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盧莉雅、劉曉潔/苗栗縣報導】「每棵老樹都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故事,他們不應該被當作商品。」老樹媽媽謝粉玉感慨地說道。苗栗縣大湖鄉這一位愛樹成癡的 客家媽媽,在三十幾歲時就開始保護老樹,迄今已經三十餘年,目前希望能成立老樹公園,並讓大家認養公園的老樹,藉此一代一代的維護下去。

老樹媽媽與老樹的情緣

謝粉玉從小在苗栗大湖長大,四歲時被送到窮人家當養女,但是養母待她並不好,更要她在五六歲時就上山砍柴,因此每當她受了委屈,就會跑到山裡向大樹們訴苦。

長 大後的謝粉玉嫁了一戶好人家,與老公十分恩愛,育有一男二女,但是在一九八三年謝粉玉的老公就因為癌症過世了,傷心之餘親朋好友勸她多去接觸大自然,因此 她到了日本、維也納、德國等地方旅遊,看到許多高聳的大樹與濃密的森林,她納悶,為什麼台灣也有這麼多大樹,卻不能有一樣美麗的公園。

希望能快點成立老樹公園的謝粉玉

自掏腰包 保護老樹

一九九四年,省道台三線苗栗大湖路段道路要拓寬,有將近三百棵、樹齡七十多歲的樟樹,被迫要砍除,謝粉玉一得知這個消息,就到處找人幫忙,希望能留下這難得的綠色資產,可惜最後還是無法說服急於開發的工程單位與鄉民,樹依舊被砍了。

在這之後,更堅定她想搶救老樹的決心,所以每當有老樹要被砍除時,她便會主動出錢找人移植這些樹,但是費了這麼多工夫移植的樹,存活率卻不到百分之十,因此她決定自己親自照料,白天雜貨店的生意結束,晚上便到田裡為老樹澆水,她不管鄰居的議論,只堅持自己的想法。

那時便利商店還未普及,謝粉玉靠著雜貨店養活一家人,還到處買地收容老樹到目前已累計有一甲多的地,上面有三千多棵樹,當時的她用自己的土地貸款,而當時利息曾經高達百分之十二,所以曾經負債到八千多萬,孰料在二○○三年爆發SARS,沒有人上門買東西,原本生意不錯的雜貨店頓時沒了現金,土地貸款每個月依舊要付四十多萬的利息,付不出來的她使農地面臨法拍的命運。

困難重重 所幸有緣人出手幫忙

鄰 居對她的行為也不諒解,認為她是要賣掉稀有品種的樹木來賺取錢財,謝粉玉也擔心老樹淪為炒作議題,面對一連串的打擊與壓力讓她變得十分沮喪。銀行查封她所 有的土地和房子,連兒子女兒薪水也被扣押,之後便是面臨土地被拍賣的命運,也因為法拍的關係,她的債務從八千萬掉到兩千多萬。

而此時社會上也開始有人向她伸出援手,提供自己的土地讓謝粉玉收容老樹,這才挽救了老樹們的命運,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非常喜歡樹木,在聽到多場謝粉玉所演講的活動後,透過朋友介紹,兩人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受到謝粉玉感動的何麗梅甚至替她還清兩千萬元的債務。

撫摸著樹木的謝粉玉

只為替後代的子孫 留下一片樹蔭

謝 粉玉在何麗梅的幫助下於二○一一年成立了「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並由何麗梅的丈夫劉淙漢擔任基金會執行長,他們夫妻積極投入保護老樹的行動。這個基金會 是由謝粉玉與其他九位志工一同組成,成員包括何麗梅夫婦、「台灣憨孩子」導演劉榮凱、瑞基海洋生技公司老闆劉正忠、苗栗畫家謝宛彤等共十人。取名十呆有雙 重意義,十呆拆字是古木,象徵基金會護老樹、保護老樹的成立目的,也指投入護老樹需要一股傻勁,像十名呆人。

三 十七歲便投入拯救老樹的工作,現在已經六十八歲的謝粉玉最大的心願便是在七十歲前完成一座老樹公園,讓人自由出入欣賞,她想要在老樹公園說明這些樹的由來 與故事,藉此將文化及歷史傳承下去,隨著都市化程度越來越高,她希望都市人未來也能在老樹公園認養樹木,讓認養者有一個休息放鬆的場所,她深信上萬棵老樹 是他為下一代留下最珍貴的資產。

延伸閱讀

總爺老樹保育

台灣愛樹保育協會

社區林業與老樹保育

樹的歸宿 老樹媽媽謝粉玉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