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鄭于瑄/生命力報導】以外勞人權為主題的「當代英雄,當代奴工」電影座談會,由台灣人權促進會、台北律師工會、公共電視聯合舉辦,影片描述各國來自菲律賓的勞工為了自身與家人的生存,離鄉背井到異鄉工作打拼。他們付出了許多代價,家庭可能因此分崩離析,親子、夫妻可能因此感情疏離,但是經濟的重擔仍然迫使他們不得不向外發展,尋求另一種人生。

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日前於會中通過:外勞薪資將包含食宿費在內。工作傷害受傷人協會秘書長顧玉玲,在「當代英雄,當代奴工」電影座談會中表示,外勞薪資含食宿費,造成外勞的實質薪資降低,換句話說,資本家的人事成本當然降低。「這項政策看起來影響不大,但在實質上降低了在台灣的外勞薪水,而且是非常大幅的降低。因為僱主跟外勞算食宿費的話,從一個月四、五千元到七千元都有,幾乎佔他們薪水的一半。」

經發會對於外勞政策的共識為「外勞引進必須以促進本勞就業為目標,同時是在補充性、總量管制及行業重新檢討等原則下繼續嚴格執行外勞緊縮政策。」就業組也決議,為了因應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有鑒於基本工資是法定制度,我國不應排除外勞適用。但為有效降低雇主的人事成本,外勞薪資可考慮包含食宿費。

顧玉玲說,外勞一開始就以比本勞勞動力更低的價格進入勞動力市場,資本家因而藉由勞動成本的降低獲得更多的利潤。而外勞薪資包含食宿費,實質上是壓低外勞的工資,更進一步藉此壓低本勞的勞動條件,以利資本家利潤的增長。一來引進外勞就已經排擠本勞的就業機會,導致失業人口的增加,本身就起壓低勞動力價格的作用,此時將外勞實質薪資降低,很顯然的使資本家對外勞的需求更高,當然造成失業率增加。追根究柢,外勞政策的重點仍在於如何降低資本家的人事成本,以提高資本家的利潤率。

「合法引進外勞是在一九九三年,外勞引進的主因,並非台灣缺工問題嚴重,而是資本家為降低勞動力成本、追求更高的利潤率,故引進更便宜的外勞,取代本地勞工,進而造成更多工人失業。」顧玉玲表示,資本家口口聲聲高喊勞動成本太高、企業無利潤、本勞要求過多的福利、好逸惡勞難以管理等等,不僅污名化本勞,更將資本家與勞工之間的對立,移轉成本勞與外勞的對立。

顧玉玲接著說,這些資本家不思產業升級以致無法提高利潤,卻拼命想藉由各種方法來壓低勞動條件。外勞的工資高低與本勞勞動條件息息相關,資本家今日打壓外勞,明日就資遣本勞,為追求整體工人階級的利益,我們要求不分外勞、本勞,一律同工同酬,共同反抗資本家的剝削。 

顧玉玲表示,從外勞正式引進以來,這幾年媒體不斷地在告訴我們:「外勞來了,血絲蟲跟著來了;外勞來了,AIDS跟著來了;外勞來了,社會治安跟著出問題了,婦女上街和深夜時要小心被騷擾等。」再加上失業率上升的問題,很多台灣勞工認為外勞搶了本勞的工作,所以對外勞心存怨恨,對於外勞勞動條件被壓低抱著漠不關心的態度。部分勞工團體認為外勞總額應該限量管制,以降低失業率,卻認為外勞薪資的高低並非勞工團體的議題。

由於顧玉玲在一個工作傷害的團體裡工作,所以遇到的個案大多是受到職業災害的外勞。當外勞發生職業災害時,不管是受傷還是死亡等都暴露了很多問題。外勞也繳勞保費,台灣的勞工老年時可領到勞保的老年給付,生小孩時可領生育給付,但他們不能,第一,他們有養老的義務,所以不可能在台灣待到老,所以領不到老年給付;第二,他們不可能生育,因為一旦懷孕就會立刻被遣返回國,在台灣他們是不准有生育行為的;第三,受傷時也沒有基本的傷病給付,「因為一個不好用的勞工,僱主怎麼會把他留在台灣呢?」

她接著說,所以其實在台灣的法律裡,僱主是可以隨時遣返外籍勞工的,當他不乖了、不聽話了,或是不好用、用壞了,隨時都可以用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把他遣返回去。「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外勞要有勞工保險,因為根本用不到,」殘廢領不到殘廢給付,住院領不到傷病給付,各式各樣的給付對他們來講似乎是領不到的。「我覺得這是台灣政府變相在騙他們的錢,這對他們是一個不對等、不公平的交換。」

延伸閱讀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北律師公會

公共電視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