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林志昊報導】任何服務性質的團體,一定要先有組織、後有媒體才能對社會提供服務?當我們已經漸漸對正種思維感到習慣時,『苦勞工作站』的成立或許可以帶給我們一些不同思緒的啟發。「『苦勞工作站』就是一個網路工作站,我們是在『苦勞網』成立、發揮一定力量之後,才被別人當作是一個團體來看待。」『苦勞網』的實際負責人孫窮理,一語道破『苦勞網』成立以來所經歷的無奈與現實。

「誰說媒體一定要有廣大的讀者群,才能發揮力量?」孫窮理表示,『苦勞網』在當初成立時,並沒有考慮到要替自己的未來多做規劃與安排。「因為我們這些人只是想到要做,然後就真的做了。」孫窮理說,『苦勞工作站』剛成立時,雖然表面上一共有十幾位工作人員,但真正切實在負責行政的,包括孫窮理在內也只有三個人。既然如此,何必要用WWW的介面成立『苦勞工作站』?「一方面是想藉由網路在我們內部形成討論,二來也可以藉由WWW將我們的看法傳達給一般大眾。」孫窮理表示,在『苦勞網』成立之後,大家的生活也漸漸的「網路化」,就是成員兼彼此的看法與經驗,對內都可藉由WWW與其他人進行交談與分享,無須找個時間把大家集合在一起,這樣工作比較機動、效率也可以同時提高。

「其實我們內部的工作分屬也不一定有個準。」孫窮理表示,由於『苦勞網』在成立之初靠的就是簡單的硬體跟人力,所以許多的工作,無論形式或範圍,都是大家一起討論出來的。「像簡報這種每天的例行工作,就是我們大夥十幾人,每人按照自己的時間與狀況,用排班的方式『擠』出來的。」孫窮理說,『苦勞網』其實沒有收入,也無所謂支出。因為電腦線路等架設網站的必須設備,是內部有伙伴在社發所研究,由社發所提供的。至於其他行政類的支出,靠的則是網路上的不定期小額捐款。「最主要的是大家有共同的理念,這是支持我們在『苦勞工作站』繼續留下來的原因。」孫窮理肯定的說。

目前『苦勞工作站』的流量,據『苦勞網』內部調查,每日約有三百到四百左右的人數會上網。會上『苦勞網』來看的人,幾乎都是對苦勞議題有興趣的媒體記者,或是全國各工會的幹部。孫窮理表示,有些記者會了製作勞工專題或勞工政策的報導,會來向苦勞網找尋資料,而各工會的主管或幹部有時也會上苦勞網來看看,順便關心『苦勞網』對某件勞工政策的觀察與看法,若有必要,他們則會把各工會的實際運作狀況與困難張貼在『苦勞工作站』上。這些工會幹部的聲音,對『苦勞網』而言反應的其實就是接近第一線勞工朋友的心聲。「『苦勞網』就是因此,才漸漸在工會界與社運界中展現聲音,讓一般人可以注意到我們,而且是以團體的觀點來看待我們。」孫窮理說,儘管目前仍只有極少數的第一線勞工知道『苦勞網』,但他相信唯有繼續不斷的努力,才能讓所有勞工發現原來『苦勞工作站』其實是一個關懷他們、可以替他們發聲的一個管道。

「媒體並不是辦得越大就越好。今天我有十萬的電子報訂戶,不代表就有十萬個願意關心勞工界的朋友。」孫窮理表示,其實台灣的社會運動,長期以來一直缺乏教育,不但沒有社運人才,想搞社運的也不知道要從何處去尋覓人才。所以非政府組織若想要藉由網路媒體創造議題、進而引發社會運動,首要前提就是先弄清楚自己的定位與組織間相互串連的意義。「任何一個運動,不可能在不知道參與者背景的情況下就可以發動,更別說是創造。」孫窮理堅定的說。

而『苦勞網』目前的定位,孫窮理表示,對內他們是溝通的管道,對外他們是勞工界的發聲體。他希望的是讀者可以藉由『苦勞網』更關心勞工,並非是擴大自己的讀者人數。若非增加讀者不可,『苦勞網』則會採取議題設定的方式,吸引各種關心不同議題的讀者上網。但要如何拿捏一般讀者與關懷勞工讀者的分際,對苦勞網而言仍是一條漫長的路。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