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詹文喬/彰化報導】蚵藝文化協會理事長余季數年前為了照顧生病的父親,隨即放下手邊的工作,返回芳苑鄉王功村。他的妻子梁鳳蓉則接手余季父親的柑仔店(即:雜貨店)生意,梁鳳蓉發現王功漁村失業的問題很嚴重,於是問國立藝專(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前身)西畫組畢業的余季,能否製作代表地方特色的東西,協助改善當地環境。

余季想了想,象徵王功的地標除港邊的王者之弓跨海橋和芳苑燈塔,還有觀光客到王功必吃的蚵仔嗲。那蚵仔嗲以外的蚵殼可以創作素材嗎?對於妻子的建議,余季說,「一開始我蠻反對的。」對於一個從小就在王功長大而且受過藝術訓練的人來說,「蚵仔殼在貝類裡面算是長得很難看的。」

後來余季家裡請了菲傭,她工作之餘的興趣是彈吉他,可是家中並沒有這樣的樂器,「所以我和妻子就帶她到樂器行購買,隔壁恰好就是在賣紙黏土的商店。」這給了余季啟發,「用紙黏土當素材就能和蚵殼結合。」

「父親總是坐在柑仔店門口,幾位八十歲以上的老朋友常來閒聊,起先是一兩位,後來就愈來愈多,在店門口的榕樹下就形成老人國。……」這是余季最初嘗試的作品「老人國」,形式上偏向複雜的人物創作。

但余季不久便領悟到,所有的工藝都是一種傳承,於是他將蚵殼藝術品簡化,改而製作造型較簡單的「候鳥系列」。先用一條鉛線建構出骨架,加上一個牡蠣殼,然後使用自己研究出來的掺入蚵殼粉末的泥塑土,一隻潮間帶的候鳥就這麼完成了。「用蚵殼搭配這樣的材料,就能做出高蹺鴴、白鷺鷥和黑面琵鷺。」

王功蚵藝文化的推展其實有賴文建會的不斷資助,回憶起當時前監委黃煌雄率人考察海洋資源,余季說,同行的文建會科長吳華宗見他正在運用蚵殼創作人物,就建議他趕緊向文建會申請社區研習,歷時三年的培訓,才有現在蚵藝文化館的候鳥系列以及從二OO三年開館至今的生肖蚵藝品展示。

手工藝品不能量化生產,所以就要僱請很多人力來幫忙,余季認為這正是以人為基礎的核心價值,「不是看營業額高低,而是看能夠請到多少人。」在勞委會多元就業方案的協助之下,蚵藝協會目前已有十幾位工作人員,「希望到二O一一年的時候,來蚵藝協會上班的人士能夠達到二十多位。」

余季還說,當地中高齡的失業者,因為豐富的人生歷練,使他們能夠勝任導覽解說員一職,而人數佔全體工作人員一半的外籍媽媽們,則是進行產品研發以及擔任指導遊客製作蚵藝品的師資。

前往蚵藝文化館外頭的工作室,曾是蚵農的林東信目前在蚵藝文化協會擔任蚵田導覽解說員,正忙著用鑽孔機將蚵土底座打洞。他說工作室所生產的蚵藝品一部分放在蚵藝文化館供遊客參觀,其它的則用來販售,「過年時的銷量很大。」

越南籍新移民盧翠芬剛嫁過來台灣的時候還是一位家庭主婦,「後來接觸蚵藝,接著遇上余季夫婦,在蚵藝協會一待就是五年。」現在的她則是蚵藝協會留用的種子教師,負責每年的蚵藝品研發。

延伸閱讀

王功蚵藝文化協會

蚵藝文化協會痞客邦

王功蚵藝文化館 上演漁村改造進行式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