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羅萱/台北報導】在萬華區這樣早期發展的城市,隨處可見年代久遠的屋瓦。「莽葛拾遺」這間二手書店隱身其中,它回收人們不再翻閱的舊書,經過整理後,放在店內販賣,希望賦予舊書新的生命,也給予萬華新的朝氣。

莽葛拾遺座落在龍山寺斜對面的巷弄中,是間兩層樓的百年歷史的閩式建築,橘紅色的磚瓦及用來砌牆的水泥早已斑駁,窗戶上還掛著日據時代販賣台灣進口香蕉的海報。店內不只販賣書籍,同時也有販賣富有文化氣息的雕刻品。而整間店最年輕的,可能就是吧台的收銀機、咖啡機,以及店長──劉家笙。

這樣一間充滿古味的書店,很難想像是由一群年輕人所經營起來的。問起了這間書店的來由,劉家笙說:「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喜歡看書。」劉家笙表示,剛開始創辦這間書店的中心思想是「再生」,而書是一種資源;是一種知識,原先買書的人看完以後就把書丟棄,如此浪費了書本身的價值。剛好在為莽葛拾遺選址時,在萬華區看到了這樣特別的房子,於是就將它租了下來,開始了「莽葛拾遺」的路。

「莽葛」為一條用來涉水的小船,也就是萬華的古名--「艋舺」。「拾遺」就是這群年輕人的中心理念。莽葛拾遺的對外發言人鄧佩玲說:「剛開始並沒有想說一定要開一間二手的書店,但是有一次到了一個回收場,我們看到一個景象讓我們十分感觸,就是紙是秤斤來賣的。這樣對於一個畫家、一個作家來講,不是太浪費了嗎?」因為怕浪費了一張紙上所乘載的價值,最後便開起了一家二手書店。

莽葛拾遺為永康街「地下階」書店的分店,會在萬華區開分店,有一原因是因為創立的團隊中,有位成員是萬華人。而另一原因是因為萬華除了賣佛家經文書的店家外,沒有書店。劉家笙說:「萬華什麼都有,就是沒有一家真的書店。」這樣一群年輕有野心的團隊,抱持著經營文化事業的理想,便在萬華開設了這家莽葛拾遺。

雖然有兩間店面,但因客層分布不同,「地下階」與「莽葛拾遺」所擺放的書籍及文物也不太相同。劉家笙說:「要是有客人送書過來,我們會先經過整理,再將它分到各分店。像日文書籍或是風水等的書就是送來萬華這邊(莽葛拾遺),西洋、設計方面的就會送到永康街(地下階),文學的話則是大家搶。」這地區住著怎樣的人,這些人會對怎樣的書有興趣,鄧佩玲說:「都是與環境互動後得知的結果。」

曾經莽葛拾遺收藏到一本日據時代台北帝國大學出版的書,因為古老而珍貴,店裡視之為非賣品,但是有位五六十歲的客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造訪,表明想要購買這本書,莽葛拾遺起初不肯,直到那位客人說出自己的父親曾經是那所大學的學生,由於父親年邁,想送他當作禮物時,莽葛拾遺便完成了他的心願。「書也有這樣的使命。」鄧佩玲說。而曾經也有客人在店中的老照片區,找到了自己以前居住在萬華的親友,便將照片購回。

鄧佩玲表示,萬華的莽葛拾遺,所存放的東西都富有著陳舊的台灣味,及萬華特有的文化,從以前走來的歷史。對她本身來說,對台灣這個地方,只是課本上的模糊印象,參與了莽葛拾遺的經營後,便將這些歷史的痕跡形象化,像拼圖一樣慢慢的拼湊起來一幅屬於台灣的故事。

劉家笙本身是學藝術的,但是他喜歡書。他希望客人來到這間店裡,能夠看到真正的書,看到負載著紀念性價值的書。在店中,只要看到書歪歪斜斜的,便會放下手邊工作,過去把它擺正。他說:「會來店裡的人什麼都有,每天都有印象深刻的事情發生,要是有天從早到晚很無聊,那倒是真的挺特別的。」因為萬華出入的人口比較複雜,他遇過街友半夜在店的前廊大小便,也遇過歷史系教授來店中找尋論文資料。劉家笙認為經營這樣的一家店,獲益良多。客人向他請教,他也同時向客人取經,他因此學到很多也看到很多社會不同的面向。

可能因為商業區位的不同,萬華區被人視為書店的票房毒藥,鄧佩玲說:「開店前就有人警告過我們,書店開在萬華區是一定虧錢的。」而現在經營上的確有些困難,目前得以酒、雕像等的東西來維持平衡。比起商業上的競爭,這群人較重視的是個人理想的實踐,鄧佩玲相信,咬著牙,撐過去就能更好。

延伸閱讀

莽葛拾遺

莽葛拾遺聯絡信箱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