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朱慶文報導】「不要幫她們貼上貼上標籤,有時,沒有前科的人比更生人更險惡。」在台北監獄擔任美髮班講師的林美玉說。

林美玉除了在監所教授美髮課程外,同時也在一般的高職授課,他比較了一般學生與受刑人的差異。她認為受刑人比較瞭解自由的可貴,也珍惜學習的機會。她說:「這一班是我從事美髮教學二十餘年來最有成就感的一班。」,也是如此,她們利用了二百五十個小時完成一般高職生三年才能取得的丙級證照。

林美玉從去年十二月進入台北監獄擔任美髮班講師,到今年三月美髮班第一期結訓。她說雖然不敢與監所內的職員相比,但敢說比一般人更瞭解這些受刑人。她認為社會上許多人都帶著有色的眼光在看這些受刑人,弄得這些受刑人心態也有扭曲。其實她們比起一些鐵窗外的人更善良,只是,當初在社會上受到一些壞朋友的影響、牽連,其實只要給她們機會,她們的本性是不壞的。 

不過,美髮班在剛開始上課時也不是如此順利。她說,當初有部份受刑人帶著反抗與混日子的心態。所以,林美玉與另一位授課的黃老師在起初的一、二週並不著重在技術的教授,反而是在協助受刑人的心態調整上著實花了一番工夫。 

她以一位受刑人小惠為例,小惠在進入美髮班時已經剩下三個月的刑期,因此對於上課顯得毫不在乎,再加上小惠原本就是比較粗曠的女受刑人,對於一些比較細微的技術例如上髮捲等就顯得粗手粗腳,更使得她對於學習的排斥。不過,後來在林美玉的開導下小惠體認到出獄後如果想要有新的生活,還是需要有一技之長,便開始努力的學習,後來甚至在出獄後再回到台北監獄接受檢定考。她說,這在一般人的觀念是不可思議的;因為監所內有著不要說「再見」的禁忌,更遑論再回到鐵窗內參加考試。 

林美玉一邊翻著與美髮班學員的合照,一邊說:「她們都還只是雙十年紀的女孩,應該還有美好的前途,只是看社會肯不肯接納她們。」 

當問到林美玉是不是還會繼續教下去時,她的答案是肯定的。她說:「我不是有錢的企業家可以捐錢,這種方式,對於社會也是一種回饋吧。」。的確,誰說做善事一定要有錢,其實平凡的你我都可以。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