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A%BF%E6%95%B4%E5%A4%A7%E5%B0%8FIMGP38110505

【記者許富惠/台北報導】綽號「不然」,本名許逸凡,接觸獨立音樂很早,小學六年級用零用錢買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 豬頭皮「笑魁念歌」。甚至在小學的音樂課演唱豬頭皮的歌曲〈放尿歌〉:「透早起來欲放尿,放賈爽快嘛戚叉叫,隔壁的小姐有看著……」。對許逸凡來說,這另類的國小聆聽音樂經驗,是他對獨立音樂喜愛的開始。

在淡江大學念中文系時,許逸凡參加西洋音樂研究社,是超過三十年以上、勢力龐大的音樂性社團,1976樂團的阿凱和旺福樂團的小民都曾當過該社團的社長,部分台北有名的練團室,也是淡江西洋音樂研究社以前的社員所開。許逸凡自己在大學時期也組了樂團,擔任過鼓手的位置,「但很快發現自己不是那塊料」!純粹因為組團好玩,許逸凡也從沒想過以音樂謀生。大學畢業後念研究所,他說,心裡一直覺得有個東西很可惜,雖然不再繼續走這條路,「但是你可以為它做點事情」,許逸凡說,他能為這圈子作的不多,唯一能做的就是紀錄,至少讓大家知道台灣有過這些音樂活動。

他原本預期的這本書規模能作的更大、更廣。一開始他以為獨立音樂圈會非常支持他寫這本書,並給予他適時的援助,但許逸凡說實際上並非如此,甚至有些人覺得他做的這件事非常奇怪。原本有許多想要放在書裡的樂團採訪記錄,採訪完後,樂團團員告訴許逸凡還是不要將他們放到書裡,因為他們想要自己玩自己的就好,不想要讓別人知道,或是向樂團提出採訪要求遭到拒絕的也不少。採訪一些提供樂團現場音樂表演的店家時,某間店家負責人告訴他,「上網找資料就好啦!幹麻採訪我?」。或是遇到老闆娘百般刁難最後還是拒絕他的採訪。但是,因為還是有許多人的支持,讓他堅持一定要完成這本書。

從寫書、採訪過程中碰的許多釘子,讓他覺得「這個圈子不太團結」。不過他對於台灣獨立音樂的未來,絕對是保持樂觀的,「期望這個音樂市場、音樂環境改變的人變多了,我覺得這才是能夠把獨立音樂往上帶的力量」。只有消費者的喜好才能決定唱片銷售市場,當大家拒絕購買單純為商業利益而不追求音樂品質的專輯,同時開始傾向聆聽獨立音樂,大型唱片公司注意到市場的變化後會開始檢討、作出改變,才有可能把整個台灣音樂產業往上帶,許逸凡說。

許逸凡說他還是會繼續寫書,只不過不寫樂團了,而是一本介紹漫畫的書。「寫樂團太麻煩了」,他開玩笑的說。

在《地下好樂》這本書中,許逸凡用淺顯易懂的方式,釐清民眾對地下音樂的刻板印象,並提供獨立音樂的入門指南。

延伸閱讀

不然個人部落格

IM-NO獨立音樂線上新聞電子報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