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盧威廷/生命力報導】

愛盲文教基金會的視力協助員陳經宇說:「一般視力協助員的工作主要是報讀與文書處理兩種。報讀工作主要是幫助盲人讀出一些他們所需要的資料;文書處理工作則是將文字存到電腦內,利用軟體將資料改為點字圖形,再印出來供盲人使用。」

對於視障者來說,手指就是他們的眼睛,透過觸覺,他們可以看見我們明眼人所感受不到的世界。點字技術的普及,使得視障者的世界變得更開闊,與人際的互動也更加熱絡了。然而對於盲人來說,視力協助員則是使用各式輔具的最好幫手。一般視力協助員的工作主要是報讀與文書處理兩種。報讀工作主要是幫助盲人讀出一些他們所需要的資料;文書處理工作則是將文字存到電腦內,利用軟體將資料改為點字圖形,再印出來供盲人使用。

愛盲文教基金會的視力協助員陳經宇說:「要做這種服務工作,必須接受一系列的受訓,包括有服務流程說明、視障者的特質、一般人對視障者的錯誤概念、報讀技巧與方法、軟體應用方法、以及協助視障者的技巧,如道路引導來體驗視障者的需求。這些訓練過稱雖然很嚴格很辛苦,可是對於服務視障者的工作,卻是很重要的。」

在與視障者的互動中,交談上的技巧是很需要注意的地方。陳經宇說:「在對話之中,必須避諱視障者的世界中所無法意識到的東西。雖然並非所有視障者都是全盲的,但在交談上不能用自己所見的來描述,如顏色區分或是對字體字型的形容,舉一例來說:『今天的天空是水藍色的,好像你袖子的顏色。』這類的形容要盡量避免。因為這些人的世界中只有點字,有些人從來沒看過你講的東西,這樣的話語會造成他們的困擾。」

陳經宇說:「在我的工作中,令我印象很深的是一個長期服務的對象謝東玲小姐,她是先天全盲,現任按摩的工作。我主要是幫他翻譯圖書轉換成點字檔案,由我唸出給謝小姐校對。當後來她們翻譯的比我們唸的還快,她們靠手閱讀的速度,是出乎意料的快,點字對於我們來說算是蠻困難的,她們卻可以很輕鬆讀出來,很令人驚訝。」

對視協人員來說,發音的部分也是很重要。陳經宇說:「對於全盲的視障者來說,發音也是透過手來學習,從書本上一個字一個字摸,所以她們的發音都很標準,不像我們平常說話那樣可以用諧音。也因此,在做校對的工作時,對我們的國文程度也是一大考驗,我們的發音也必須很標準,否則她們可能會不了解我們在說什麼。」

點字書校對員謝東玲說:「我生下來眼睛就看不到,所以今天我能有工作和現在的一切,更應該有感謝和回饋的心。我做的點字書能清楚的把圖書中的知識完整的表達給盲人同胞們,我覺得很開心,也很感恩,因為我的一切也是靠前人的努力而來的。我覺得我受之於社會,理當為盲人同胞和社會回饋一己之力。很開心今天有這樣的社會福利,也希望我們的努力能為社會多帶一些溫暖。」

陳經宇說:「我服務過很多地方,得知盲人有很多不同的型態,也都很努力去追尋生命的價值。當我去拜訪他們,他們會熱切的招待我,讓我覺得能夠幫助他們,跟他們作朋友是一件很溫馨快樂的事,也讓我對盲人的生命價值的看法有很大的改變,了解生命的價值,並不侷限在身心健全者才能體會,就算是身心障礙者,也能將生命的價值創造的很有意義。」

陳經宇說:「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一個道理:『只要多花一些關心和注意,那麼諸如這樣的少數族群就不會那麼偏離社會。他們也會因為你我而更接近這社會。』只要社會多些愛、多些關懷,我們就離和諧的社會更進一步了。」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