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杜艾倫/生命力報導】

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九十,阿蘭走過身體的劇烈疼痛,揮別心裡的烏雲,堅強的毅力讓她走出傷痛,穩定的工作成為她生活的重心,讓阿蘭變成獨立的新女性。

一九九八年,阿蘭(化名)因瓦斯氣爆,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九十,堅強的意志力支撐她度過生死關頭,重新體驗生命的可貴;現在的阿蘭,在陽光加油站擔任收銀員,問她體力負荷的了嗎,她說:「我盡量讓自己去適應。」雖然累,阿蘭卻十分珍惜這份穩定的工作。 

事發後的阿蘭在醫院躺了一年兩個月,當時陽光重建中心的社工都會去拜訪一些傷友,希望能安排他們做出院後的復健工作,那時候的阿蘭嚴重燒傷到完全無法行動,「那時我就知道,將來我一定得到陽光,才有辦法再像以前那樣走路,出院當天,我坐著輪椅,直接就到了陽光。」阿蘭說。在陽光重建中心復健了整整兩年,這段期間做過無數次並且不定時的重建手術,「除了開刀的時候,我真的是全年無休的在做復健。」阿蘭說。 

幫助阿蘭做復健的治療師涂育嫺說,阿蘭在復健初期忍受不了疼痛而掉淚,一想到復健,阿蘭就覺得很害怕,到了復健後期,阿蘭看到新來的傷友,都會熱情的去鼓勵他們,「阿蘭真的很活潑健談,人生態度也很積極。」讓涂育嫻印象最深的,就是在阿蘭還沒做咬合關節的手術之前,嘴巴能張開的範圍很小,吃的東西必須切成小塊,甚至只能吸麵條,做完手術之後,吃的份量變多,體力變得更好,阿蘭的心情也有了很大的轉變,「這算是一個轉捩點,讓阿蘭更有動力去計畫復健後的人生。」涂育嫺說。 

阿蘭說,復健期間,她的父母親一直陪伴、支持她,「復健這條路真的走的很辛苦也很痛苦,過程因人而異,但要自己懂得去調適,才能真正走出傷痛。」阿蘭現在必須過著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身體上的痛楚和心理上的陰影,對阿蘭來說,都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毅力才能真正的克服,她說:「人生的磨練經歷過了,也調適好了,未來要怎麼過,比以前的種種要來的重要。」 

等到復健結束,阿蘭接受職業評量,到南京站的陽光販賣店工作,一直到民國二○○三年二月,另一個庇護工廠陽光加油站籌備開幕,才被調去幫忙。阿蘭說,加油站的工作比販賣店累多了,販賣店在沒客人的時候還能休息,加油站可得一直站著服務。即使如此,有著一份穩定的工作,讓阿蘭證明了自己的能力,生活也有了重心。 

「阿蘭很懂得為自己打算,遇到困難也會積極的去克服。」涂育嫺說。阿蘭的手腳在重創之後,雖然在經過復健後大有進展,手指頭的部分還是不太靈活,有時比較細微的動作,對阿蘭來講,還是很吃力的。涂育嫺說,阿蘭在販賣店工作的時候,客人時常把零錢放在桌上,阿蘭就得花更多的時間和力氣去收桌上的零錢,於是,她會請客人把零錢直接拿給她,希望客人體會她的難處,服務也相對的更順利、更周到。 

開始工作後,阿蘭決定獨立生活,在她心中,雖然已經離婚,總覺得自己畢竟是嫁出去的女兒,待在娘家讓她覺得有寄人籬下的感覺,她說:「既然有了穩定的收入,我不想再當父母的包袱,我要搬出去,自己一人住,只要我可以動,我就要靠自己。」不顧父母的反對,阿蘭仍然執意自己的想法,最後,她的父母看到她身體和心理的恢復情況都很好,生活也已經步入了正常軌道,也就放心的讓阿蘭一個人生活。 

在阿蘭開始上班之後,她兒子就搬過去和她一起住。阿蘭說,她的兒子看到媽媽積極勇敢走出傷痛的一面,給了他很正面的影響,她兒子以前經常翹家,和媽媽一起生活之後,白天打工,晚上上課,規律的生活讓阿蘭覺得很欣慰。這一路走來,阿蘭非常感謝陽光重建中心的幫助,從在醫院開始接觸病患,安排復健計畫,一直到幫助傷友到庇護工廠工作,「陽光福利基金會歷史悠久,對於傷友的幫助,都有完善的體制,每一個部分都有專屬的社工做輔導,對我們的生理和心理,都帶來很大的幫助。」阿蘭說。 

阿蘭說,陽光基金會目前有洗車中心、販賣店和加油站三個庇護工廠,但是對龐大的弱勢族群來說是不夠的,因此,同樣身為弱勢團體的一份子,阿蘭呼籲,希望社會大眾能夠提供身心障礙者多一點的工作機會,也給他們多一點的掌聲。 

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 陽光加油站人員招募說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