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簡淳琪、陳芳儀/新竹縣報導】大約每年的十月份是梭德氏蛙的繁殖期,太陽下山後,他們必須從山林到溪流等待他們生命中的另外一半,然而新竹縣大山背地區山林整治開發後,在溪流和山林間多了一條水泥路,因此當青蛙要過馬路到溪邊,在路程中時常被路過的車輛壓死,新竹荒野保護協會發現後,組織了護蛙小組,號召志工們一起幫青蛙過馬路。

單純的發想 拯救無數生命

二○○八年,新竹荒野保護協會的蛙調小組在大山背發現了數百隻正在過馬路的青蛙,以及上百隻的屍體,其中還有不少即將產卵的母蛙。籌畫了一年,分析各種可實際幫助梭德氏蛙的方法,二○○九年十月,開始了「幫青蛙過馬路」活動,招募志工在每天晚上排班,保護繁殖期間危機重重的梭德氏蛙。

成年的梭德氏蛙體長大約三到五公分,在路上看起來就像落葉,很容易被忽視,護蛙活動是用手電筒照射路面,看到突起的小點都有可能是梭德氏蛙,由於他們體積很小,徒手抓很容易對他們造成傷害,因此發現他們的蹤影後,用網子網住,梭德受驚會主動跳起來,跳到網子裡,再將他們放到溪流裡,這樣簡單的動作就可以拯救無數條生命。

新竹荒野保護協會蛙調小組中的領隊鄧雲棟,從小在大山背地區長大,親身經歷山林整治開發,以及溪流水泥化後,生態的巨大轉變,以前晚上可以看到數不清的螢火蟲,在青蛙繁殖期間到處都可看見各種蛙類,現在都消失了。

為了道路交通安全,在水泥路和溪水間興建了紐澤西護欄,保障了人類,卻阻礙了梭德氏蛙,他們無法跳過高約一公尺的護欄到達溪邊,於是滯留在馬路上,就會被車子壓死,因為人為興建的道路,造成動物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路過的車子壓死都稱之為Roadkill(路殺),新竹大山背地區時常可見Roadkill的慘劇。

不斷的溝通協調 為青蛙保留原生環境

路燈的設置會誤導青蛙以為太陽還沒下山,而不敢跳出叢林前往溪流,於是和村長以及社區的協調,最後達成協議在每年十月份都會將路燈熄滅,只保留步道上微弱的藍燈,讓青蛙的「生理時鐘」調回正常狀態。還改良了紐澤西護欄,在護欄的底部挖鑿小縫隙,讓青蛙可以穿過,到達溪邊。

梭德氏赤蛙簡介路牌
從山下一進入護蛙專區就可以看見路邊豎立大大的警告標誌,提醒開車的駕駛要多留心路面上的青蛙,路邊還設有梭德氏蛙的介紹看板,經由荒野保護協會的努力,大量減低梭德氏蛙Roadkill的數量。

來不及拯救的梭德氏赤蛙,遭到roadkill

鄧雲棟說,之前發現大山背地區部分路段使用大量除草劑,除草劑對於生態有很大的傷害,會導致生物的死亡,透過和村長不斷的溝通,終於在前年開始以人工的方式除草,取代噴灑農藥。

從小實踐生態教育 讓保育的種子發芽

二○一○年,荒野將「幫青蛙過馬路」的過程轉化成青蛙繪本─『跳吧!梭德』,透過故事媽媽在校園內傳達生態保育的重要性,並與大肚國小合作號召志工一起護蛙,繪本更能夠感動小孩與大人。二○一二年,荒野將護蛙工作交回給豐鄉村所組成的護蛙團隊,將活動讓社區主導,假日開放民眾親身參與護蛙,實際和青蛙接觸,了解保育的重要。

洪媽媽帶著目前就讀科園國小三年級的小孩,第一次參與這個活動,當天由於蛙量較少,她擔心小朋友會因此失望,想不到小孩卻開心的告訴她:「這樣代表今天沒有青蛙死掉」是件開心的事,洪媽媽說,很多時後不只是大人可以教小孩,從孩子身上我們看到不同角度的世界,參與幫青蛙過馬路的活動希望讓孩子從小就有保護環境的概念。

鄧雲棟說,幫青蛙過馬路不僅是在保護青蛙,更重要的是透過這個活動教育下一代,當父母親和小孩來到護蛙的現場,感受到和自然的互動,以及生態目前所受到的傷害,經過這樣小小的努力,在下一代心中種下一顆種子,未來能對生態保育有更多的重視。

延伸閱讀:

夜的溫柔 — 大山背,幫青蛙過馬路

終結「路殺」 守護大山背梭德氏赤蛙

紐澤西護欄阻擋了梭德氏赤蛙回家的路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