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葉亭均/生命力報導】位於台北市仁愛路上大樓後面的一間日式小平房,牆上掛滿了「綠色陣線協會」推動的環保議題海報。一群年輕人,聚集在此,為他們共同的環保理想奮鬥打拼。他們希望將冷門的環保議題,藉由舉辦活動及參與地方環保事務的方式,監督政府推動環境政策,並喚起社會各界的注意。

綠色陣線聯盟在四年前創辦,創辦原因和當時台灣的環境運動有很大的關聯性。綠色陣線協會主要的工作,著重在「政策研究與批判」、「組織拓展」、「專案研究」等三大方向。譬如他們對於能源政策、垃圾費徵收方式、山坡地保育、環境荷爾蒙物質等議題做過深入研究和批判;在專案研究方面,曾經結合台北市社區規劃師,做社區環保規劃、作九二一災區農業產銷調查、以及禽畜糞有機肥推廣調查。

以禽畜堆糞有機肥推廣調查來說,他們希望農民能使用自然的禽畜堆糞肥料,以解決化學肥料和禽畜廢棄物排放在溪流的污染問題。他們關注在禽畜堆肥中的重金屬問題。飼主為了幫助雞、豬消化和增強抵抗力,讓禽畜吃了很多銅和鋅,這些重金屬殘留在糞便中,若用來堆肥,會造成重金屬農業。嘗試解決這些問題後,綠色陣線協會從農民農會著手宣傳,實地投入地方環保事務的改造。

而去年他們參加福特保育暨環保獎的提案,則是針對有毒事業廢棄物的處理計畫著手。民國八十九年台塑汞污泥事件與長興化工事件發生後,綠色陣線協會對有毒事業廢棄物的問題展開研究,希望能提出「台灣有毒事業廢棄物妥善處理計畫」,探討解決之道。綠色陣線協會的副執行長周東漢說,「那次我們派兩個人去採樣。我們的工作,是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希望他把廢棄物的處理流程產量和內容,都要監控清楚。」

綠色陣線協會開始蒐集國內外資料及各方意見,一方面持續促使企業善加處理所產出之有害事業廢棄物,另一方面計畫運用生物技術,協助數個遭受污染地區,進行污染物質鑑定,與生物分解及整治可行性試驗,嘗試提出可能解決有毒事業廢棄物處理之機制。

周東漢表示,之前這樣的計劃都由工研院或環境檢測中心來做。而環保團體缺乏的,就是專業。所以他們委託學者專家進行分析實驗,「如果能把全台灣廢棄物的非法棄置場址全部調查出來,對台灣來講,也是功德一件呢!」周東漢說,因為環保署在這一方面,也不會完全公開。根據之前高雄一個環保團體調查的資料,發現到民國八十八年七月,非法棄置場址總數就達到一百六十處,且仍不斷發現中。例如非法廠商在溪流上游盜採砂石,再把毒物廢棄物回填掩埋,「這樣的例子在台灣非常的多!」

「環保署是一直說他們有在做調查、分甲乙丙丁級,並加強監測管制。但我們對等級區分的處理時間表和過程都不很清楚。我們曾透過記者會、行動劇、立委、及和其他環保團體串聯來對環保署施壓,但是他們並沒有給我們比較明確的答案。」周東漢說。

周東漢表示,他們做調查非法棄置場的工作,其實都是後端工作。廢棄物已產生還被亂丟,但至少希望知道被亂丟在哪,有沒有對附近居民造成立即危害?要不要長期監控?不過他們更希望做前端的工作。周東漢指出,最近很流行的「環境法醫學」就類似指紋監測。譬如在製造過程中,加入某種特別的化學藥劑成分,而產出產品和廢棄物後,裡邊就含有這特殊的成分,所以一檢驗,馬上就可以知道哪家公司亂丟。台灣現在只能發現是什麼桶子、桶子上寫哪些公司,或由成分來判定產業類別,卻無法確切知道是哪家公司。

「我們更希望做前端的工作,但前端的問題其實更大。因為這不是歸環保署來管,而是經濟部工業局。」周東漢說,在台灣的體制之下,一定以經濟為重,所以環保署也不可能向經濟部工業局,要求提供廠商的製程或所用原料、以及產生什麼廢棄物的報表。「環保署一直想要做全盤監控,但是不太可能。像兩三年前開始有上網申報廢棄物種量、製程,希望廠商能自行申報,但一直成效不彰。」

在組織方面來說,周東漢表示,綠色陣線協會的工作氛圍,都是由每個成員對環境的熱愛,和想要為這個環境做些什麼的想法,聚集成很棒的凝聚力。協會平常也開讀書會,討論環境議題,轉化成工作動力。成員找跟他興趣符合的人,一起去做。過程中不斷的溝通來折衝調和,讓所做的事情符合自己興趣和協會的統合方向。

綠色陣線協會推動的環保議題,一直採多元化走向。他們不鎖定特定目標作深化研究和推動,而是以喚起社會大眾的關注為目標。他們希望將一些還不是很熱門的環保議題炒熱,引起社會的討論。執行長周東漢說,「我們也不是有相當深厚的背景,而事件總是層出不窮。所以我們自許為開端,讓專家學者投入、讓社會民眾注意後,我們就可以換方向了,繼續推動下一個環保議題,和社會形成互動。」

延伸閱讀

美麗島已成「毒物島」

中華民國綠色陣線協會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