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楊敦皓、武冠華/台北市報導】紅樓部屋坐落於西門町紅樓商圈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沒有醒目的招牌,但經由網路與實際發放宣傳品等方式,加上提供較輕鬆且對同性戀者較友善的愛滋病快速篩檢環境,和一般費時又冰冷的愛滋病篩檢站做出區隔,讓紅樓部屋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來篩檢的人次逐漸提高,甚至曾經出現一晚五十人的景況。

https://www.youtube.com/embed/ZaZ7NUDxDOQ

原本的構想 國外考察更加強化

施中育表示,紅樓部屋在二○一二年四月成立,而紅樓部屋的創立,大約是基金會兩、三年前開始有的構想,紅絲帶基金會每年都會去國外參訪,在參訪的過程裡看見泰國與日本都有類似的篩檢環境,像是日本大阪就有許多類似的據點,而台灣卻相對缺乏,因此更加確立紅樓部屋的成立。

就讀輔仁大學西班牙語文系四年級的施中育,二○一○年目睹身邊的一位摯友因愛滋病病發而過世,受到極大的衝擊,因此立定想要服務愛滋病友的志向,投入紅絲帶基金會的志工行列。之後便逐漸從志工轉而成為工讀生,最後成了固定在基金會裡服務的正職人員,並且接管紅樓部屋的大小事。

施中育說:「選址是草創的最大問題,基金會特意將這個篩檢小站置放在同志時常來訪的紅樓商圈,不過由於附近店家眾多,店面多半已有商家進駐,要找到一個適合的點不是那麼容易,當時光是為了解決選址的問題就花了一個月」。不過因為選擇紅樓商圈作為據點,即使紅樓部屋富有特殊的色彩,也不太會被鄰近的商家投以特殊的眼光。除此之外,雖然紅樓部屋本身占地狹小,但是只要跟其他店家一同合作,一樣可以舉辦大型的外展活動。

快速篩檢 與醫院做出區隔

克服選址問題後,紅樓部屋即在二○一二年四月成立。成立的前半年,因為知道這個單位的人不多,來訪的人數很少。施中育說,剛開始常常出現一個晚上都沒人來篩檢的情況,他還曾經因此值班到睡著。不過靠著工作人員經由網路與實際發放宣傳品等宣傳,大約半年以後漸漸打開知名度,因此來紅樓部屋進行篩檢的人也逐漸增加,甚至還出現過一晚五十人次的景況。現在這裡不只有同志朋友會造訪,也逐漸有異性戀者會來進行篩檢。

紅樓部屋提供的篩檢方式與一般醫院的篩檢中心不同,只要十五分鐘就可以看到檢驗結果。由於紅樓部屋使用採血針,受測者只要取出一滴血液,並等待數分鐘就可以得知檢測的結果,醫院的檢驗多半使用針頭抽取一管血才會進行。施中育表示,其實兩者的最大差異在於,醫院的行政流程較為繁瑣,且血液的樣本必須在湊到一定數目之後,再運轉檢驗儀器才符合成本,因此才無法及時得到結果,紅樓部屋提供的快篩檢測則不需要。加上紅樓部屋的人員多為同性戀者或者時常和同志朋友接觸,因此能用更友善的方式給予同志受測者相關諮詢與心理輔導。

紅樓部屋的篩檢空間 攝影/楊敦皓

化被動為主動 改善資金問題

紅樓部屋內還提供同志文學書籍的閱讀與販賣,一進門就可以在書架上看到以出版同志文學為主的基本書坊出版社出版的讀物。除了同志文學,也可以看到教導如何防範愛滋病的書籍 — — 《這之後 — — H的故事》。此書的作者陳柏舟也曾經是紅絲帶基金會的志工,他說:「如果有人願意提供這樣的服務,是一件很好的事」。

由於紅樓部屋沒有直接受到政府的補助,因此經費大多來自義賣的所得、民眾捐款、向政府申請募款等管道。施中育說:「未來為了解決金費的問題,除了繼續經營上述的管道,還要讓基金會裡的人員發揮各自的專長,用各種類型的服務來籌措紅樓部屋的經營費用,不過具體的方式還在研究中」。

延伸閱讀

紅樓部屋臉書

風城部屋臉書

紅絲帶基金會官網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