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思芹/生命力報導】現年五十二歲的賞天瑞,是在今年的三月,經醫師診斷證實患有肺癌。一開始賞天瑞是因為不舒服看病,診所醫生以為他患感冒。然而自己的咳嗽一直好不起來,於是他到醫院接受x光等檢查,後來才發現患了癌症。在知道病情之後他不斷地接受化學治療,並且每個月做追蹤檢查。

除了治療之外,賞天瑞還參加萬芳醫院放射腫瘤科志工的培訓課程,結束培訓後於八月份開始當志工。他說,當有人問起為甚麼做志工時,他總會告訴對方,自己已經接受服務那麼久了,既然因為生病沒有辦法上班,有時間就做志工,「能盡多少心力就去做」。

賞天瑞在探望病人時,會先問候病人,了解他的需求,如果病人有任何需要轉告醫師的地方,他們做志工的就會幫忙轉告。在聊天時,賞天瑞會鼓勵病人,也會做經驗的分享。他說,因為自己患病,知道治療過程的滋味,所以和病人比較聊得起來。當病人知道他也是癌症病患時,也希望他能夠趕快站起來。

有一位年輕的肝癌患者,一聽到自己需要做光子刀的雷射治療時,非常害怕,一直悶悶不樂的。主治醫師轉介這位病人給賞天瑞,請他向病人解釋治療的情況。賞天瑞說,很多人以為光子刀是刀,其實是一種雷射治療,當那位病人了解之後,比較不害怕,心情也變得比較開朗,從不講話到肯和他人講話,後來做完治療後,現在已經回台南了。

賞天瑞說,很多人會把癌症和死亡劃上等號,其實癌症也是一種病,而不是死刑的一個判定。經過診斷後及早治療是很重要的,癌症要靠長期的追蹤,因此病人先要有心理建設。對抗癌症時,賞天瑞覺得,病人的家屬應全力配合醫生,要非常樂觀,陪伴著病人撐下去。

做化學治療的過程很辛苦,賞天瑞說:「要靠自己的毅力撐過去。」然而,他也有卻步的時候。他說,化學治療會帶來許多副作用,每次治療完之後,會感到嘔心,身上都是化學藥水的味道,聞到就想吐,而且吃不下東西。他有一陣子只吃冰淇淋,因為比較好吞食。賞天瑞曾經到了醫院門口,猶豫了二十分鐘,才上樓去接受治療。他說,當時他不想再打針,可是想到如果自己不想像其他的病人躺在床上,就得鼓起勇氣,繼續做治療。賞天瑞說:「其實治療的過程中還蠻孤獨的,因為感覺這條路終究是自己在走的。」

曾經看著一位病人離開人世的賞天瑞覺得,人活著不要太沒有尊嚴。他說,當末期病人經醫師診斷認為在最後關頭已經不行時,不應該再受搶救的痛苦。賞天瑞那時和其他志工、牧靈人員唱聖詩、禱告,最後那位病人在辭世之前,臉上掛著一絲的笑容。

萬芳醫院血液腫瘤科護理長湯梅芬,以及社工師王秀蘭說,賞天瑞是個很樂觀的人。賞天瑞笑著說:「人生下來就在哭了,何不笑著回去呢?」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