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093000.JPG

【記者劉崇如/台東報導】「咱做事人上憨啊啦!(我們作農的人最笨了)」釋迦農侯信雄這麼說,因為莫拉克颱風,五公頃的釋迦園全被沖走,農地旁邊的自用住宅被土石掩蓋。不只當季無法收成,辛苦培育多年的農地也付諸流水,若要復耕,至少也要十年的時間。

莫拉克颱風帶來的損失不單單是當季收成,連農地的整頓和栽培等等,「至少損失了五百萬」。侯信雄說,農地復耕到可以栽種,至少要三年的時間,每公頃要投入五十萬的本錢;從栽種到採收又得花上兩、三百萬和三到五年的時間,才能把小樹栽培長大,時間之長和金錢之多讓受災農民的未來更為艱辛,「很多人都沒有能力再種田了,只能先去做粗工。」

六十七歲的侯信雄在太麻里多良村種了十年的釋迦,他說,釋迦適合在礫地生長,氣候要夠熱、雨不能太多,太麻里是得天獨厚的產地,種出來的釋迦又大又甜;誰知道這次水災,太麻里地區的釋迦田幾乎無一倖免。

因為釋迦園在河的下游,侯信雄無奈的說,大水把原有堤防沖垮,「就算要整地也要等政府把新堤防蓋好,否則河一上漲我們的辛苦又要白費」,新堤防什麼時候動工?他搖搖頭,「嘛不知影(也不知道)」。

談到政府對受災農民的補助,例如低利農貸,侯信雄說,自己沒有收到通知,正式的宣傳太少,大部分補助都是彼此告知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不知情的農民就這樣錯過申請期限了。他說,「要申請貸款也要有足夠的本金啊,可是誰願意借我們錢當擔保呢?」,若連貸款的本錢都沒有,農貸條件就算放寬了,對農民的幫助也很有限。

侯信雄說,政府只能補助當季收成的損失,被水沖毀的田地和復耕等費用還是得自己吸收;在申請農產損失補助時,一下要切結書,一下要村長證明,「農地明明都流掉了!直接派個人來看嘛,何必這麼麻煩」繁雜的申請手續讓他不禁皺了眉頭。

天災打亂了農民原本的生活,侯信雄說,務農的人最「憨」了,沒辦法知道天氣要怎麼變化,何時又有狂風驟雨沖毀辛苦經營多年的農地。侯信雄說,農地重建之路既費時又花錢,自己太老了,未來的日子只能先靠兒子出外做工維持家計,等本錢存夠了再來考慮要不要復耕農地,「沒辦法啊,遇到這麼嚴重的水災,是阮的運氣太差」他嘆了口氣這麼說。

延伸閱讀

八八水災 太麻里當季水果釋迦農損失慘

太麻里自救會 5訴求9建議救災農

災損補助落差大 釋迦農抗議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