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紹瑛/生命力報導】小虹(化名)曾經是暴食症的患者,他十分在意自己的體重,為了要擁有好身材而節食了一段時間。「由於課業的繁忙,逼得我喘不過氣來,因此我開始藉由大吃大喝來紓解壓力。」小虹說,但在吃完後,卻有強烈的罪惡感,因此藉著手指深入喉嚨的方式將剛吃過的東西嘔吐出來。

根據台北市立療養院調查,大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的高中職女生可能患有暴食症。市立療養院陳冠宇醫師說:「由於現代社會,以『瘦』來衡量女性美醜,因此讓許多女人為了減肥而節食,但有時候卻因為太過執著而得了厭食或暴食症。」 

陳冠宇表示,其實暴食症和厭食症是很相似的,這兩種病患都極度關心自己的身材,並藉由節食來控制體重。但暴食症患者有時卻無法控制自己而大吃大喝,在進食後,利用瀉藥或自我嘔吐等方法來防止暴食造成的發胖。 

「暴食症的患者十分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他們常常為了迎合別人的需求,而壓抑自己。」陳冠宇說,而醫生是以「深度心理治療法」治療患者,藉由和他們一對一的對談,找出病人心理癥結所在,並加以解決。 

除此之外,暴食症的患者很難與身邊的人發展出親密關係。陳冠宇表示,由於他們對自己沒有自信,深怕自己哪裡沒有做好而得罪別人,因此他們無法和朋友更親近、訴說心裡的話。所以有些暴食症患者是藉著長期的「團體治療」,讓病人們聚在一起相處,嘗試和其他人發展出良好的人際關係,讓他們不再害怕與別人更親近。 

陳冠宇說:「有些暴食症患者由於和家人的互動不良,而開始有了暴食的情況,因此我們會根據患者的狀況去評估他是否需要『家族治療』。」像有些家庭,父母時常爭吵,小孩在痛苦的生活中出現暴食或厭食的狀況,父母因此將精神放在孩子身上,停止吵架。但當孩子痊癒後,父母親又開始爭吵,孩子為了使父母和睦,就下意識不太願意復原了。 

「如果評估患者需要家族治療,那麼我們就會請家人參與。」陳冠宇表示,藉由和家人的討論,去調整他們的互動方式,讓病人的心理狀況能夠改善。 

陳冠宇呼籲,不要因為媒體強調「瘦就是漂亮」,就輕易地去節食,只要體重維持在標準範圍內就可以了。另外,他也強調,要找出自己的興趣,進而從興趣中培養自信,讓生活多采多姿,如此一來,就可以減少得暴食症的機會。 

延伸閱讀

台北市立療養院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