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賴雅淳報導】李碧雲是個糖尿病的護理師,同時也是幼年型糖尿病患。這樣身兼護士與病人的雙重身份,讓李碧雲每當面對感情受困的病人時,總是要提醒自己理性、客觀的面對問題,指點迷津;然而,當她自己的感情翩然乍到時,她卻躲得遠遠的,甚至用最決裂的方式,企圖斬斷初萌芽的愛苗。「那時之所以選擇逃避,是因為我不想讓我的糖尿病成為他的負擔和包袱。」憶起和先生婚前那段刻苦銘心的愛戀,李碧雲感慨萬千的說。

讀護專的時候,在老師和同學的眼中,李碧雲是個健康、活躍的好學生,不但是網球校隊,棋弈高手,更是保送三軍總醫院的高材生。因為要在三總工作必須有個保人,所以她的朋友就到軍中,找了當時正在值班的軍官幫忙,而這位軍官憑著助人的義氣,毫不考慮的就在契約的保人下簽了字,然而他卻萬萬沒想到,這張契約後來會變成結婚證書。「我先生常開玩笑說:我保你就是保一輩子!」李碧雲甜蜜的說。 

一張小小的契約,因緣際會的牽起李碧雲和他先生的紅線。剛開始,李碧雲和她先生只是普通朋友,直到她因糖尿病住院時,他先生出於關心,到病房探視她,兩人才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我媽聽到我得糖尿病時,第一句話就問醫生:我女兒還會生小孩嗎?」媽媽的問話,以及發病的衝擊,讓李碧雲原本低落的心情跌到谷底。 

他先生當初看到李碧雲從一個原本健康的護士,變成一個需要別人照顧的病人,便決定天天來照顧她。在朝夕相處的照護下,很快的,愛苗就在他倆的心中慢慢的滋長。病房的醫生看在眼裡,於是便決定找他先生約談,把所有最重最重的話都丟給他,因為李碧雲得的是幼年型糖尿病,她必須終生施打胰島素,這個病會遺傳、會有許多的慢性併發症,不容易懷孕……,為的就是要讓他知道,和糖尿病患者談戀愛要考慮清楚。「我先生聽了之後真是嚇壞了,但他每天還是來看我,就是不說話。」李碧雲清楚的感受到他先生的改變,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病是他倆感情上的屏障,於是就在不忍心牽累對方的痛苦下,她選擇用逃避、疏遠,來結束這段剛萌芽的情絲。 

病好之後,她想盡辦法迴避他先生,不接他的電話,把他的信件原封不動的退還。她先生因為她這樣的絕情,感到萬分的沮喪,於是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放逐自己遊台灣。他們倆雖然用盡力氣斬斷情絲,卻切不斷早已註定的姻緣。他的家人想盡辦法找到李碧雲,要她鼓勵頹喪的他,於是他倆就在很多人的撮合下,終於面對面的坐下來聊一聊;後來他們又聯絡了,又變得像以前一樣無話不談。 

於是,他倆就在親友的祝福聲中,踏上紅毯的另一端,讓這段崎嶇波折的情感,畫上圓滿的句點。婚後,糖尿病不但沒有為李碧雲的新生活帶來困擾,更可貴的是,因為她努力的控制病情,把自己照顧得不需別人多費心,讓她成為婆婆疼、大伯誇的好媳婦。「雖然我不會刻意在家人面前打針,但是我在房間裡測血糖、打胰島素時,我都不會關門。」也因為她用這樣健康、自然的心態面對家人,使得家人對幼年型糖尿病有了更多的認識和瞭解。「有一次,我在炒菜時發生低血糖,幸好嫂嫂意識到我不對勁,立刻拿冰糖給我吃。這小小、迅速、立即的動作,卻是救了我一命。」 

嫁到這樣一個肯接納她的病,且氣氛融洽的大家庭,李碧雲直說是她最大的福氣。然而,總有一個小小的缺憾困擾著她,那就是他們不生小孩,這是她們夫妻兩人共同的默契,同時也是家人之間心知肚明的秘密。「懷孕對糖尿病婦女而言,是最大的挑戰,因為要擔心遺傳和併發症的問題,所以在婚前我們就說好不生小孩的。」李碧雲用遺憾的口吻訴說著,不過,她接著又無奈的說:「唉!人算不如天算,現在我已是兩個孩子的媽了,這都要歸功於避孕失敗。」 

懷孕初期,因做身體檢查時多照了幾張X光片,讓她考慮把小孩拿掉;而為了蘊育健康的下一代,她忍受懷孕使血糖大亂的不適,努力的把血糖控制到完美值;懷孕期間,她又碰到胎兒過大、或可能胎死腹中、或產下畸形兒的衝擊,讓她花加倍的時間檢查胎兒的問題;生產完,她要忍受因胎兒過大,造成小孩手臂骨折,以及小孩一出生就要打點滴等種種的心疼……。終於,她還是勇敢的熬了過來 

如今兒子上小學,女兒唸幼稚園,美滿的婚姻到此也總算是真正的開花結果了。

曾經,談戀愛、結婚生子是李碧雲不敢奢望的夢;如今,她擁有愛她的丈夫、兩個可愛的稚子,以及一個和樂融融的大家庭。李碧雲以誠懇的語氣說出她的期盼:「幼年型糖尿病人,一樣有資格談戀愛、結婚生子,只要你能照顧好你自己,那你擁有的權利和幸福就不會別人少。」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