後備好一鍋鍋的原料,交到庇護員工手上來進行打皂。打皂是每一位成員進入工場後第一件要學會的事情,而這項步驟會由技輔員從旁指導,透過做中學的方式直接練習打皂技巧。

初學的過程中會有皂糊打不均勻的狀況發生,但是通常多加練習便可以熟能生巧,在慢慢熟悉打皂技法以後,會再依據員工的障別評估是否能往其他工序進行學習。調配好的皂糊會經由手打十五分鐘,再搭配著電動輔助進行打皂,而一鍋皂的完成大約需要四十分鐘。

製皂的十一道工序。 圖片提供/愛幸福庇護工場
為確保工作安全,庇護工場的員工皆會配戴護目鏡、手套等防護措施,而正在執行打皂工序的煌文,手肘上包覆的是叫作「沙包」的輔具。 攝影/古采柔

打皂時,皂糊若能打得稠一點,失敗率就會比較低。然而,在皂糊稠了以後,高濃度的皂糊卻會使得表面凹凸而不平整,導致手工皂的外型需再做後續修整。技術輔導員於是突發奇想,自己製作了陽春版的簡易刮板。在幫助身障員工進行皂糊入模的階段時,盡可能刮勻肥皂的表面,如此一來便能減少手工皂的消耗。緊接著就可以分裝進模具裡,並送到保溫箱中靜置一天。

技輔員將皂糊刮勻以後,轉交給庇護性員工上蓋。 攝影/古采柔

乍看人人可以勝任的簡單步驟,對工場裡的庇護性員工卻並不輕鬆。事實上,工場針對每一位夥伴進行專業分工,透過初步評量表判斷他們能從事哪幾道工序。儘管如此,能力相對好的庇護性員工也無法包辦每一道製作工序,個別分工皆是依照他們的能力來進行安排。

主任許惠如表示:「腦麻的員工只能從事最基礎的打皂工作,而可以製成手工皂六項工序的自閉症員工也非常的不容易。」像是在工場裡語言表達有困難的多障者煌文,肢體上因為手臂的張力不足,所以會帶著沙包這項輔具來進行打皂工序,而其他相對需要使用到精細動作的步驟,便無法勝任。正因如此,庇護工場把每一道工序都切得很細,儘管手工皂的學習門檻不高,但對多重障礙的員工而言,一步一腳印,他們需要走得是很長遠的路。

經過整整二十四小時待在保溫箱裡的手工皂,在化學反應釋放熱能後,會在隔天早上被取出,進入切皂的程序。當一塊一塊的手工皂成形,後續就是蓋皂章的步驟,會分別印上專屬的「氣味字章」,便能送入熟成區進行晾皂。

在庇護工場的小角落,同仁正將製好的薑黃皂押印皂章。 攝影/古采柔

對智能障礙的夥伴來說,因為空間感比較不足的關係,晾皂成為一件苦差事。手工皂被排得歪歪斜斜是常有的狀況,但要解決排皂的困難其實很簡單,只要搭配一根棍子讓庇護性員工沿著排皂,便能突破他們空間感的限制。

能看見庇護性就業者的困難是很重要的,庇護工場在工作細節上的改良可不只一例。像是在肥皂脫模以後,用來盛裝手工皂的矽膠皂盒會由庇護員工進行洗模,然而每一位成員的身體限制不同,他們可能是單手不方便,以致於拿著模具時就無法同時做清洗。許主任想:「該用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們單手操作更順利呢?」後來,工場同仁在清洗台上放置了一個較高的網架,這便是用最簡單的方式,幫助肢體障礙的夥伴。因為有了架高的網子,他們總算能將模具便利地置放在上面做清洗。

工場裡的陀螺人生

如果說庇護工場是一艘船,許主任就像是「愛幸福庇護工場」的營運掌舵手,而就業服務員和技術輔導員宛如支撐其航行的水手,是工場裡至關重要的靈魂人物。就服員和技輔員是手工皂得以製成的把關者,無論是庇護性員工可以做或不能做的工作,他們全部都要會。像是手工皂精油、強鹼的配方調製,或是打皂完成的分盒、讓皂糊均勻等階段,每一道工序,層層的細節都不能馬虎。

就服員和技輔員的使命,是照顧好庇護性員工與生產線上的一切事務。 攝影/古采柔

許主任感慨:「其實就業服務員和技術輔導員也如同庇護性就業者,需要社會大眾多一點的關心。每一位同仁幾乎是從一早進進到工場,就像陀螺一樣一直轉轉轉,無法歇息,轉到五點下班才可以坐下來,邊完成手邊工作,邊聊聊天。」

寄到偏鄉的愛心皂屑

經過一個月的晾皂時間,一塊塊從架上取出的手工皂得以進入最終的削皂階段,這是為了讓庇護工場的手工皂能更完美呈現在大家面前,整理成賣相佳的好肥皂,進而包裝、出貨。

然而,削下來的皂屑去哪了?庇護工場的同仁上網搜尋全台偏鄉國小,一間一間打電話去問,只要他們有需要,「愛幸福庇護工場」就會寄出一箱皂屑。許主任表示:「我們已經送出上千公斤的皂屑。」皂屑的重製工序過於繁雜,工場的夥伴做不來,而最好的利用便是將其寄出,這些皂屑只要加點水,捏一捏後,就能變回成塊狀的肥皂,可以提供小朋友們洗手。

削皂以後所產生的皂屑,庇護工場會將其蒐集成袋。 攝影/黃晴

打造「愛幸福手工皂」的自我品牌

回歸到為什麼要以製作手工皂作為庇護工場的起點?負責行政管理的林秀梅主任說:「手工皂屬於消耗性商品,只要我們的產品夠好,又能把握住天然的要點,對社會大眾而言,回購率會慢慢提高,對協會及工場的永續經營是有幫助的。」

面對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愛幸福庇護工場」每天出產一千顆的手工皂,主要的銷售客群是中小企業的老闆,透過廣告行銷讓企業主看見他們。

林主任表示,工場將陸續推出寵物皂、美人皂等多元皂種。 攝影/古采柔

二〇一八年開始,「愛幸福庇護工場」考慮以報紙夾寄的宣傳方式,不僅要提高手工皂的能見度,也想建立社會大眾對庇護工場品牌的信心。林主任說:「我們希望顧客來買我們的手工皂,並非只是因為愛心,而可以是因為我們的手工皂夠好、夠讚!」秉持著務實的經營理念,「愛幸福庇護工場」強調一步一腳印的努力成果,決心茁壯成社會大眾皆知並信任的社福品牌。

採訪側記

來到「愛幸福庇護工場」,人都還沒踏進工作室便已經先聞到了濃濃香皂味,裡面的庇護性員工無一不是賣力地打著手上那一鍋皂。其實,一顆手工皂的製作工序說難不難,說簡單也沒那麼簡單,毫無疑問的是,這些都是每一位庇護性員工和輔導同仁的心血所製成,而他們的用心,造就了今日的「愛幸福庇護工場」。

延伸閱讀

工廠訓練助成長 轉銜服務幫就業

輪椅國標舞 轉出新世界

脊柱裂病患與家屬共組協會 一起走出新生命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